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朝仙道 > 第六百六十四章 突出重围
    苍穹之脉六七重,与他相比实力稍逊,但差距并不是太大……电光石火间,撼水战将的脑海中闪过一系列的念头。

    其实刚刚那一轮交手,他的心中立即就有了判断,这个人的实力绝不是他仅凭一己之力能够拿下的。

    “呵呵,我是谁重要吗?”

    就这个时候陈少君开口了,望着对面的撼水战将,陈少君毫不慌乱:

    “在下只是无意中经过此地而已,战将就不必一再纠缠了,反正……我们以后还会再见的。”

    最后一句,陈少君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随即身形一晃,毫不恋战,直接朝着远处而去。

    “且慢!”

    见到这一幕,撼水战将眼睛一眯,想也不想猛然一步踏出,陡手之间就是一拳朝着陈少君狠狠轰出,方圆数百张的碧浪滔滔,也自动附着而来,水助拳势,宛如泰山压顶般,朝着陈少君轰去。

    然而陈少君却是神色如常,身外化身的好处在此时就显露出来,浩气化身乃是能量构成,如果陈少君想走的话,撼水战将还真的拦不住。

    ——之前出手有一部分的原因也是想要拦下这个撼水战将,减轻前方的压力,如今目的已经达到,自然没有必要和他死缠烂打。

    轰,水浪爆炸,土石飞溅,撼水战将这骇人的一拳直接将整个大地都几乎掀翻开来,原本澄净的河水在他庞大力量的撼动下,顿时变得一片浑浊。

    然而撼水战将终究还是棋差一招,陈少君的浩气化身直接遁入到了地里数百米之深的地方,完美的避过了撼水战将的攻击。

    两人的实力原本就没有相差那么大,陈少君又有心突围,撼水战将就更加拿他没办法了,只不过片刻时间,光芒一闪,陈少君的气息就彻底消失在了撼水战将的感知之中。

    看到这一幕,撼水战将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无比。

    他虽然是苍穹境的强者,但并不是每一个苍穹境的强者都有身外化身,一时半会还真拿陈少君没有半点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逃跑。

    “突然之间,哪来这么多高手?人族,又是人族!来人,别管他,赶紧找到另外两处人类,把他们全部给我拿下!”

    撼水战将神色一沉,声音未落,轰,一股庞大的劲气从他体内爆发,顿时宛如炮弹朝着骚乱的方向而去。

    “跟上大人,走!”

    刹那间,四面八方的水族战士一窝蜂般,呼啸着跟在这位水族的撼水战将身后,有如潮水般朝着前方涌去。

    “走!”

    而几乎是同一时间,陈少君的冰魔神也察觉到了远处的动静,立即毫不犹豫的遁入地底,直接冲破了黑龙君布在地底的阵法,深入大地深处。

    既然已经知道黑龙王闭关不出,现在这个时候自然也就没有必要顾忌什么了。

    而就在冰魔神以及浩气化身撤离的同时,陈少君也从隐藏的地方猛然杀出。

    “北斗裂空剑!”

    电光石火间,就在那两名水族悍将,以及众多的水族高手朝着秦芷邬杀去的时候,陈少君猛然杀出,那浩荡的剑气凌厉无匹,瞬间在涛涛的河水之中化成一柄如同日月般耀眼夺目,足有百余米长的惊天巨剑,猛地一剑斩落在密密麻麻的水族大军之中。

    砰,庞大的剑气猛烈地爆炸开来,将无数的水族震得四下纷飞,一个个宛如断线风筝般纷纷抛了出去。

    “秦姑娘,就是现在!”

    而几乎是同时,陈少君立即透过精神力联系到了远处的秦芷邬,声音未落,陈少君身随剑走,没有丝毫的停留,轰,电光石火间,一张巨大的符录散发出古老而苍茫的气息,迅速开始作用四周的虚空。

    上古符箓,缩地成寸!

    借助着这枚强大的符箓,陈少君直接剖开重重水浪,闪电般朝着其中一名水族战将的后背扑去。

    而几乎是同时,秦芷邬眼中寒光一闪,唳,那惊天的凤叫声划破重重虚空,直入云霄,秦芷邬右手雪白的皓腕上,一枚金色的圆环手镯猛然迸发出一层炽亮的光芒。

    那朦胧的光芒最初的时候还是金色,但是沿着圆环表面旋转越多,立即化为汹涌的火红色烈焰,飞扑而出。

    轰,只是一个眨眼,就在众人的目光中,一只巨大的火鸟和秦芷邬人鸟合一,如同一道天外陨石般,朝着那战将飞扑而去。

    变生肘腋,即便那名水族的战将也不由露出一丝慌乱的神色,显然他也没有料到秦芷邬在附近还隐藏有其他同伙,而且居然还能够瞒过他的感知。

    不过仅仅只是一瞬间,这名强大的水族战将就回过神来。

    “找死,小小一个地脉武者竟然也敢在本座面前放肆!”

