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戏精夫人身娇体弱,得宠着! > 第039章 他又急了..
    “自然是安大监。”

    两人的话语虽然说的声音不大,但还是被人插了进来。

    这声音还带着些稚嫩,语气之间却有着满满的骄傲。

    “书雨公主。”苏九娘见到来人,心下略一思量,便施礼道。

    周晚意跟在身后,虽然还未反应过来,但也跟着苏九娘拜了一拜。

    “你是谁?竟然知道我?”

    小姑娘面相十分柔顺,但说起话来却始终带着棱角,这种凌厉气势,像是与生俱来一般,潜藏在她乖巧的外表之下,让人沐在其中,竟有一种特殊的萌感。

    苏九娘亦不胆怯,平铺直叙式的解释道:“臣妾乔府乔苏氏拜见公主。”

    “公主一身华贵,又在宫中行走肆意,身份并不难猜。当今陛下虽嫔妃如芸,子嗣却屈指可数。晋王算是一个,另有环翠公主已远嫁凉国,还有尚在襁褓的花朝公主,如今宫中尚未及笄的公主,便只有不常出现的书雨公主您了。”

    “乔苏氏?人倒还机灵。”书雨公主毕竟还是个孩子,少年老成也装不了太久,听了苏九娘的解释,面上转瞬露出了笑意。

    “我听你们刚才在讨论莲贵妃,难不成那莲贵妃又闹出了什么幺蛾子?”

    莲贵妃做为她父皇的宠妃,又是安林手下的人,每次想起她对安林回禀问题时,说起话来那莺莺燕燕的做派,书雨公主就厌从心生。

    “那倒也不算,只是贵妃与皇上的床帏之乐罢了。”

    苏九娘说的不甚明显,但书雨公主却听的连翻白眼。

    御花园里什么调性,书雨公主自是清楚无比,更何况是莲贵妃那个媚鬼一样的女人。

    “父皇早晚得让女人掏空。”

    说着,书雨公主再次看向了苏九娘,嗤笑了一声,“你长的这么美,我劝你还是少进宫里来走动比较好。”

    “是,多谢公主提点。”

    苏九娘拜别了书雨公主,两人才总算离开了皇宫。

    路上马车之中,周晚意换下已经脏了的丫鬟衣服,心下仍是有些悸惶。

    “那书雨公主怎么跟个鬼一样,出没起来悄无声息的。”

    这一点苏九娘也早在书雨公主出现时注意到了,但现下却只是紧皱了眉头,并未回复周晚意的话语。

    她与周晚意皆身负不凡武艺,按理说有人靠近,她们自然不会毫无察觉,但这世上总有例外。

    传闻这世上有人生来就根骨奇佳,步伐轻盈无声,是修炼离恨十三天的绝佳炉鼎。

    离恨十三天。也是她身负的压轴绝杀。

    可惜她身为女子,对离恨十三天的修炼本就艰难,这么多年,也只是勘破三重而已。

    苏九娘下意识地张开左手,而后又慢慢收紧。

    周晚意终于换好了自己的衣服,话语仍旧喋喋不休,“我听说那个书雨公主一直被养在青木殿,鲜少出现在人前,今日突然出现,竟是这么神出鬼没的,真是吓了我一跳。”

    “青木殿?”苏九娘重复了一下这个重要的信息。

    “对,就是安林住的地方。”周晚意撇撇嘴,刻意压低了声音,“听说安林虽是个阉人还想当驸马呢,所以才一直把这个公主养在身边,长大了估计就是他的对食了。”

    周晚意说着八卦,面上终于又活络起来。

    苏九娘默默听着周晚意的话语,心思却去了别处,脑海中不禁又浮现出书雨公主的面容。

    今日她故意给书雨公主留下好印象,日后若是再见,总归是方便一些的。

    苏九娘的左手终于松开,面上也恢复了常态,仿佛刚才的心中百转都未曾出现过一般。

    “宫里有很多太监宫女对食,以安大监如今的地位,若真想要个公主做伴,也不是不可能。”苏九娘无所谓地说道。

    虽未与安林真正见过,但凭安林平日里的名声,和今日苏九娘在莲贵妃处所历,苏九娘心中便已悄然把安林划做了一个不可接近之人。

    车马刚至乔府门前停下,苏九娘还未从马车中起身,车帘子便被人骤然掀开。

    乔秉渊急切的眼神把苏九娘全身打量了一遍,碍于周晚意还在一边,这才缓缓把帘子放了下来。

    “...莲贵妃是不是又为难你了。”

