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慕你多时 > 第3章 003。“第二场雪的时候,我要娶她。”
    只是他的后半句话,被生生堵在了喉间。

    傅瑾珩不知道是从门口哪个狱警的腰间掏出了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傅盛尧:“你再说一遍。”

    语调凝了霜,冰冷彻骨。

    傅盛尧的笑容更真切了,他说:“九哥,是我杀死的余欢,就在昨天晚上,她躺在我的怀里,?流了好多血,那血就沾染在我的身上,怎么洗都洗不干净。九哥,你替余欢报仇啊,你杀了我啊!”

    他的话音刚落,便是一声沉闷的枪声。

    傅盛尧的胸口处有血色以极为迅疾的速度扩散开,难收难管。可是他的唇角是释然的笑意,平静而坦然。

    而傅瑾珩眉眼之间戾气浓郁,他看着傅盛尧,视线冰冷。而在场那么多人,在他杀死自己的弟弟以后,竟是没有一个敢上前对他动手。

    只有众人压抑着的此起彼伏的惊呼声和一旁狱警惊恐的眼神,交相呼应。

    傅瑾珩淡淡地看着眼前的乱像,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许久,他笑了笑,语调是皑皑的冰冷:“傅盛尧,你真是好计策,好手段。”

    声音很轻,类似自语。

    片刻,他抬头看了一眼茫茫的雪景,突然想起了自己刚刚回到海城的那一天。

    那一天也是这样,下了一场大雪。是冬日的初雪,下得很紧。

    他站在机场的出口,脚边是行李。他从属下手中接过请柬,烫金的请柬,墨迹犹新。

    他低头翻阅着请柬,雪从黑绒布面的伞外被风吹进来,落在他的发和西装上。一旁的下属用手帕拂去他身上的落雪,说:“九爷,是先回家看望老夫人,还是去懿华酒店?”

    他沉吟了一下,低沉喑哑的音质,像是初春冰雪初初消融的河流,冷冽中掺杂一点温和底色:“去懿华酒店。”

    这是傅瑾珩第一次见到余欢的时候,在城南贺家为了给他接风,特意置办的洗尘宴上。

    宴会很热闹,海城有头有脸的人都到了。场面觥筹交错,衣香鬓影,很是热闹。

    而傅瑾珩作为这场宴会的主角,却只是靠着二楼的镂花檀木围栏,淡淡看着一切。

    他一直是从容平静的,直到余欢出现。

    少女站在大厅的正中央,白昼一样的灯光打在她娇艳的脸上。她穿着水红的古典旗袍,暗底是一簇簇的红石榴花,开衩很高,露出被玻璃丝袜包裹的又细又长的腿。

    细腰、白肤、鸦色长睫,唇色鲜红。

    那一年时兴洋裙,很少有人会穿旗袍这种旧时衣裳。

    可是余欢穿在身上,很漂亮。

    在场的许多男人,都将目光投在余欢的身上。

    真不愧是是美名在外的顾家养女,生得很美。像是放在名贵的匣子里面的花,娇嫩美好,挠人心肝。

    顾家的嫡小姐顾思年多年缠绵病榻,没有几个人见过,倒是这个养女余欢,招摇得厉害。

    城内多少世家公子,都曾对她有过心猿意马之意。

    傅瑾珩沉默地伫立在二楼的阑干处,清冷料峭的身影,面如冠玉。

    余欢自然是没有留意到他的目光的,此时,她正端着酒杯,朝身边的青年男子巧笑倩兮。

    傅瑾珩认识那名男子,那是秦家的独子,秦洛川。

    有属下走近了些,对他说:“九爷,顾小姐是秦家未过门的夫人,等到落第二场雪的时候,便要迎进门了。”

    第二场雪,那没有多久了。

    傅瑾珩沉默了一下,眼底有浓墨重彩的神色一晃而过。

    他再度开口,多了几分决然之意,可偏偏语调平淡:“第二场雪的时候,我要娶她。”

    属下是傅家的旧人,闻言壮着胆子问道:“九爷,您为什么想要娶她?”

    他那时说:“我看得出,她一点都不快乐。她的笑容是假的,你看她的眼睛,这样的眼睛,笑起来不该是这么沉静的。”

    而他,想看她真正的笑容。

    就好像......许多年前那样。她穿着校服,笑着替自己折下了窗棂上的白色蔷薇。

    可是如今,那个傻姑娘终究是没有等到自己娶她。

    又是一声沉闷的枪声,终于惊动了远处不知名的鸟雀......

    余欢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冗长的梦,她拼尽全力,在昏沉之中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是一摞厚厚的书。

    书脊上写着“高考冲刺”、“五三模拟”之类的字样。

    余欢还在发懵,现在的状况,是怎么一回事?

    她抬起惺忪的睡眼,刚刚直起腰,就看见讲台上的王老师满脸怒容的脸。

    王老师,王述。

    余欢记得,他是自己高三时候的班主任,教自己物理。

    可是,她明明记得那是很早以前的事了,而自己,也早就死在了海城的监狱......

    “顾余欢!你站起来,给大家说说这道解析几何怎么做!”王述见她还在发呆,用力地拍了拍黑板,抖落了一黑板的粉尘:“还有一百天就要高考了,你还上课睡觉,你这是浪费时间,是对自己不负责任!”

    余欢看着王述那张熟悉而又久远的脸,只觉得他的每一句责备都宛如天籁。她缓缓站起来,环顾了一下这件灰旧普通的教室,心跳快得就要跳出胸膛。

    下一刻,她下意识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竟然,真的是痛的。

    而教室里的所有人,包括王述,都被她无厘头的一巴掌给惊到,不约而同地看着她。

    余欢没有在意众人的目光,她很想尖叫,很想放声大笑。

    她不知道,是不是连上天也觉得她上辈子死得太冤了,所以才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

    但是无论如何,她是真的重生了!

    余欢在彻底意识到这一点以后,双腿瞬间失了力,跌坐在地上。她的动作太大,课桌上的书全部都散了开来,混乱不堪地掉在了地上。

    众人这才回过神,七手八脚地将她扶起来。余欢由着大家扶起,视线小心翼翼地从每个人身上缓缓划过。

    朱七七、吴半夏、陆余生、慕容柒......

    一张张都是熟悉的面孔,她终于忍不住落泪。

    既然上天给了她重来一次的机会,她就要好好珍惜,前世做错的事,这一次,都不要再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