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四合院之快意人生 > 第62章 原来抗议这么危险的么?
    这时,随着消息不断扩散,食堂众人都知道林铁牛摇身一变,成为了轧钢厂招待所所长,他们顿时就有些震惊不已,而范炜忠更是呆愣半响之后迅速跑向李卫红的办公室。

    谢福芹听到消息,心里瞬间一喜,然后又很快垮下脸来。

    这招待所跟员工食堂可是两个部门,就算林铁牛当了招待所所长,那也对她没有什么好处啊!甚至还不如林铁牛现在对她的帮助大。

    这个问题,她能想到,那其他人也很容易就能想得到。

    因此,虽然食堂众人都非常震惊,但却没有一个人像之前吹捧傻柱一样,跑去讨好林铁牛,反而一个个都无比地羡慕嫉妒恨。

    其中,赵根茂更是嫉妒得差点把牙齿都咬碎了。

    凭什么?

    凭什么我就要背井离乡去魔都打拼,而他年纪轻轻却能坐上这么高的位置?

    我不服!

    他越想越不甘心,突然,他红着眼跑到餐厅里大声说道:“大家听我说,林铁牛根本没资格担任招待所所长,他才刚来咱们厂食堂不足两天时间,凭什么担任这么高的职位?这不公平,我们一定要抗议。”

    话音落下,食堂里顿时一片寂静。

    虽说有很多人羡慕嫉妒林铁牛当上招待所所长,可这又没有涉及他们的切身利益,最重要的是,除了食堂众人以外,厂里其他人对林铁牛可是陌生得很,完全没有什么交集,也不存在什么私人恩怨。

    大多数人都以为林铁牛是从哪空降过来的,这厂委领导都下达了任命,他们哪还会有什么不服的心思,最多也就是顾影自怜一番,感慨自己没那么好命,然后把这件事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

    可谁也没想到,赵根茂会当众跳出来表示抗议。

    工人们一时间都有些被惊呆了,接着,有的人一脸迷糊、有的人跃跃欲试、有的人若有所思、有的人冷眼旁观。

    可始终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响应赵根茂的号召,跟他一起抗议。

    归根到底,他们都知道这样做并没有什么好处,就算把林铁牛搞下来,他们也没几个人有资格去争取这个职位。

    既然是这样,那他们干嘛还要去做得罪人的事呢?

    要知道,得罪了林铁牛可能没关系,但是得罪了厂委领导,那就糟了!

    这诡异的气氛,很快就让赵根茂恢复了理智,然后唰地一下,冷汗瞬间就浸湿了他的后背。

    怎么会这样?

    我怎么会这样做?

    要是给厂委领导知道了,他们会不会把我的工作转移介绍信给收回去?他们会不会把我一撸到底,发配到大西北去改造?

    这时,一声怒喝从取饭窗口里面传来。

    “赵根茂,你胆子够肥啊!居然敢在这里胡说八道,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傻柱瞪大眼睛,一脸怒气地握着饭勺。

    在他心里,那可是把林铁牛当成是小弟一样,有人这么欺负他小弟,他当然要挺身而出。

    再说了,他此刻正是新官上任,赵根茂这么做岂不是不把他放在眼里嘛!这么一来,他更要好好教训一下赵根茂了。

    赵根茂被傻柱这么一喊,顿时就回过神来,然后他急忙转身跑回了后厨里,一脸惊慌地对万余华说道:“万师傅,您一定要帮我!”

    万余华还没来得及开口问是怎么回事,傻柱就蹬蹬蹬地跑了过来,对着赵根茂的脸就是一拳头。

    “啪!”的一声。

    赵根茂直接就被干倒在地上。

    傻柱还想继续输出,可万余华猛地窜起身把他拦了下来。

    “住手,傻柱你干嘛打人啊?”

    傻柱不敢继续造次,担心伤到了万余华,他一脸愤怒地指着赵根茂,说道:“师傅,您知道他刚才在外面餐厅里说什么吗?他说铁牛没资格担任招待所所长,还怂恿工人们跟他一起抗议,这不是打我脸嘛!”

    万余华眉头一皱,有些气愤地看了赵根茂一眼,他心里有些怀疑自己带着赵根茂去魔都是不是太草率了?

    这脑子都让狗给吃了吗?

    而且明天都要走人了,要抗议也轮不到你这个厨子去抗议啊!

    后厨另一边,林铁牛正拿着自己做的馒头悠哉游哉地吃着,突然就听到了这么一件事。

    他微微一愣,有些惊奇地看了赵根茂一眼,他没想到赵根茂居然会那么幼稚和冲动,之前他还在想自己是不是出手太重了,可现在看来,只废了一条手臂似乎还有些轻了。

    就在他考虑着要不要找机会把赵根茂另一条手臂也废掉时,万余华开口把傻柱劝走了,然后径直朝他走了过来。

    “林师傅,这件事我会帮你处理好的,你就不要跟赵根茂一般见识了。”

    “哦!万师傅,那您打算怎么帮我处理啊?”

    林铁牛饶有兴趣地看着万余华,其实有杨向南的保证,他对于这件事根本就没什么担心,不管在什么时代,掌权者的意志都是不允许被要挟的。

    更何况,他也没犯什么错误啊!有没有资格,还不是厂委领导说了算,只有那些糊涂蛋才会不知所谓地抓住这点来抗议。

    万余华沉着脸说道:“林师傅,你跟着我来就知道了。”

    说完,他转身走到赵根茂身边,低声交代道:“赵根茂,你要是不想被厂委领导处分,你就跟我出去跟工人们解释清楚。”

    赵根茂捂着脸,龇牙咧嘴地点了点头说道:“行,我跟您出去。”

    很快,万余华就带着赵根茂走出后厨来到餐厅,而林铁牛则一脸平静地跟在他们身后。

    食堂里,工人们看到赵根茂有些鼻青脸肿的样子,顿时纷纷露出有些错愕的表情。

    赵根茂低着头,脸皮一阵发烫,根本不敢去跟众人对视。

    “说啊!”

    万余华在旁边低声催促了一句。

    赵根茂咬了咬牙,心里对被处分的恐惧最终还是战胜了羞耻的感觉,他猛地抬起头,大声说道:“对不起,我之前说的话都是假的,因为我嫉妒林铁牛当上了招待所所长,所以才想要打击报复,请大家不要听信我之前说的话。”

    话音刚落,食堂餐厅里顿时又是一片寂静。

    在赵根茂跑进后厨之后,有很多工人们都在议论,甚至已经在打听林铁牛的具体情况。

    有些人从食堂工人的口中,得知林铁牛原来是食堂里的一名六级炊事员,而且才刚来了两天时间,他们顿时就有些心理不平衡起来。

    特别是一些比较冲动的人,已经动起了抗议的心思。

    结果还没等这些人开始行动,赵根茂又给来了这么一出,顿时就把全部人都给吓了一跳。

    原来抗议这么危险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