顶点小说 > 重生之造富年代 > 264 出个主意
    张继先考虑到家庭地位,说道:“你这可找错人了,按道理我应该回避,但是这事我觉得不能回避,这事不光丽萍要敬你,我也应该敬你一杯,当初学校奖励的那块手表值了!”

    这回李卫东干脆的喝了,开玩笑也得适可而止,不然就显得不知进退,让别人讨厌了。

    李卫东故作悲惨地说道:“得,算我活该,想找个公证人呢,结果找到一家子了,还是人家夫妻关系近呀!”

    几个玩笑下来,大家的关系更近了,李卫东的目的就达到了,相信以后马卫东和尹宁有什么好机会,也有借口找朱丽萍帮忙了。

    一个常委想要提拔一个小科员,露出个风声下面的人立马就能领会,有机会自然要优先考虑,就算没有机会也要创造机会,而朱丽萍这颗新星正炙手可热,谁不给这个面子。

    吃过饭郝平领着服务员上来把桌子收拾干净,换上茶具,然后又挨个倒一杯茶,坐到角落里当起了服务员。

    她是接待办主任县宾馆的经理,虽然是主任,但其实是副科级,在普通人面前有些地位,但是在县领导面前啥也不是。

    而且她虽然年已过三十,但是颜值不低,身材曼妙,正是成熟的时候,觊觎她的人自然不少,若是有个靠山就好应付多了。

    而同样为女性的朱丽萍当然是她最好的靠山,至少没有什么绯闻,所以当她还是招商局长的时候,因为业务关系她们就认识熟悉。

    现在朱丽萍更是炙手可热,她自然要跟紧了,自然是朱丽萍的铁杆嫡系。

    李谦玩累睡着了,朱丽萍提议大家聊会天,让孩子好好休息一下再回去,李卫东看马卫东和尹宁的表情,也就同意了。

    “卫东,我也不拿你当外人,今年咱们县的经济数据大体上已经出来了,除了水泥厂那一块,其他的增长很慢!”

    朱丽萍端着茶杯说道:“这样的数据看起来光鲜,但是市里都知道怎么回事,偶然性太大,我现在不只是管招商这一块,还协助县长管经济,你见多识广,肯定有法子,要不你给我支个招?”

    李卫东同样端着茶杯,看着里面的茶叶翻飞,思绪也跟着翻飞,他们这个县的资源实在太少,有两个煤矿,几年后还被收编了。

    至于有什么可以发展,李卫东是没有什么可借鉴的,因为直到二十年后丘山县也没有找到自己的发展优势,无论是整体经济还是人均经济在省内都是垫底。

    他们县没有那就借鉴其他县的发展方式,总能有合适的抄袭一下吧!

    李卫东说道:“朱县长,你这是捧我呢,我哪里有那个能力,我虽然挣点小钱,那都是小道,你们这是发展国计民生,那是大道!”

    “得了吧,现在甭管小道大道,只要腰包鼓起来就是正道,现在都喊要一部分人富起来,然后先富带动后富,你这是属于先富起来的,也不能忘了咱们穷哥们吧!”

    李卫东喝了口茶,沉吟了一下说道:“咱们刚才吃的菜里面,鸡鸭鱼肉青菜很少,普通人家里,这月份估计只能靠萝卜白菜了!”

    “主要原因是大家还穷,不舍得买青菜,说到底还是反季蔬菜价格高,我看咱们县也有大面积的平原,弄个大棚种植蔬菜怎么样?”

    朱丽萍脸色一暗说道:“这个我们也考察过,去年还请了几个专家咨询,但是弄一个大棚的价格太高,哪个老百姓有这个钱?”

    “政府可以搞个政策贷款呀,刚开始也不用太多,也不要种什么太高档的蔬菜,咱们就种成熟期短的,好种植的菠菜青菜之类的!”

    “只要第一个搞成了,老百姓自然有的是办法,这东西只要搞成产业化,销路就不愁,咱们这交通也算便利,远了不敢说,附近百十公里的地方还是能覆盖的吧!”

    丘山县有一半土地是在山区,剩余一半是平原,这就有个好处,山里的雨水成河流到平原,所以这里的土地不缺水。

    想想后世世界寿光的美名,李卫东觉得人家能搞成,他们这里要说交通条件还更好,水资源也丰富,没有道理搞不成。

    朱丽萍半信半疑地说道:“这个办法能行吗,万一不行这损失可不小?”

    “哪有稳赚不赔的买卖,你知道也告诉我一声,我肯定倾家荡产的去投资!再说了,咱们县就这点地方,也不能都建水泥厂吧?”

    朱丽萍讪讪的不说话了,虽然她不觉得李卫东的建议有多好,但是人家给出了个主意,也不应该去怀疑,石头再多也不能都变成建材。

    他们这地方搞工业的可能性很小,现在建个机械厂都得需要配套,至少周边得有上下游产业,不然孤零零的一个企业靠啥活着。

    大企业落户就得靠政策了,现在的政策就是优先发展几个沿海开放的城市,丘山是要啥没啥,就算他们整个市也没有机会。

    张继先为了缓解媳妇的尴尬,缓缓说道:“我倒是觉得卫东的提议很好,你老家那里的条件就比较合适,你二哥不是在老家吗,你让他试试也不错!”

    朱丽萍的老家在丘山西部的一个镇,但是他父亲是建国前就参加工作,她是家里最小的,很小的时候就跟着她爹在镇里、县里生活。

    家里还有几个哥哥和亲人,他父亲前两年去世后,他母亲就在县城里居住,她也就偶尔也回去看看,但是对于老家的感情并不深。

    仔细琢磨了一下,似乎这个带头作用,让他家人来搞似乎挺合适,就说道:“过两天我回去一趟,让我二哥试试,再动员几个村子的人试试!”

    李卫东看他俩双簧唱的不错,就不再说话了,好的办法他没有,他总不能凭着一己之力来投资这里吧,他现在也没有这个能力。

    一直到下午三点多,李谦才睡醒,李卫东摸着额头已经不怎么烧了,估计是睡觉前吃的药起作用了,他们也该回家了。

    马卫东和李卫东两人并肩走着,可能是马卫东喝的不少,还有些醉意地说道:“李卫东,你说我现在是不是特别市侩了!”

    旁边的尹宁听到后皱着眉头,这话说的有些出格了,想要过去拉马卫东。

    李卫东知道马卫东这种清高知识分子的德行,当年和他一模一样,宁愿在车间里呆好几年也不愿意托关系送礼。

    李卫东搂着他的肩膀,小声说道:“老马,这不是市侩,这是进步,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得过且过那是才是市侩,你想做更多有意义的事,就得走到更重要的岗位上去,只要方向对了,过程都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