    车帘外,乔秉渊的声音仍旧有些喑哑,却满含担忧。

    苏九娘缓步走下马车,见乔秉渊背立在一边。

    阳春三月,他后背的衣衫已是尽数湿透,汗气仍在空气中蒸腾,显然是在策马狂奔之后,还未来得及停歇。

    “有晚意在,我自然是没吃亏。”苏九娘默默垂下眼眸,尽量不再看乔秉渊那汗湿的后背,手下牵着周晚意,一道站在乔秉渊身前。

    话语间尽是对周晚意的力推,惹得周晚意脸颊一阵绯红。

    “他们果然又想伤害你!”可乔秉渊的关注点却有点偏,双手抓住苏九娘的双臂来回又将她打量了数遍才罢休。

    终于确认苏九娘确实没事,这才想起对周晚意低声道了句,“多谢。”

    这一刻,周晚意满心满眼里都是乔秉渊,哪还顾得其他,只要他肯再跟她说话了,那便是天塌了都比不了的。

    “秉渊哥哥放心,我会一直替你保护九娘的。”

    “傻瓜。”苏九娘看着周晚意羞涩的样子,也忍不住轻笑一声,推了她一下。

    这个傻乎乎的姑娘,以往里虽蛮横跋扈,但如今却是真正的相信于她,把她当成了姐妹。

    苏九娘眉眼含着薄笑,眼底却在自己都不知道时,悄然流过丝丝纠结与不忍。

    “夫人,你没事吧?”此时,一个男孩的声音带着急切。

    原来大门前的动静早就引来了府中众人,一直将养在府中的乔生和言生也跟着乔安跑了出来,此时两人也正关切地看着苏九娘。

    “乔生。”苏九娘对乔生招了招手,待两人过来,把兄妹俩拉到了身边。

    “今天多谢你了。若不是你及时跑去带周小姐过来,我一个人可能真应付不过来呢。”

    其实府中也不是没有其他人,但苏九娘有她自己的计较。

    这乔府之中,毕竟不是她的地盘,而府中的人也只有乔生和言生俩兄妹,对她来说才是毫无背景的。

    这是她第一次试探乔生,而他的表现,苏九娘很满意。

    “乔生是夫人救的,又蒙夫人不弃,将我和妹妹养在府中,乔生和言生一辈子都愿意给夫人当牛做马。”

    说着,乔生拉着小言生一起,叩在苏九娘面前。

    小言生原本瘦弱的身体,经过这几天的将养,明显好了很多。

    眼神中也不再是那样空洞无物,此刻看着苏九娘,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已带着闪烁的童真。

    “言生喜欢姐姐。”尽管说话还不是很清晰,也分不清身份辈分,但言生脆生生的话语,还是让此刻的氛围缓和了不少。

    乔府门前,终于在阴云过后,换来了短暂的欢笑之声。

    而此时宫中好不容易被宫人背回丹辰殿的白沐辰,却因为肩膀脱臼,疼的满头大汗,另一只手死死抓握着被褥,承受着老太医的诊治。

    “陛下,老臣不是叮嘱了您,今日一定要卧床休息的吗,你怎么又...”

    老太医好不容易给白沐辰正了骨,面上尽是担忧。

    “瞎叨叨什么玩意!再叨叨寡人把你们全砍了!”此刻白沐辰仍是疼的紧,哪还记得老太医之前的叮嘱。

    一句话便把老太医堵的没了话,只得看着白沐辰暗暗叹气。

    “皇上莫气,龙体为重。”莲贵妃适时端过来一勺汤药,樱口微张,带着清香的气息扫过碗中浓黑的液体。

    香气飘过老太医的鼻尖,老太医警惕地抬眼看向了莲贵妃,可他接着扫过皇上那一脸迷醉的表情后,又无奈地低下头,默默退了出去。

    殿内没了旁人,莲贵妃话语间更是肆无忌惮。

    “依臣妾看,那苏九娘如此嚣张,也不过是背靠乔秉渊罢了。”

    “若是她没了乔秉渊做后盾,到时候耐不住寂寞,还不是得乖乖顺了皇上。”

    本书首发来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