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拒嫁千金是满级宠夫大佬 > 第56章:先赔个不是
    复古玫瑰粉下意识地摇头,这张脸,满足了她幻想过的,也弥补了她从未幻想过的……

    谁敢说他老,多少有点不知好歹了。

    凝神驻足数秒,唐慕之总算是回过神来。她缓步靠近,再次试探,“裴爷从京大出来,这模样说不是教授很难服众啊?”

    两助理闻声便“退避三舍”了……

    老大,您把慕小姐“服”了就行!

    修长的手指轻扶镜腿,男人绯薄的唇角牵起笑意,裴子羡挑眉作答:“是去京大,但不是教授。”

    显然她的试探他都知晓,但给的答案却是模棱两可。果然,这个男人身上的秘密太多了。

    唐慕之轻掀眼皮,形状完美的杏眸便又幽幽地看了过去,小声喃喃道:“这个也不能说?”

    男人扬眉,开口的腔调多了几分戏谑,“不是应该拿问题交换?”

    唐慕之:“……”

    草率了。

    裴子羡收起笑意,深邃的眸光透过镜片便又多了几分深意,薄唇亲启:“下次带你去。”

    小姑娘想多了解他,总得给个机会。

    不过须臾,杏眸便蓄满了笑意,唐慕之语气轻快道:“谢谢裴爷给我这个长见识的机会!”

    男人的应允与邀请显然超出了她的预期,眸光中瞬间多了几分异样的神采,先前的那抹焦躁与烦闷也一扫而空。

    而裴子羡的视线却转移到了女孩拎包的手腕,嗓音磁性地问道:“重不重?”

    “唉……”

    粉唇微张,原本淡然自若的脸上倏然挂起了愁容,女孩委屈巴巴道:“真的好重!裴爷能不能帮我?”

    此次未被牵连的“两条池鱼”也有幸见识到了大小姐毫不浮夸的演技!

    演得不错,下次继续!毕竟这包他们拎不动……

    男人闻此便伸手接过,探究的眸光也同时落在了女孩白皙的手腕上,沉声道:“药膏效果不错。”

    唐慕之下意识地看向手腕,说实话,她压根没怎么在意,淤青是自行消退的。

    至于药膏……

    她一时心软,丢给了陆璟。

    而这一切,裴子羡究竟有没有看到?

    杏眸微闪,唐慕之选择略过这个话题,她扬唇反问:“裴爷找我是有什么事?”

    昏暗闷湿的地下停车场,男人满身浓郁的黑色,此时狭长的眼尾也像是点缀了郁色,冷声道:“慕小姐事情还没处理完?”

    这就慕小姐了?

    如果是因为她没按时抹药而生气的话,霸道却不失可爱。

    如果是因为不想她和陆璟有过多牵扯的话……这个理由,她可以接受。

    粉唇扬起,黑白分明的瞳孔里写满了狡黠,唐慕之口吻淡然,“这边留给萧叔收尾。但是接下来,我也说不准,也可能突然有人找我,就那种有人找我出去约……”

    绯薄的唇角牵起笑弧,尽管过分夺目的脸上晕着浅浅笑意,但裴子羡的语气毫无温度,“那裴某在这里先给慕小姐赔个不是。”

    ……

    言下之意,她今天只能跟他走!

    男人身姿伟岸,语气暗藏愠色。音落之时,连周遭的空气似乎都裹挟着冷意。

    唐慕之离他不过半步之遥,此时精致的五官上也覆着少有的怔愣……

    裴子羡眉峰蹙起,绷着唇线,他似乎把小姑娘吓到了。

    男人压着削薄又紧绷的下颌线,放低了声音,罕见地轻声解释道:“原本就是想跟慕小姐赔罪……”

    杏眸微闪,视线落在男人微动的唇瓣上。唐慕之咽了下喉咙,却语出惊人,“刚才的话,裴爷能不能用法语说一下。”

    尽管裴子羡面无异色,但眸中仍微有诧异,小姑娘还真是从不按套路出牌。

    提这个要求的人,一张疏离冷傲的脸不施粉黛,复古玫瑰粉长发落在肩头,而衬衫领设计的紫色高腰连衣裙极具侵略性。

    看来,她对付陆璟倒是敷衍得很,只是想用气势压人,却疏于理会。

    裴子羡剑眉微挑,却依言用法语提出了邀请:“多次唐突,不知慕小姐今天可有空闲,也好给裴某一个赔罪的机会。”

    吃过一次暗亏的谢昀,此时看着手机上的翻译软件,总算是听懂了。

    而一旁的庄翊起先不明所以,此时看了眼翻译页面,心中愈发不忿。

    他不明白,也不理解。

    一个花瓶,纵然再漂亮,有什么本事能让人人尊崇的裴爷忍气吐声地解释,屈尊降贵地邀请……

    而唐慕之的视线再次焦灼在裴子羡完美的唇形上,优美动听的法语从男人绯薄的唇角缓缓溢出,平添浪漫与性感。

    后者却不悦地眯眸,显然,相较于被唇形诱惑的恍惚,小姑娘更在意他对语言的掌控力。

    说白了,她更喜欢听他说出的话,而非他的嘴唇。

    裴子羡再次启唇,却没说法语,“所以,慕小姐的答案是?”

    迷蒙的杏眸瞬间便被失落取代,而眸光却依然落在男人微动的唇瓣上。

    小气……就只肯说一句。

    唐慕之眨眨眼睛,坦荡地收回视线,“也好,正好我也有事想请教裴爷。”

    镜片后的瞳孔隐有深意闪过,裴子羡音色低沉道:“那就走吧。”

    ……

    裴子羡右手拎包,左手插兜,却带着唐慕之往奥迪车后走去。

    哦……又要换车了?同时也在切换身份?

    这么毫不避讳,也太不把她当外人了吧?!

    男人颇为信任的举动,成功地勾起了唐慕之的好奇心和征服欲。

    他在京大到底有着怎样的秘密?

    余光从男人英俊的左侧脸上掠过,唐慕之打开微信,给唐宴星发消息:“你们学校最近有人捐楼了?”

    那边秒回:没有。不过有也不稀奇啊,你不是刚以我的名义捐了五千万的机器?优秀毕业生那么多,回来给母校捐图书馆、科技馆的很奇怪吗?

    唐宴星:姐,你这是在关心我?

    唐宴星:还是亲姐好,在这个充满爱意的日子,我也感受到了浓浓的爱意!

    唐宴星:【猛狗哭泣】

    第一段话,字字在理,无法反驳。

    猜测的方向错了?

    唐慕之兴致缺缺地收起了手机。

    如果说第一次在京大纯属偶遇,那这一次……

    唐慕之再次侧首,以目光描绘着男人昂藏的身形轮廓。此时,孤傲矜贵的男人因着衣着打扮的原因,懒散而朝气。

    尤其是裤管下随着步伐而隐约露出的脚踝,骨形明显,肌肉分明,线条立体而优美。

    原本只是打量的目光此时却染上了另一层深意。

    这个脚踝……想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