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江户旅人 > 43.现在用他才正好
    老兄弟助六去悄悄拱火了,用不了几天井伊直弼就会非老中首座而不能为。忠右卫门则着手于德川家庆本人那边,此番老中首座的人选决定,德川家庆的意见要比德川家定重要的多。

    见自己便宜老子是吧,哪有比抱着拾丸去更简单的呢?

    德川家庆喜欢这个“好圣孙”那是众人皆知的事情,他未必多喜欢忠右卫门,可是他却万分喜欢拾丸,不为别的,就因为拾丸是他仅有的一个孙子。更加重要的还是这个孙子是男孩,是可以继承大位的男孩。

    所以忠右卫门登城去西丸见德川家庆,那是“政治任务”,因为老头天天都想瞧一眼孙子。然后看着孙子和一帮儿子女儿在一起玩耍,最好是爹爹爷爷的乱叫,他就更高兴了。

    幕府的普通事务,德川家庆一概不问,既显示出他让权给德川家定的坚决态度,他让他能够从幕府的烂事里面脱身,享一享天伦之乐。

    孩子抱来,果然德川家庆根本就不搭理忠右卫门,只是伸手接过拾丸。拾丸马上一岁了,德川家庆就希望他赶紧开口叫爷爷,一直逗着他。

    得,忠右卫门没得开口的机会了!

    还是德川家定过来问安,德川家庆才放下了孩子,准备和两个儿子说上几句话。但即使如此,还是让侍女把孩子放在近前,不许抱走。

    “松平春岳委实聒噪,真是不喜!”

    反正都是自己人,德川家定上来就是这么一句话。他对个人的好恶好像也一直都是摆在脸上的,喜欢的不喜欢的,从不避讳。

    “……”德川家庆和忠右卫门一起看着他,暂时都没有接话。

    “日前议事,当面顶撞于我。”德川家定还是愤愤不平的样子。

    原来如此!

    忠右卫门心想他现在还只是顶撞你,历史上他更是厉害,直接拉着你的手,让你赶紧滚,别干将军了,退位给德川庆喜吧。德川庆喜超棒的,你自己是个芋头公方,好好在家做和菓子算求。

    坐在上手的德川家庆更是风轻云淡,他早就遇到过德川齐昭这种级别的喷子了,松平庆永什么的,都是小场面啦。不就是顶撞几句嘛,将来的顶撞保不齐更多。偏偏这种人还是亲藩,你还不能太过于苛责。

    “你只当不曾听过,不曾见过,不作理会便是。”德川家庆逗着四个孩子,继续风轻云淡的说道。

    “气人,委实气人!”德川家定很显然还没有学会他老子的乌龟法。

    正所谓为人学得乌龟法,得缩头时且缩头。就算是将军,很多时候也不能够快意行事。忍一时之气,免百日之忧。

    “将来寻个由头,总能将其罢了。”忠右卫门不做痕迹的插话进来。

    “余恨不得现在就将其罢免。”德川家定则继续愤愤不平。

    “主膳去了,还得仰仗他处理政事,免了他,你用谁?”德川家庆已经是个很现实的统治者了。

    现在水野忠邦和大冈忠固两位能够服众,干了几十年官的首相先后去世。国内的臭番薯烂鸟蛋们难以服众理事,还不是只能捏着鼻子,认下他松平庆永,继续管事。

    “扫部头不可?”哦豁,德川家定果然还是很有眼光的。

    他的三位傅役,他一下子就看出井伊直弼有管事的本事。果然是金子到哪儿都能发光,混乱的时候,就是需要井伊直弼这个强硬的人,用强硬的手腕去治理。

    “说到扫部,臣弟以为松平春岳眼下反而更合适一些。”忠右卫门已经组织好了语言。

    一句话,让德川家庆和德川家定都转了过来,毕竟忠右卫门以前很少,或者说几乎没有在他们面前发表过关于人事的议论。

    “你且说说看。”德川家定倒不是说要提携这个弟弟,纯粹就是脑子没转过来,我说他不好,你小子居然说他好,这不是和我对着干嘛。

    “据荷兰报,英米两国已在筹谋对我国大派兵船,或许就是明岁夏秋。凭他松平春岳,能处置得了这般大事?也就水野越前这等人物,才能处置妥当。

    是以不妨令其暂时主政,若能处置完善,功劳尽在您知人善任,用人识明。若是不妥,其罪大焉,您如何处置都是应当。又可趁势启用扫部,两全其美。”

    忠右卫门其实很坏,预设了一个两人觉得非常高的起点。水野忠邦因为死的时间很恰当,幕府正是鲜花着锦的时候,所以他的能力已经被世人无限拔高了。

    先说只有他才能处置得了内外大事,别人的本事都不如他,先入为主,让两人也觉得松平庆永肯定不行的。于是在这个前提之下,既然松平庆永把事情办砸了的话,那就完全可以正大光明的把人踹了。

    不是为了让他做好,纯粹是相信他做不好,可以合情合理的把他干掉!

    “唔……”德川家定开动起自己比较迟钝的小脑袋,考虑起这件事情来。

    “你同兵部相好,怎么不举兵部?”德川家庆则想到忠右卫门和松平齐宣(已迁任从四位上·兵部大辅)关系很好,为啥帮着井伊直弼着想。

    “兵部掌兵,扫部理政,这不是父亲您定下的策略吗?”忠右卫门反问德川家庆。

    “哈哈哈哈哈,也是,各有职司才好。”德川家庆笑了起来。

    肯定不能让一个大臣把所有的权力聚拢在怀里,井伊直弼管政事,松平齐宣管军队,加上水野忠精中间说合辅佐,这样的三角形体制才是最稳当的。

    “那岂不是现在任他松平春岳做老中首座才好!”忠右卫门和德川家庆已经闲聊完毕,然后逗了一会子孩子了,德川家定终于思考完毕。

    “可!”德川家庆点头。

    “臣弟以为可以。”忠右卫门附和了一句。

    “爷……爷……”三人正说着,在地上滚来滚去的拾丸突然开口了,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诶!我的乖孙!”德川家庆还管个屁的松平庆永,只想拾丸再叫两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