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唐:李二偷看我日记本 > 第62章 输了的请吃火锅
    要是李奇知道聂隐娘会这样胡思乱想。

    一定不会叫隐刃了。

    叫个战狼都行。

    目前隐刃小分队满打满算,只有九人。

    李奇知道,这九人,未来很有可能就是这支小分队的骨干力量。

    聂隐娘早已介绍过李奇的主人身份。

    李奇走到院子中,道:

    “大家好!”

    “你们都是隐娘千挑万选出来的汉子,我让隐娘找一百个人,可是她却只找回你们七个。”

    “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因为出色的人太少太少!”

    “但是,在我看来,即便是你们,也还不够出色!”

    “别不服气。”

    “谁要是能打败我,我可以让他不接受训练,甚至,把队长一职给他!”

    “有人吗?”

    现场鸦雀无声。

    开玩笑,队长可是说过,连她都不是你对手。

    我们上去自取其辱吗?

    李奇满意的点点头,然后继续道:

    “我的训练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身体素质训练!”

    “第二,特种作战意识训练!”

    “第三,团队协作训练!”

    除了第一个能听懂,后面两条,大家都有点懵。

    不过也没人发问。

    反正,要懵肯定是一起懵的。

    没看到队长也皱着眉头吗?

    三天之后,这些人终于明白了什么是身体素质训练。

    不,那不叫身体素质训练,那简直就是魔鬼训练好吗?

    魔鬼都要比殿下面目可爱一些。

    就连聂隐娘和薛仁贵,心中也是惊骇不已。

    殿下哪里学来的这稀奇古怪的训练之法?

    虽然痛苦,但是不得不说,有奇效!

    若是坚持这种训练,不出一年,这几个人在任何条件下都能存活下来。

    而且,抗击打能力和侦察、反侦察能力都将超强。

    在战场上,的确是一个很可怕的存在。

    这也让薛仁贵坚信了自己的选择。

    跟着殿下,果然能学到东西。

    李奇并没有天天蹲在训练基地,那样容易走漏消息。

    他第二天就回到国子监。

    继续上课。

    毕竟,李奇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上课。

    学习四书五经、学习君臣礼仪、学习朝纲朝纪。

    刚到学堂,便看见长孙冲悄咪咪的走过来:

    “殿下,你昨天咋没来?”

    李奇随口道:

    “拉肚子了。”

    “你不知道,昨天你不在,默默把你的战绩宣扬了一通。结果有人不服。”

    长孙冲似乎颇不以为然:

    “居然说你文质彬彬,怎么可能会武功?”

    李奇眉头一皱:

    “默默把我会武功的事情说出去了?”

    长孙冲意识到不妙,忙道:

    “啊!”

    “殿下,这个……不要紧吧?”

    紧……

    倒是不怎么要紧。

    李奇耍剑,原本就是瞒不住的一件事。

    不过大部分人听到这件事,只会以为是小孩子家家爱玩。

    不会有人真的以为自己是个武林高手。

    但是这么一宣扬……

    纸恐怕就包不住火了。

    李奇问道:

    “是谁不服气啊?”

    长孙冲想了想,还是说出道:

    “侯将军的儿子,侯定远!”

    李奇:“哪个侯将军?”

    长孙冲:“满朝文武,还有第二个侯将军么?是陛下的得力干将侯君集将军!”

    哦?

    是这号人物啊!

    侯君集和父皇的关系可不咋地。

    玄武门之变前,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一直都是前太子李建成的人。

    甚至怂恿太子除了李世民。

    若不是看他还有些军事上的才能,他侯君集能保住今天的荣耀?

    不过,这人是反骨仔。

    下次见到父皇得提醒一下。

    大哥李承乾之所以造反,背后就是这个侯君集在撺掇!

    想了想,李奇道:

    “走,去看看。”

    一处假山前,程处默和侯定远仍然在唇枪舌剑,讨论的焦点无非就是李奇能不能打过薛仁贵。

    侯定远自然是不信的:

    “二殿下年纪轻轻,从未习武,别说和江湖中人过招,就算是你,他也未必能打过!”

    “你放屁!”

    程处默急道。

    “三个我加在一起,也不会是二殿下的对手。”

    李奇站在背后,出声道:

    “默默,虽然说谦虚使人进步。但是,你也别太谦虚了。”

    这声音一出,场上众学子纷纷转过身来。

    正主来了!

    李承乾快步走了过来。

    他心知李奇的脾性,待会一言不合,准要打起来。

    在国子监打架斗殴,性质那是相当严重,绝对要被父皇请去喝茶的。

    “二弟,切莫冲动。”

    李奇:“大哥放心,好说好说。”

    冲动是不可能的。

    经过和聂隐娘、薛仁贵的切磋,现在李奇对自己的剑法有了较为清晰的认识。

    准确来说,他的确是个高手。

    系统大爷没有骗他。

    一剑西来,大家莫能御。

    至于是不是全天下莫能御,还有待验证。

    但是不管怎样,对付一个侯定远,绝对不需要冲动。

    见着李奇沉稳走来,侯定远有些心慌。

    他见礼道:

    “参见二殿下。”

    李奇淡淡的道:

    “学堂之中,没有尊卑。只有师生之礼,我又不是你的夫子,不用参见我。”

    这第一句话,就透着浓浓的火药味。

    侯定远咽了咽口说,道:

    “好。既然殿下如此说,我也不藏着掖着了。程处默拍你马屁,说你一剑击败江湖高手,我是不信的。”

    “夫子曾教导过我们,要言之有实,不能虚言。”

    李奇点点头:

    “夫子说的对,默默说的也对。”

    他突然想到,火锅店开业,自己还没去捧场过。

    如果有人肯请客,请自己到自己的火锅店任性消费一回,未尝不是一件美事啊!

    侯定远怔了怔,回过神来,道:

    “殿下的意思是,殿下真的击败了一个江湖高手?”

    “害,可能是我的运气好吧!”

    李奇摊摊手。

    相当于是承认了这件事的真实性。

    他指着侯定远,道:

    “你不相信呢,也很正常。别说你了,你就问问我大哥,大哥,你信吗?”

    李承乾莫名被cue,还没反应过来。

    想了一下才道:

    “这种无稽之谈,我自然是不信的。”

    李奇耸耸肩:

    “看见没,正常人都不会信。”

    “不过嘛,定远同学,你有没有兴趣和我打一个赌?”

    这个赌字一出,李承乾就知道,侯定远要输。

    不管赌什么,侯定远都必输无疑。

    二弟行事从来不讲章法,他提出打赌,绝对是有必胜的把握。

    侯定远这个时候自然不能退缩:

    “好!不知道二殿下想赌什么?”

    李奇:“嗯,我听说东市新开了一家火锅店,咱们就赌谁输了,谁请大家去吃火锅,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