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三国:从我被蔡文姬救回家开始 > 第六十五章:竹影点鸳鸯,星夜定爱人
    韩茂刚迈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他回身看向蔡琰,有些意外道:“昭姬,怎么了?”

    他心中惊疑不定,想不明白,昭姬叫住他是想做什么?

    “我也有礼物送给你。”

    蔡琰一脸羞涩的温声道。

    她匆匆关上门,背在门后,心砰砰直跳,只觉得自己大胆之极,脸上发烫,心里跟喝了蜜似的甜。

    好一会,她才平静下心情。

    莲步微移,她来到案几前,放着七个盒子,每一个装着一幅画。

    她在七幅画中,取出了那副她非常喜欢的画作,她又痴痴的,看了好一会!

    闺房外。

    韩茂耐心等待,心中激动无比,心神荡漾。

    他一脸抑制不住的喜色,嘴上呢喃着:“礼物?会是什么呢?”

    他现在满满的期待,他真想不到,多才多艺的蔡琰,短短这一会儿,会给他准备什么惊喜礼物?

    等等,这岂不是说,蔡琰早就给我准备礼物了?难道是香囊?绣帕?

    韩茂胡思乱想着,他脸上的笑意,越发浓烈了,他越来越期待起蔡琰准备送给他的礼物。

    就在这时,闺房门,打开了一道门缝,里面递出一个长盒子。

    就听蔡琰清脆的声音传来:“德明,这个送给你。”

    “这是?”

    韩茂一脸诧异的,接过长长盒子,他第一时间在心里否决了香囊,绣帕之类的东西。

    他正准备打开一观,看看里面放的什么?

    就被蔡琰阻止了,他就见蔡琰一脸羞红,急切对他道:“德明,你拿回去再打开看,好不好嘛?”

    他一阵恍惚,看着蔡琰这般小女儿姿态,好似在他面前撒娇的模样,他还能说什么?

    自然满足蔡琰这个小小要求了,他点点头,大声道:“好。”

    而后,他将盒子小心的抱在怀里。

    这是蔡琰回赠的礼物。

    乃是他此生,收到第一份,他喜欢上的女子的回礼。

    二人又在门前,聊了一会,而后依依不舍作别。

    蔡琰关上房门,她取出用手帕包裹的胭脂盒,她定睛看着这块手帕越看越熟悉。

    忽然,她睁大眼,瞳孔微缩,一脸不敢置信的,捂着小嘴呢喃道:

    “难道真的冥冥之中有天意吗?不然,怎么会这般巧?”

    这块被韩茂用来包裹胭脂盒的手帕,正是那天在石亭中,她见到韩茂落泪,取出来给韩茂擦拭眼泪。

    而后这手帕她就再也没见过了,她还以为被韩茂给丢弃了,何曾想,以这样情形出现?

    她明显能看出来,这手帕应该被韩茂小心呵护,洗的很干净。

    她感受到手帕上面的余温,似乎上面还有她心上人韩茂的气息。

    她脸色红润无比,让人觉得这余温和气息,似乎比买来的胭脂更贵重。

    这一刻,颇有一种买椟还珠既视感。

    而韩茂可不知道这些,他怀揣着激动心情,脸上洋溢着幸福之色。

    他紧紧抱着长长盒子,大步流星走回自己住处,沿途遇到府上下人,向他打招呼,他都是笑眯眯回应。

    掩盖不住,他的喜悦开心之情,遇到他,每个跟他打招呼的人,都能感受到他的欢喜。

    那是一种恋爱的味道,甜美之极。

    他回到房间,打开盒子,一看,原来是用缣帛画的一幅画,就单单这缣帛价格,就能比之他买的胭脂了。

    而后,他摊开画,看到上面情形。

    他呆了呆,揉了揉眼睛,不可思议,惊呼道:“不会吧?这么巧?这难道就是心有灵犀?”

    他跟蔡琰一样,心中越想,越是觉得,就是他想的这样。

    今晨,他心血来潮,用那晚石亭中,蔡琰给他擦拭眼泪的那块。

    他洗干净小心收好的手帕,包裹着胭脂,揣在怀里,送给蔡琰,这样不显眼,比较方便。

    但,蔡琰的回礼,这幅画显然是蔡琰亲手画的,字也是蔡琰的字。

    更何况,除了蔡琰旁人也不知道他们相处的情景。

    至于,蔡邕也知道,他在看到娟秀字迹的时候,就被他下意识忽略了。

    画的内容,赫然就是他们在月光下,石亭中,他用那手帕擦拭了泪水后。

    他在月下弹琴的场景,蔡琰在一旁侧耳听,唯一就是不同,就是两人手连在一起。

    当然,这是蔡琰画的画作,也充分表达了蔡琰对他的真挚感情,不是吗?

    而这般似乎两人想一块,巧合的不能在巧合的事情,又教他怎么不连连惊呼,心有灵犀呢?

    说来,他借机巧妙用送胭脂,归还那块手帕,而不是直接还回去,就怕蔡琰难为情,不好意思要。

    毕竟,被他用过了,他还不知道,蔡琰眼下把他用过的手帕当做宝呢。

    这也许就是恋爱中,对方的东西,都是最好的。

    韩茂无比喜悦的,看了一遍又一遍,画上他们二人牵手的情景。

    他还不知道,这牵手的场景,能出现,来的也非常巧合。

    他脑海中,情不自禁幻想着,他早点和蔡琰成亲,他们二人就能真正如画上一般无二,乃至更亲密了。

    他看着画,痴痴的笑着,一如蔡琰看着画,痴痴的笑。

    过了好一会,他看着那行娟秀的字迹:“月下弹素琴,亭中遇知音。”

    “只有一句,倒显得有些美中不足。

    难道昭姬是要我补一句上去吗?

    唔,还真有可能,我想想,这难不倒我,那我就添一句!”

    他想了想,取来笔墨,在一旁写下:“竹影点鸳鸯,星夜定爱人。”

    思索了半天,韩茂终于写下了,他勉强满意的后半句,表达他的心意。

    ……

    在雒阳西北方向的孟津县。

    这里乃是汉灵帝的陵墓,又为文陵,墓冢高十米,周长三百二十米。

    此时,一千多西凉兵甲,牢牢的包围了这里。

    董卓很重视汉灵帝墓,或者说,他眼热汉灵帝生前,卖官鬻爵积攒的大量,随陪其陪葬的珠宝。

    因此,他不但派了韩馥来,还有他的心腹女婿李儒,一同负责挖掘汉灵帝之墓事宜。

    而韩馥之所以有这趟苦差事,和他掌管兰台秘书有关。

    兰台秘书,自然也存档,记录着汉灵帝墓穴构造了。

    这份秘档,本是将来在何太后薨后,合葬之后,再行销毁的。

    先前他把兰台秘书的管都交给了董卓,但董卓为了暂时不教这事,被别人知道,而派他一起来。

    实际上,他来此,只是掩人耳目,不管事的,真正管事是这个李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