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慕你多时 > 第66章 066。 可是他……似乎很在意你
    可是如今的赵异舟,已经没有办法把他的这位弟弟,和沉稳二字联系在一起。

    他分明……就是一个疯子。

    赵异舟看着他,只觉得自己那尚未愈合完全的伤口,依稀在隐隐作痛。

    他坐在座位上,只能用坐立不安来形容自己此刻的感受。

    和赵北砚这样的人共处一室,真是折寿!

    而旁人并不知道赵异舟此时此刻的想法。

    赵晋扬翻阅着手上的合同,开口的时候,语气苍老而威严:“赵总,我觉得这份合同对于赵氏百利而无一害,可以考虑。”

    赵傅两家的关系僵持了这么多年,傅氏这一次可以主动抛出橄榄枝,对于赵氏整体而言,显然并不是一件坏事。

    可是赵北砚依旧沉默着,不置可否,波澜不兴的模样。

    他戴着细致的金丝眼镜,眸色隐匿在反光的镜面之下,看不真切。

    许久,他微微挑了挑唇角,抬起波澜不兴的眉眼,声音很平静:“这件事,我还需要再考虑一下。”

    赵晋扬的脸色,登时就沉了一些。

    他是三朝元老,平日里赵氏上下都对他颇为敬重。这是赵北砚第一次在众人面前撂了他的脸面。

    赵晋扬不明白赵北砚的拒绝缘于什么,可是他能想到的最合理的解释,便是赵北砚对于他们这一干旧人,已经颇有意见了。

    但赵北砚却似乎并没有看见赵晋扬不虞的脸色,他合上文件,语气清淡:“没有什么别的事,就散会吧。”

    众人面面相觑,许久,才陆陆续续地有人离开。

    赵异舟是第一个走的,走的时候,重伤未愈的腿步伐急切,生怕迟疑,看起来还有一些滑稽。

    等到所有的人都离开了,赵北砚才重新将视线投在了桌面的文件上。

    他微微敛眸,眼底一片冰冻。

    下一刻,他拿起了合同,以极慢的速度,将合同一点点撕开。

    合作?

    他和傅瑾珩之间,怎么可能有合作?

    他们两个人,只有至死方休而已。

    他将撕碎的合同扔在了一旁的废纸篓里,之后,拨通了余欢的电话。

    难得的周末,余欢还在睡觉。

    她接通电话的时候,语调带着一些倦怠和疑惑:“赵北砚?”

    赵北砚眼底的冷淡消融得彻底,他低低地嗯了一声,才道:“还没睡醒?”

    余欢眨了眨还有些干涩的眼,看了一眼一旁的闹钟,时针指向七点的方向。

    “嗯,昨天睡得有些晚。”

    她说到这里,沉默了一下。昨天晚上,那尴尬的一幕幕在脑海中重现。

    赵北砚大约也是想到了一些什么,他的语调转沙哑,带着压抑:“余欢,你和……傅瑾珩……”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余欢打断。

    她的语调坚决,微微的冷:“没有,什么都没有。”

    “可是他……似乎很在意你。”赵北砚不用想,也知道自己说这句话的时候,脸色有多难看,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

    傅瑾珩送她入狱,可是傅盛尧,才是杀了她的凶手。

    而这个傅盛尧,就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