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异界崛起之我有帝国系统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倭寇(五)
    “李百长,话可不能这么讲,俗话说得好,‘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眼下大敌当前,我等大明百姓又怎可待在安全的地方,坐视诸位军爷浴血沙场而无动于衷呢?”望着身穿红色棉铁甲的李安福李百长出言拒绝了自己的要求,康林也不生气,只是没皮没脸的继续和他打着哈哈,

    “李百长,李百长,再者说了,多个猴儿还能多上三分力呢,更遑论咱府上的小伙子个个身强力壮,龙精虎猛的,定会有用的着他们的地方,您就把咱们留下吧……”

    “康爷,您就不要为难在下了,再说这事咱也做不得主,需得请示把总大人才能给你答复!这样吧,横竖您现在没事,不如去找把总大人问问如何?”见康林实在热情,李安福也不好一味的推辞拒绝,只得请他去厢房找自己顶头上司郝大通问问,是否可以留在院墙上观战,至于帮忙打仗,他可没那么大的心,敢把这些没有任何战斗经验的民壮放在第一线和凶残的倭寇玩命,他还害怕枪炮一响,这帮胡吹大气的乡下把式心生畏惧,进而一哄而散,坏了自己大人的全盘部署。

    “问我什么呀,李百长,本官先前不是将此间大小事宜尽皆交于你负责么,缘何这等小事还要过来询问于我?人家康大老爷坐拥万贯家私,千顷良田,都能甘冒矢石,无惧生死,率领自己的家丁护卫来为咱们摇旗助威,咱们作为堂堂的朝廷官军,负有保家守土之责,自然不能拒绝人家的好意,不仅不能拒绝,往后咱们还得联名上书,为其申领义勇之士的旌表,赏赐,方才能答谢他们的援助之恩!更何况眼下敌众我寡,咱们困守孤城,手头哪怕就是多上任何一分力量都是好的!是以,莫说康老爷手下的家丁护院们个个身强力壮,孔武有力,正是咱们眼下最需要的有力臂助,便全是一些老弱病残,凑数打酱油的,咱也得咬着牙承人家的情;再者说了,所谓,‘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咱们这把总署要是真的守不住了,他康老爷到头来能有什么好果子吃,还不是逃不过一个死字,倭寇土贼可不会管你是不是良善人家,巨商大贾,只要被他们寻着机会攻破了院墙,杀将进来,在场之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得为咱们陪葬!是以,他们想上就让他们上吧,说不定有了这帮生力军的帮助,咱们还能多支撑一段时间,等到周边的兄弟部队来替咱们解围……”

    康林这边正在和李安福百长软磨硬泡,讨要近距离观察倭寇,马马特海盗的机会,下一刻,与手下百长完成勾连交结工作,再次小赚了一笔的郝大通就带着满脸的笑意同意了他的要求!在其看来,大敌当前,康,乔二人既然选择留下来,那就已经作好了与自己一起抗击倭寇的准备,自己又有什么理由拒绝他们的好意,还不如顺水推舟,将他们彻底拉下水,帮自己守住这一亩三分地!不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有句俗话说的好么,人生三大铁,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那个啥吗,或许这一仗之后,自己与他们的关系会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畅想起未来美好的钱景,郝把总心中不由得彻底乐开了花!

    “那就太感谢把总大人了,巫总管,你与蒋三赶紧将咱们的人都叫上来,搬块石头递个砖什么的,总之,一切皆听各位军爷的指令,咱们齐心协力,干死这帮杀人掠货,无恶不作的东洋小矮子!”踩着晃晃悠悠的竹制跳板,康林手扶砖墙,极目眺望远方,此刻在他的视线尽头,已经出现了不少旗幡招展,面容狞狰的倭寇赤脚足轻,这些身高普遍不到一米五的小矮子正排着整齐的队列,在各自组头的率领下,恶狠狠的朝着己方据守的四合院奔来!当然了,这里面并不全是三岛来的真倭,其间还夹杂着一些因为各种原因破产,活不下去的残夏遗民,明朝农民,渔民,但他们现在拥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倭寇,袭扰沿海,无恶不作的倭寇!