    地脉武者虽然实力也已经很强,但也要看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对手,在水族战将这种资深的苍穹境强者面前,所谓的地脉强者也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以他的实力,就算是数十名地脉武者,他也能够轻轻松松的随意斩杀,在他面前,水族的地脉武者连大气都不敢出,然而现在一个小小的人类武者,居然还想从背后偷袭他。

    “给我死!”

    那名水族战将神色残忍,他的左掌收于胸前,气机锁定前方的秦芷邬,而另一只右手则迅速掐动法诀,嗡,刹那间,以这名水族战将为中心,方圆数千丈的范围内,所有的水系规则立即急剧的波动起来,那一股股水浪如钢似铁,蕴含着爆炸性的力量,立即就要将从后方飞扑而来的陈少君直接震死。

    然后还没等到这位水族战将动手,下一刻,轰,周围骤然一暗,一道磅礴的足以令天地为之色变的庞大精神力宛如雷霆般,瞬间重重的轰入他的脑海之中。

    以那位水族战将的实力,挨了这一记重击,竟然也不由浑身一颤,有那么一刹那脑海一片空白。

    精神风暴!

    却是陈少君在这一刹那毫不迟疑的施展出了自己最为擅长的精神力攻击。

    陈少君现在的情况是化身的实力比本体强,尽管浩气化身都达到了苍穹之境,可以和撼水战将这样的水族资深强者正面硬撼,但是陈少君的本体其实依旧还只有大地之脉四重的修为,可以说两者有着天壤之别。

    而且陈少君还把水官大印给了浩气化身,要想正面对抗水族的苍穹境强者几乎不可能,但如果谈到精神力,那一切就完全不同。

    经历了大地龙宫和上古恶念之间的那一场恶战之后,陈少君的精神力已经达到了儒道大宗师的境界,并且稳固下来,单论精神力之强,这几位水族强者都没有他恐怖。

    这一记突如其来的精神风暴直接震得那一名水族战将脑海空白,连浑身的内力都一片混乱,甚至出现了刹那的麻痹状态。

    这就是陈少君现在的精神力强度。

    “这——好厉害!”

    看到这一幕,就连远处的秦芷邬都露出了一丝震动的神色:

    “想不到他的精神力竟然达到了如此地步,果然不愧是儒道传人。”

    秦芷邬虽然也是江南水乡公认的武道天才,天分之高还要超过江南太守之子洪波,但是陈少君刚刚展露的那一股精神力,就连秦芷邬都自叹弗如。

    这一刹那,他突然有些明白陈少君为什么有那么大的自信,可以帮她脱困而出了。

    这些念头从脑海中飞掠而过,而仅仅只是一瞬,秦芷邬就回过神了,同时强大的战斗本能立即让她迅速捕捉到了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轰,就在那名水族战将受到陈少君精神重击的刹那,秦芷邬化身的巨大火鸟立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的击中了半空中的水族战将。

    啊,只听一声惨叫,即便是那名苍穹境的水族战将,正面完全承受了秦芷邬这全力一击,也同样承受不住,啊的惨叫一声,胸口处咔嚓的脆响,骨断筋折,整个人如同炮弹般,被秦芷邬狠狠震飞出去,猛烈的砸进河床之中。

    轰隆隆,那庞大的力量引动河床,猛烈的爆炸开来,那浑浊的河水迅速弥漫开来。

    ——只这一击,直接就重伤了那名水族战将。

    有陈少君这神来一笔的配合,秦芷邬的攻击几乎不可能落空,再没有比这更容易的攻击了。

    “我们走!”

    而就在击飞那名水族战将的同时,秦芷邬立即纵跃而出,突出重围,嗡,只是一个闪烁,她立即出现在陈少云身旁,白皙如玉的左手伸出,一把抓住陈少君的肩膀,向着远处飞纵而去。

    轰,一股恐怖的爆炸性的火系内力从她的体内迸发出,四周围的水族大军还没有靠近,就被那滚滚的气浪击中,一个个惨叫着,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而去,有些水族战士甚至直接被秦芷邬那可怕的气劲震得倒退而回,狠狠的砸进了地下暗河边缘的岩壁之中,崩塌了大片的岩石。

    而还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秦芷邬毫不恋战,带着陈少君一个闪烁,立即消失无踪。

    轰,大约数个呼吸之后,泥沙飞扬,一艘五彩斑斓,美轮美奂的庞然大物从河床地底冲出,正是秦芷邬的那艘画舫。

    吼,伴随着一阵龙吟,在秦芷邬的操纵下,这艘画舫迅速化舟为蛟,激飞而起,迅速朝着远处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