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乃木坂之生如夏花 > 第五十九章 实话
    原本打算在晚上和仲静树夏约谈的两个人因为担心整个过程会被其他成员听见,于是便决定将时间推迟到第二天白天众人都去公司练习的时候。

    桥本奈奈未在确认众人已经离开宿舍后,这才对着白石麻衣点了点头,两个人一同走进仲静树夏的房间。

    因为是休息日,电视剧方面也没有拍摄工作,仲静树夏便难得的睡了一个懒觉。

    等到她起来的时候,就看着白石麻衣与桥本奈奈未二人正坐在床边观察着她。

    “早上好,娜娜敏、麻衣样。”仲静树夏掀开被子,揉着眼睛。

    “早上好,咔酱。”

    “今天你们两个怎么还没有去公司练习?”仲静树夏疑惑的看向两个人,要知道平时白石麻衣与桥本奈奈未都是十分勤快努力的人。

    “今天…有点事情。”白石麻衣讪讪的笑着。

    “嗯?那我先去洗漱了。”

    “好。”

    结果等到仲静树夏出来,却发现两个人仍旧坐在原来的位置上。

    仲静树夏心里一个咯噔,不知道为什么有种不好预感。

    “麻衣样,你不是说今天有事吗?怎么还在这里?”

    “因为今天的事情和咔酱你有关。”桥本奈奈未冷不丁的开口。

    咕噜。

    “欸?”仲静树夏疑惑的看着二人。

    “咔酱最近的身体状况变得很差吧。”白石麻衣上前一步握住对方的手,焦急的说道:“我已经听Asuka说过了,你最近咳嗽得很厉害。”

    “阿,这个阿。”仲静树夏悄悄的松了口气,笑道:“可能是因为季节变换引起的感冒吧?不过我有按时吃药,已经快要好了。”

    “……真的是这样吗?”桥本奈奈未沉静的说道:“可是为什么昨天我们却在洗手间听到你的咳嗽声。”

    “娜娜敏。”白石麻衣担忧的看着二人,她原本打算慢慢切入主题,结果没想到桥本奈奈未直接了当的把事情给揭开。

    “昨天你们两个也在洗手间吗?”仲静树夏苦笑着,她没有怀疑桥本与白石跟踪自己,只是认为对方是凑巧听到,“我感冒是还没好,不过确实影响不大,你看我现在不就好好的站在你们面前。”

    “咔酱,我们是真的很担心你。”白石麻衣再次紧握住对方的双手,认真的说道:“不管遇到什么事,都可以和我们说,我们不是朋友吗?”

    “嗯…如果我真的有什么事的话,我一定会和你们讲的。”

    见到仲静树夏还想打着马虎眼过去,桥本奈奈未心中的怒火越积越多,一想到父亲离去的身影,她不想再一次感受到那种生离死别的痛苦。

    “那么这些樱花是怎么回事?!”桥本奈奈未打开放在一旁的盒子,里面摆放着被收拾得整整齐齐的樱花花瓣。

    “娜娜敏…你们在跟踪我?”看见樱花花瓣仲静树夏一下子就明白了在洗手间里并非是被偶然听去。

    桥本奈奈未不顾着仲静树夏苍白难看的脸色,红着眼继续说道:“是不是我们不把这些东西拿出来,咔酱你就准备用感冒这个理由一直搪塞我们。”

    “二月初可是不会有樱花绽放的,你该不会还想着说自己是偶然间摘到的樱花花瓣吧。”

    “我……”仲静树夏哑口无言。

    “我们不知道在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我们真的很担心你。”桥本奈奈未咬着嘴唇,眼中泛起泪花,“我知道你经历过很多我们不曾经历的痛苦,可是你之前不是说过要把所有的事情一次性告诉我们吗?不是说好了我们会一直站在你身边吗?”

    “娜娜敏……”仲静树夏为难的看着二人,双手拼了命的想要挣开白石麻衣的双手,“我…这一件事情上……我觉得自己可以处理,抱歉。”

    “咔酱!”白石麻衣丝毫没有放开对方的打算,迎着少女闪避的眼神,说道:“我们是真的想要帮你。”

    “……这件事情,抱歉。”

    “咔酱!”桥本奈奈未怒吼道:“为什么你就是不愿意和我们说实话。”

    “…实话。”仲静树夏看着桥本奈奈未,顿了下,“娜娜敏,有些事情不是我不愿意去说,而是我即使说了也没有用。”

    “可是现在警察…”

    “警察?”仲静树夏疑惑的看着白石麻衣。

    白石麻衣捂住小嘴,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看着已经没法冷静下来的桥本奈奈未,叹着气说道:“有警察怀疑你当初在体育用品储存室里被霸凌的真实性。”

    “……娜娜敏和麻衣样呢?”

    “我们当然是相信咔酱你。”白石麻衣毫不迟疑的说道:“只是光我们相信你也没用,这些事情我们必须解释清楚。”

    “这内什么好解释的。”仲静树夏摇着头,说道:“这件事情并没有任何偏差与欺瞒。”

    “可是其中一定发生了什么我们所不知道的事情。”桥本奈奈未向前一步,坚定的说道:“相处这么长时间,你每次想要含糊其辞的时候总是下意识的看向地下。”

    “娜娜敏……”仲静树夏张了张嘴,想要解释什么,突然一股强烈的瘙痒从喉咙处传来,“咳咳。”

    “咔酱,你没事吧。”桥本奈奈未连忙上前轻拍少女的后背。

    “咳咳咳!”想要逃离房间的仲静树夏被两个人的关怀所困住,剧烈的咳嗽使得她无法挣脱开来。

    “咳咳咳。”无力逃离的仲静树夏只能看着伴随着咳嗽声从嘴里吐出来的樱花花瓣飘落在地上。

    见此情景,即使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是天生怕鬼的白石麻衣还是忍不住的退了一步。

    只是看到仲静树夏眼中闪过的失落,白石麻衣这才回过神明白自己小小的动作造成多大的伤害。

    “咔酱。”桥本奈奈未虽然同样感到吃惊,却只是加大力度抱紧对方。

    眼见已经瞒不过去,仲静树夏露出苦涩的笑容,说道:“娜娜敏、麻衣样,你们愿意再听一个故事吗?”

    这一次,仲静树夏彻底的将整件事情告诉两个好友。

    “怎么会这样。”白石麻衣两眼无神的看着仲静树夏。

    “咔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我想过很多。”仲静树夏苦笑道:“不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可能在正式出道的那天,伴随着她们成佛,可能我就真的要消失了。”

    “咔酱…”

    “可是我一点也不伤心,因为原本应该死去的我还能够在这一段时间里遇到你们,对我而言真的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幸福。”

    “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