    “鸟铳手装填弹药,弓弩手准备放箭,其他人手,握紧手中的武器,谨防倭寇的先登死士翻上墙来!须知,这些所谓的武士,浪人不同于普通的足轻农兵,都是从小打熬身体,修习战技的厉害角色,因此若是他们突上墙来,可千万莫要与其贴身缠斗,得用长兵攒刺,多用几柄长兵攒刺,才能敌住这帮跳战无双的倭国小矮子……”看着烂衣赤足的披发倭子挥着金扇于阵前又跳又叫,仿佛是在跳大神,郝大通想笑却又笑不出来,大明三京(北京承天府,中京顺天府安阳,南京应天府)十五省六大镇守司,沿海大小数百城镇,这些人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说抢财货就抢财货,说杀人就杀人,五大都督府,兵部下辖旗军,营兵将近二三百万,竟然都拿他们没办法,这几年更是传出几十名梶叶倭兵(平户藩松浦家)大闹江浙两省十余城,千余里,官兵不能制的奇闻!因此,郝把总就更不能掉以轻心了,这也就是竹制跳板上架不住火炮,否则他定会下令部下们拆几门虎蹲炮,小狼机上来,让倭寇们好好喝上一壶!

    “波野隊、進め(波野队,准备攻击)!”朱家湾临时把总署外,倭寇头目木村小次郎正在排兵布阵!两百来个身穿各色衣服,腰下缠着兜裆布的浪人,足轻们高举着手中的武器,在他的指挥下乱糟糟的排成了三排,开始准备冲锋,而在他们的身后,马马特人附庸军们齐齐抬高了手中的藤木短弓,将冒着寒光的铁制箭头遥遥对准了院墙上的明军营兵,明显是准备为他们提供远程火力支援!

    “三郎、大筒射撃(三郎,大筒射击)!”伸手止住蓄势待发的马马特人短弓手,以及浪人死兵,木村小次郎一夹胯下矮马的马腹,晃晃悠悠来到了队伍的最前方,而后手中描金折扇狠狠一指不远处明人占据的院落,对自己麾下的大

    (本章未完,请翻页)

    筒足轻下达了重铳射击的命令!

    于是下一刻,七八个头上绑着白色布条,身上穿着短衣布衫的日本浪人就抱着沉重的大筒一路小跑,超越了擎刀持矛的同伴,于军阵前开始了自己的即兴表演!而周围其他的浪人,足轻则是纷纷举起了自己手中的刀矛,火铳,高声为他们呐喊助威!

    “砰,砰,砰……”双方距离不足六十步,浪人手中的重型火绳枪发挥了可怖的威力!三斤重的铅弹在黑-火药的推动下带着暴烈的气息狠狠钻入了明军脚下的砖墙,差一点,差一点就把坚硬如铁的青砖凿出了一个大洞!而墙后竹制跳板上的守军一看情况不妙,也不等上官发出命令,立即就将远程武器里的铅弹,箭矢发射出去,根本不顾敌人此刻还没进入自己的有限射程!结果,结果当然是悲惨的,仓促射出的五十颗铅弹,二十枝柳叶重箭,轻箭根本没有任何准头,几乎全部射空,到头来连倭寇的毛都没捞到一根!

    “待敌近我三十步再放铳!记住,咱们只有一次机会,若是不把敌人的气势打掉,那么就凭这单薄的院墙,咱们挡不住他们的第二轮攻击!”眼看明军的远程手段全部用完,却没伤到敌人一丝一毫,经过几场战斗洗礼,颇有些经验的康林立即指挥自己的亲随装填好了随身携带的燧发短铳,并把黑洞洞的铳口探出了院墙,只待浪人,土贼上前,就给他们一点厉害的尝尝!

    五十步,四十步,三十步,就在双方远程兵们打空了手里的武器,再次装填的当口,倭寇充当先锋部队的波野小队出动了!这些衣衫褴褛,披发跣足的三岛小矮子挥舞着倭刀,竹枪,在金鼓,旗幡的指挥下,狠狠冲向了暂时陷入混乱的明朝守军!殊不知,对面早有十二枝威力强劲的燧发火枪在等着他们,康林等人屏气宁神,只等敌人再近一点,就用自己手中制作精良的燧发火铳好好给他们上上一课!

    “突進して、彼らを片っ端から殺して残らない(冲上去,杀他们个片甲不留)!”望着院墙上手忙脚乱装填弹药的明军士兵,倭寇头目木村小次郎手中金扇再次挥动,下一刻,二三十名浪人火枪手次第上前,给自己的敌人来了一轮又狠又准的火枪齐射,直把一众措手不及的守军打得叫苦不迭,外加死伤惨重,恨不得赶紧腿底抹油,逃离这个是非之地!而主动出击的木村小次郎一看己方的攻击卓有成效,便立即派遣手下最精锐的波野组打头阵,趁乱攻向了明军据守的四合院院墙!

    “就是这个时候,对准倭子,给我狠狠的打!”视线中浪人的面容渐渐清晰,甚至有个别心急冲在前面的家伙,康林都能看到他们嘴里蜡黄的牙齿,以及牙齿缝里残存的食物渣子,于是感到恶心异常的海贼大当家胖手一挥,对自己的亲随下达了火枪齐射命令!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