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八零鲜妻有点甜 > 第112章 周老爷子失望
    周二爷满以为他张口求兄长一回,咋地也能帮他一把呢,结果一听兄长这话,周二爷直接就愣了。

    “哥,我这是真遇见难事儿了,你看,不管咋地,咱俩是一母同胞的兄弟,你不能看我笑话吧?”

    “老二,不是哥要看你笑话,我这边也实在是缓不开。

    你看着我这头像是挺红火热闹,可实际上花销也大啊,几个孙子都大了,念书的娶媳妇的,哪一处不花钱?

    实在是手里没钱了,不然咋地我也帮你凑一点儿啊。”周老爷子也跟着叹气。

    “哥,你帮帮我,我这也是走投无路真没办法了,你就帮我想想办法。

    哪怕去别处淘澄点儿,先给安海做了手术,等以后我有钱了肯定还你。”周二爷抬头看着哥哥,一脸恳切的说道。

    “那啥,几位亲家家里过得都不错,韩家那边不是得了不少钱么?

    大哥,你帮帮忙,张一回嘴,那边咋地不得给你点儿面子,千八百的对于他们来说不算啥,可要是没有这钱,安海就废了。”

    “老二,你说啥呢?”周老爷子猛地抬头,盯着弟弟,仿佛兄弟两个这么多年,第一回认识一般。

    “我是真没想到,你能说出这样的话来?韩家有钱,跟周家有什么关系?人韩家凭什么就要把钱借给咱?人家欠咱的咋地?”

    周老爷子有些生气,他是真没想到,这个看着老实巴交的弟弟,原来也这么不要脸,这两口子,还真是对付了。

    “我有四个儿子,你五个闺女一个儿子呢,论亲家来说,你不比我多么?

    安海出了事,赵家怎么不帮着?你怎么不去找秀荷秀芬她们?

    她们可是安海的亲姐姐呢,安海出了事,她们怎么就不能帮衬一把?

    你这六个亲家一家凑一百,安海的手术费也就差不离了,你用得着来找我?”周老爷子生气了,说话自然不怎么好听。

    “你这哪是来找我帮忙,你这分明是讹我呢。

    你跟你那媳妇可真是一对儿,早晨她跑过来又哭又闹又喊又叫的讹人没成,所以你又来了。

    你们这是武的不成来文的,不就是想赖上我们这头么?

    老二,你这如意算盘打的精啊,真以为我是傻子呢?”周老爷子将烟袋在炕前磕了磕,大声呵斥道。

    “这些年我是一忍再忍,无非是念着咱俩都姓周,一个娘肚子里出来的,一起长大的情分在这,我不好跟你计较太多。

    所以不管这些年你们两口子翻来覆去干那么些秃噜反账、得寸进尺的事情,我都不跟你计较。

    咋地,你真把我当冤大头看了是吧?”周老爷子动怒了。

    “哥,没有,真没有这回事儿,我真是走投无路了才找你的。

    儿媳妇已经回娘家去借钱了,孩子娘也去几个闺女那儿了,可他们这几家日子都过得一般,怕是凑不出这么多钱来。

    我是真没办法了,哥,你误会我了。”周二爷吭吭哧哧的辩解着。

    “你不用跟我说这些,你说了我也不想听,安海出事,都是你们两口子的责任。

    不是你们成天惯着他,由着他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至于惹出这些事来么?不是他们两口子往回勾连那姓刘的,昨天能惹出那样的丑事来?

    现在你走投无路了,就来琢磨我,晚了。”周老爷子很显然不相信弟弟这一番说辞,在他看来,周安海有如今的下场那就是活该,应得的下场。

    周老爷子平日里都笑呵呵的好脾气,扮黑脸的事情都是他媳妇来做。

    所以今天老爷子突然变脸,周二爷还真有点儿傻眼,被训的一愣一愣的。

    六十来岁的人了,红头胀脸一脸羞臊,愣是下不来台。

    “你看看你们哥俩,说着话怎么还声儿越来越高呢?他爹,你今儿这是咋了,脾气这么大?

    老二啊,你也别见怪啊,你大哥这几天本来就又忙又累的不舒坦,今天一大早又被吵起来了没休息好,有点儿上火,你别跟他一般见识啊。”

    老哥俩正僵在那儿下不来台的时候,躲在西屋偷听的周老太太,赶紧出面打圆场。

    “他爹,你就别生气上火了,老二这不是急眼了么?

    也不怪他,就那么一根独苗,家里上上下下都指望着安海呢,如今安海出事,他能不急么?”

    周老太太安抚了丈夫两句,然后上炕敞开柜子,从柜子里翻了半天,找出来一个小布包。

    “老二,家里确实没钱了,就剩这五十,你先拿着,另外再想想办法凑一凑,看看能不能先把手术做了。”

    周老太太打开布包,里头是一叠钱,十块五块、两块、一块的都有,数了数正好五十块钱,一伸手递给了小叔子。

    周二爷看着嫂子递过来的钱,伸手接不是,不伸手接也不是,犹豫了好一会儿,才伸手接了那叠钱,“嫂子,你把钱给我了,那家里怎么办?”

    他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也舍不得拒绝这份钱,不管钱多钱少,总归是钱,这家凑五十那家凑五十,不也是越凑越多么?

    “能咋办?先将就着呗,反正家里有吃有喝,永平也结了婚,暂时花钱的地方不多,再过个十天半月的,老大那几口工资就该发了。”老太太摆摆手。

    “老二,钱是不太多,可能也帮不上多少,你再去别人家碰碰运气试试吧,先让安海做了手术再说。

    林业局医院是咱这儿最好的医院,能在那儿做手术安海的腿肯定没事儿,赶紧去筹钱吧,别耽误了。”

    这话的意思谁不明白啊?其实就等于是逐客了。

    周二爷这一脸的不好意思,“那,那我先走了,谢谢大哥,谢谢嫂子。”说完,将钱塞在怀里,扣上帽子走了。

    周二爷前脚出了门,这边周老爷子就哼了一声,“要是依着我,就一分钱不给他。”

    周老太太瞅了一眼丈夫,笑了,“你啊,这时候又嘴硬,我要是不给他拿点儿钱走,你晚上还不得睡不着觉啊?

    得了,不管咋说你俩也是一个娘肚子里出来的,再咋地也是骨血相连。

    安海出了事,哪怕是街坊邻居呢,知道了还得去看看,你这个当大伯的一点儿不表示,传出去让人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