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被休后我成了侯府真千金 > 第266章 钱毅不愿意指证周清和
    第266章钱毅不愿意指证周清和

    老君山上的一处厢房之中。

    乔锦娘道:“不曾想忘尘道长竟然连见见我们都不愿,现在该如何是好?”

    陆宸道:“钱毅心中对周清和周诗徽母女有愧,听闻周诗徽之后便求父皇照顾周诗徽母女,若是知晓我们是求他下去指认周清和杀害他女儿之事,他未必愿意随着我们一起下山。”

    乔锦娘将目光看向一旁的糯米,“对周诗徽母女有愧,那对糯米呢?谢香香呢?福禄呢?

    如果他不去指证周清和当年杀了他的女儿,周清和就会一直逍遥法外,受尽万人拥趸。

    反倒是福禄,还这么年轻发配边疆一路要受多少地艰辛?”

    陆宸闻言点头道:“你也别急,我已经让小道士将糯米养母给的玉佩交给了钱毅,正如你所说他能够对周诗徽母女有愧疚之心,那对糯米的愧疚之心恐怕会更重。”

    果真,不到一刻钟,谷公公便进来通传忘尘道长来了。

    忘尘道长穿着一身黑青色的道袍,梳着道士头,手中拿着一拂尘,望见忘尘道长的容貌,乔锦娘不由地起了一丝惊叹。

    忘尘已到了中年之龄,却是依旧俊朗帅气,穿着道袍更是有些仙气飘飘之感,他与钱殷不甚相似,但与糯米却是有着相似之处的。

    钱毅比了一个道号道:“太子殿下,太子妃,敢问两位所给的玉佩是来自于何处?”

    乔锦娘对外唤了一声糯米,“这玉佩乃是我婢女糯米之物,她养父母捡到她的时候,这玉佩就是在糯米身上的。”

    糯米入内,见到了钱毅之时,也不由地怔愣了一下。

    钱毅见着来人的容貌,握紧着手中的拂尘道:“无量天尊。”

    陆宸道:“忘尘道长,钱殷不知往年之事,只听以往跟在您身边的丫鬟所说,错将谢香香当成了是他的亲侄女,便是连周清和也是如此认为的,可是昨日谢香香就实在围猎场之中。”

    钱毅神情一动,又是比了一个道号:“无量天尊。”

    陆宸继续道:“周清和如今凭借着她那诗才,颇受世人的敬仰,还请道长下山为谢香香讨一个公道。”

    钱毅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道:“贫道已脱离六欲,不管红尘之事。”

    乔锦娘道:“你既然不管红尘之事,那为什么见到玉佩之后又过来了呢?”

    钱毅比着道号道:“贫道年轻之时做下不少错事,是贫道有负于周清和母女在前,周诗徽自小受尽苦难。

    好不容易才有了一个好日子,如今殿下要贫道去指认周清和,恕贫道无能为力。”

    乔锦娘气恼道:“你的确是有负于周清和母女,那你对糯米,糯米娘亲,就没有任何辜负吗?

    如今周清和杀的是谢香香,若是日后她得知谢香香并非是你的女儿,糯米才是,你觉得周清和又会如何?

    若不是周清和,糯米也不会成为一个酒楼婢女!周诗徽可怜,糯米照样也可怜!”

    乔锦娘冷笑一声道:“我知道了,你大概不是怕辜负她们,而是怕你若是说出了周清和当年想要暗害你女儿的事情,会让你的名声皆失。

    如今你是高高在上的老君庙住持,天下道士之首,道门之尊的忘尘道长,若是你说出往事来,怕被人嘲讽是负心汉吧?”

    钱毅比了道号道:“贫道从无有此想法,贫道会安顿好糯米,不会让她再被周清和给欺辱。

    至于在世人跟前指证着周清和一事恕贫道难以从命,贫道害的周清和一个国公之女流落在外多年,害的周诗徽流转于戏法班子与教坊之间。

    她们两母女好不容易如今有了好日子,贫道若是出去指证,对她们母女也未免太过于不仁了。”

    乔锦娘道:“所以谢香香就白死了?谢香香可是你好友独女,谢大儒晚年丧孙,该有多么得悲恸。”

    “无量天尊,世间之事自有缘法,雁过留痕,但凡是只要做过了的,总有痕迹的,贫道不会前去指证周清和母女,可是想必刑部也定然能查出真凶来的。”

    陆宸见着乔锦娘铁青的脸色,递了一杯茶给乔锦娘道:“先消消气。”

    乔锦娘将一杯茶直接泼在了钱毅的脸上:

    “你自认为有情有意,可是你当年就做下了负心之事,你若舍不得周诗徽周清和母女因你再受苦难,那你也该自个儿站出去替她们伏法认罪!”

    “周清和的罪孽如何先不论,你的罪孽就饶恕不得,当年糯米冬日里被扔进茅坑之中,今日我要你也尝尝当日糯米所受的苦!”

    “来人,把忘尘道长给绑了,扔进茅坑之中,留着他一口气再救他出来也不迟!”

    众东宫侍卫面面相觑,陆宸蹙眉道:“怎么太子妃说得话你们没有听见?”

    听闻陆宸这么说,侍卫们才敢对着钱毅动手,道观之中的小道士见此场景,纷纷前来,跪在地上求情道:

    “太子妃,您怎能这么对待道长呢?”

    “道长乃是天下道门之首,修仙练道的高人,您这么做就不怕神明的怪罪吗?”

    乔锦娘道:“天上真若有神明,得知本宫为民除害,还得嘉奖本宫呢。”

    糯米在一旁道:“就是,就是,我家主子是最好的了!”

    钱毅着实是让糯米伤了心,本以为真的找到了亲生父亲,谁知自个儿的亲生父亲却是这般不明事理,为了维护周清和母女,宁愿友人之女枉死。

    钱毅被侍卫绑着往恭房里而去,他一脸的无畏,可即便是不在红尘之人在闻到恭房里面传出来的那股味道时。

    钱毅也是无法淡然了。

    “太子殿下……贫道愿意去作证!”

    只是话音刚落,这钱毅就已经被侍卫扔进了茅坑里边。

    乔锦娘捂着鼻子对着陆宸道:“他刚才是不是说了愿意作证?快将他给捞出来吧!”

    东宫侍卫们:“……”

    陆宸道:“这个月的月俸双倍。”

    东宫侍卫们前去捞着钱毅,臭味夹杂恶心至极,钱毅那张俊脸也变得狼狈至极。

    可是乔锦娘却觉得痛快,谁让他这么假惺惺的,自以为是脱离红尘的清高修道之人,可实际上却没有悲天悯人之心,活该让他沾染如此污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