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书后我在年代文里躺赢了 > 第19章 代班?
    “周婶好!”姜糖这人就是,只要对自己友好的人,那该有的礼貌还是得有。

    周文芳瞧着姜糖的模样就觉得喜欢,这闺女不仅帮忙送自家男人到医院,还忙前忙后的,隔壁的病友瞧见了,都说自家闺女都没这么贴心呢。

    周文芳上前热情招呼道:“小姜啊,你真是个心地善良的姑娘,这次谢谢你帮了马大叔。”

    而姜糖觉得自己花了这么多时间,又费了这么大的劲,心里不客气的收下了她的感谢,可话不能说得这么直白:“周婶,我们都是革命同志,这点忙不算什么,看到了就应该帮。”

    “瞧你这话说得,别人哪会像闺女你这么忙前忙后啊,我也不说什么了,闺女,以后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就来找你周婶我和你马大叔,我们会帮你的。”周文芳一脸诚恳的说着,想着以后定要好好报答着闺女。

    却没料到姜糖笑吟吟的说道:“马大叔,周婶,我确实有事要你们帮忙。”

    这梯子来得还真是时候。

    此话一出,周文芳和马文军忽然怔住了,心想这闺女难道是想让他们帮忙,才会这么照顾马文军的吗,一时间心里有些不悦,脸色的热情也少了几分。

    人都是这样的,如果对方是诚心的想帮忙,那就会觉得对方人真好。

    可要是对方抱着目的才帮的忙,那心里就不会有这么感激了,并且对那人的印象也会极差。

    “闺女,你有什么事就说吧,我们能帮就会帮的。”周文芳干笑说道,就算这姑娘是有目的,但她还是帮了老马,可这次过后,他们一定要离这姑娘远远的。

    姜糖并不在意他们会怎么想,反正只要告诉她想知道的消息就可以了,因为都是萍水相逢,以后也不会见面。

    双方心里都是这么想的。

    “也没多大事,我就是想跟你们打听打听这周边的招工情况,因为我想找份工作。”姜糖直言道,如果有一份工作的话,那自己以后的东西都有了合理的来源。

    想象美好,现实残酷,如果工作都这么容易找的话,那也不会轮得上她这个才上了一年初中,又没有背景的小胖妹。

    马文军和周文芳闻言四目相对:“……”

    原来这闺女要他们帮的忙就是打听个消息啊,搞得他们还以为这闺女……

    两人随即释怀的露出了笑容,是他们以己度人了,这闺女还是好闺女,人家根本就没想着要讹他们,全都是他们想多了。

    周文芳十分热情的拉起姜糖的手说道:“闺女啊,这件事我会帮你办妥的,你就放心吧,就是现在这工作岗位有点少,可能你要等上一段时间了,但你别着急,你马大叔在鞋厂上班,我在纺织厂,认识的人也多,要是打听到消息了就跟你说。”

    姜糖闻言,原来这两口子不在一个长上班啊,那这就更好办了。

    因为她知道,这厂子里如果招人,都是内部通知的,根本就不会通知外面,而那些很少出门的乡下人更是没有消息来源,就只能一辈子呆在乡下干农活了。

    所以这招工信息也十分珍贵。

    “好,那就谢谢周婶和马大叔了。”虽然姜糖有些失落没能找到工作,可也算是有了点希望。

    而马文军则是背靠在床头沉思着。

    刚才他和媳妇误会了姜糖,虽然没明说,可心里多少还是有点过意不去,觉得这么善良的一个姑娘,被他们想着这么坏,在听到她提出的简单要求,自然是马上答应了。

    并且他现在腿摔断了不能行走,至少要卧床休息三个月,暂时不能去上班了,这就有点不知如何是好了。

    但还是要跟媳妇商量一下才行。

    “小姜啊,得麻烦你去帮我打点水来了,我有点渴,谢谢你了啊。”马文军有些不好意思说道,这也是无奈之举,因为姜糖在这,他们有些不好商量,所以就只能先把她支开了。

    姜糖见此当然看得出来,马上就拿去水壶离开病房了,给他们两人留空间。

    “你想说啥?”都说夫妻之间最了解彼此,连姜糖这个外人都能看得出来,周文芳不可能会看不出来。

    马文军说道:“就是,我这腿不是受伤了嘛,要休息三个月才会好转,这样的话那我暂时就不能去上班了,要找人代班才行,你说对不对?”

    “是啊。”老马说的没错,正好周文芳也不想让他带伤去上班。

    “咱们儿子还小,还要去学校,代班是不能让他们做的了,找亲戚也不是不行,但后面的事就难说了。”两人都不禁叹了口气,他们家的那些亲戚个个都是白眼狼,代班是可以,但估计代着代着,工作就会成他们的了。

    周文芳瞥了一眼马文军,也知道他肯定是想到了办法:“你有什么主意,说说看?”

    “如今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你我都知道这工作有多难找,而小糖她又是乡下户口,想要在这找份工作那就更难了,我就琢磨着,能不能找小姜家里人帮我去代班,这也算是报答了小姜的恩情,然后亲戚那边,我们可以用救命之恩这个借口,让他们闭嘴,岂不是两全其美?”

    马文军小声的和周文芳说道,说完后一脸骄傲的看着她,像是个要表扬的孩子一样。

    周文芳确实是给了他一个大拇指,这个办法不错啊。

    没多久后,姜糖去打水回来了,两人就在姜糖面前说起了代班这件事,可他们并没明说让姜糖找人代班,而是说他们需要找一个人能帮代班,吃得了苦就行。

    姜糖顿时明了,原来他们刚才把自己支出去就是在商量这事啊,但是她想了想,原本自己是来找工作的,但没想到会遇到这事。

    每个月能有20块钱,还能不用票就能买到有瑕疵的鞋,虽然姜糖觉得有点少,不太满意,但瞥到一旁那些人放光的眼神,这才想到自己不能用以前的眼光,来看待这个时代的物价。

    中午时分,在镇医院的小小病房内,骄阳的两道光柱透过窗口散落在房间内,染上了一抹橙黄。

    “马大叔,周婶,能让我爸去吗,我爸就挺合适的,他为人老实,做事不拖话也不多,也吃得了苦,去到了厂里,是绝对不会给您惹事的。”姜糖眨了眨眼看向马文军,额头上的一撮天生卷碎发也跟着她的动作摆动的,略显调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