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柯南世界的替身使者 > 第五十一章 替身使者之间的不同
    “啊……头疼……”

    关斗南抬手按在自己的太阳穴上,抚平上面正在剧烈跳动着的青筋。

    刚才他注意到贝尔摩德在察觉到混乱的时间问题的时候产生了明显的恍惚感,这和他以及三成正人之间存在很大的不同。因此便想要以此为契机,搏一搏,试试看能不能逆转局势,发动了【映照】能力。

    这次他的问题是【贝尔摩德听到日期的信息会恍惚,而我和三成正人则不会的原因】,想要看看能不能用这种办法让贝尔摩德继续恍惚,甚至晕倒什么的。

    能力发动的时候和平时没有任何不同,只不过为了隐蔽,关斗南让替身小黑出现在了他所躺的位置的地底。这样它“融入”自己身体的时候就不会被发现,能够悄无声息地发动能力。

    然后,他就差点被得到的信息搞疯,大量信息在一瞬间涌入脑中,刺激着他的神经,甚至直接超出了大脑的处理上限,造成了类似羊癫疯发作一般的表象。

    【的,ger,的,他h,n,r,如2,4,今,e,恩,3,6,洱海6,8,娃儿,粉,pi,e66gh,jde,wob,eo,fb,o……】

    他的大脑中充斥着混乱与扭曲,毫无规律与逻辑可言的碎片形状、声音、文字。倒是有些像所谓的“不可名状”的克系风格,但又不全是。

    冷静下来想想,比起什么“不可名状的呓语”,反倒是更像那种在视频网站上随机抓取一百万个毫不相干的视频,随机截取里面的一两帧,然后把它们叠加在一秒钟之内全部播放出来一样,是极致的混乱与无序。

    在大脑的一片混沌中,关斗南也终于抓到了想要的内容。

    【在错综复杂,纷乱无绪的信息背后,似乎存在着一道看不清形状,甚至连是人是鬼都无法看清的影子。从这道影子中分离出了什么,进入了贝尔摩德的体内。】

    【融入那东西后,贝尔摩德身后猛地出现了一道黑色的“幕布”,这幕布覆盖在她的身上后,它的外表在一瞬间内改变了许多次,男、女、老、少,千姿百态。】

    【那道看不清的影子颤抖起来。】

    【纷乱的信息碎片中,一棵树的叶子在四天内变黄、发芽、落下、变绿。】

    待巨量信息的冲击过去,关斗南恢复了理智后,便开始分析这些得到的信息到底代表着什么。

    首先,是那些纷乱复杂的信息,它们并不是作为【映照】的产物,更像是背景一般的存在,而那隐藏在这些信息之后,或者说它们的“源头”,则是那道看不清的影子。

    虽然没有绝对的把握,但关斗南认为这道影子大概就是在《名侦探柯南》原作里二十多年都没有正式出场,神秘至极的那位组织的“BOSS”。

    而他的能力,或许就是将时间变得“混乱”——只有相对的昨天、今天、明天、一周前、一年前,而这些相对的时间并不对应具体的日期数字。

    但令人细思恐极的是,几乎所有人都意识不到这一点,无论是他的同学、电视上看到的人物、报纸上看到的国际新闻。这么看来,那个组织的BOSOS,他能力的范围或许是全霓虹,甚至全世界。

    就目前他看到的东西来说,能够避免这种意识上的影响,清楚发现日期的混乱现象的,只有他与三成正人这两个替身使者。虽然不知道三成正人的替身能力到底是什么时候觉醒的,但之前听那些辣妹们聊都市传说的时候“被拍肩膀的窗户”传说似乎在三四个月之前就已经流传开来,或许也是自己觉醒的。

    再加上刚才发动替身能力【映照】所看到的画面,贝尔摩德从组织的BOSS那里得到了某样东西,便觉醒了替身能力,关斗南大胆做出这样一个推测:

    替身使者,尤其是靠自己自然觉醒了替身的替身使者,能够一定程度上豁免BOSS对于时间混乱的意识影响。这一点他准备去找被抓起来,应该也是自己觉醒能力的濑羽老头验证。

    但贝尔摩德这个“替身使者”与三成正人和自己不同,并不是自然觉醒,而是被那道看不清的影子,被组织的“BOSS”以某种方法人工制造出来的。也正是因为她的“人造”特性,反而无法和关斗南这类原生替身使者一样免疫BOSS的意识影响。

    如果把它当成那种魔头给手下在身体里种下的力量种子,虽然能增加实力,但在另一种程度上也是一种监视的手段或是禁制,一旦发现不妙就启动自毁程序什么的。

    于是,关斗南便试着利用这种“禁制”,故意引动贝尔摩德身上的这种不知是BOSS有意还是无意设下的小机关,结果竟出乎他意料地好。

    贝尔摩德被这种机制搞得似乎处于精神崩溃的边缘,连手中的枪都被关斗南轻易夺走。为了避免打了小的引来老的这种玄幻小说经典套路,关斗南决定贯彻作为一名替身使者的优良传统。

    “你给路达呦(快快逃跑啊)~”

    虽然说着是要逃“跑”,但被贝尔摩德变身壮汉后的那一记重拳外加使用替身能力【映照】出的大量无序信息的冲击着实是狠了点,现在的他只能勉强扶着墙站起身来,拖着双腿逃走,样子着实是不怎么好看。

    “你……站住……”

    垂下来的金发遮住了脸庞,看不清她的表情,甚至看不清她是否还有一张正常的脸。但贝尔摩德在察觉到关斗南想要逃走时,却硬是顶着浑身的僵硬与抽搐,几乎是在地上爬行着追向他。

    “喂,不是吧……”关斗南忍不住呲了呲牙,倒吸了一口冷气——一方面是身体各处传来的疼痛着实剧烈,一方面也是感叹于贝尔摩德的难缠。他摸了摸用衣袖作为阻隔,右手拿着藏在外套口袋里的手枪,扭头看了一眼贝尔摩德。

    “切。”

    关斗南咬了咬牙,收起手枪,继续沿着墙向一边跌跌撞撞地逃走。

    “你别追了行不行?就当没有见过我,我也没有见过你,不好吗?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我虽然有点正义感过剩,但也知道什么时候该明哲保身。你们组织就当我不存在不行吗?我又不是傻子,和你们作对没有半点好处。”

    关斗南口中骂骂咧咧地服着软,但依然能听到身后贝尔摩德勉强移动发出的声音,不禁狠狠吸了一口气,向前加速跑了几步。

    虽然他们这么又追又逃的,但实际上也没跑出去十几米去。也不知道是运气还是什么,居然没有一个闲得没事做的路人恰好路过此处。

    “再说一遍,我可不是那种正义感过剩的家伙,之前不想杀掉三成是懒得杀他。现在要不是你死要不是我死,你逼急了我也……”

    关斗南狠下心来,从外套的口袋里摸出手枪,正要转身瞄准贝尔摩德,却被从正面扑来的,不知何时已经追上他步伐的贝尔摩德野兽一般扑了上来,直接用身体将她压倒在地。而那把还没来得及拔出的手枪也就这样被撞歪,又被她用身体限制住了就这样顺势开枪的空间。

    “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