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赐婚后王妃她飒翻全城了 > 第37章、后宫大戏台
    太后又哀叹一声。

    “唉,你这孩子,当年一声不响跑去边关,直到这会才回京,白白错过了这大好年华,哀家心里又怎会不记挂?”

    聂云君只微微一笑,并不多言。

    太后这句话里,挂念是小,其实更多的,还是在责怪她当年拒婚离京。

    聂云君只弯了一下嘴角,“让太后担忧了。”

    “哀家担忧是小,只是你这性子该改改了,否则吃苦的还不是你自己。”

    太后看着她,又话里有话地劝了句:“你如今也大了,可不能再像小孩子一般任性了。想来这几年边关风沙,也让你磨了些棱角。”

    此时,就见一直坐于太后右下手的一人,忽然开口。

    “几年不见,臣妾倒觉了得聂将军越发英姿飒爽了,也越发标致了呢。”

    聂云君向那人看了眼,认出她是淑妃肖氏,也是太后的内侄女,五皇子的生母。

    向她一拱手,“多谢淑妃娘娘。”

    肖淑妃掩唇轻笑,年逾四十的年纪,却依然保养得分外娇艳,就连说话的语气也带着几分娇艳。

    “今日难得见到聂将军,本宫心里欢喜得紧呢,本宫就喜欢像聂将军这种英姿飒爽的女子。”

    聂云君只轻轻地笑了一下。

    一旁其他妃嫔却知道,肖淑妃喜欢的怕不是聂云君本人,而是她背后的十万赤义军,以及那丰厚的嫁妆。

    前几日靖安侯府的事闹得满城风雨,谁不知道,聂云君还有笔丰厚惊人的嫁妆。

    说白了,肖淑妃这些话,不过是为她的儿子五皇子谋划罢了。

    “难得淑妃如此喜爱聂将军,”这时,又有一人出声了,她看了眼肖淑妃那一脸谄媚样,喃喃道:“只可惜,五皇子年纪未免小了些。”

    五皇子欧阳珣,年方十六,比聂云君还小三岁,因年纪尚小,至今还未封王。

    “这有什么打紧的,”肖淑妃依旧一脸含笑道:“女大三,抱金砖,我们五皇子就喜欢年纪大些的,知道疼人。”

    说罢,她又瞥了眼方才说话之人,意有所指道:

    “倒是三皇子怕是没机会了,毕竟他年初刚定了亲。再说,聂将军在清河府遇刺之事,还未查明,只怕……”

    她话还没说完,太后一个眼神扫了过来,冷冷提醒了句:

    “淑妃慎言,后宫不得干政,此事自会有皇上定夺。”

    肖淑妃赶紧乖巧地低头应了声是,“是臣妾失言了。”

    而刚才说话的不是旁人,正是三皇子淮王的生母贤妃许氏。

    贤妃见肖淑妃吃瘪,心里自然欢喜,她暗暗一笑,看向聂云君时,以换了一张分外亲近的笑脸。

    “我看不然,我们三皇子从小就爱舞刀弄剑,和聂将军倒是颇为般配呢。”

    聂云君早就听说过三个女人一台戏,然这后宫的女人到了一起,又何止是一台戏这么简单。

    可谓是刀风剑雨,不在话下。

    她又看向贤妃,“多谢贤妃娘娘抬爱。”

    太后看了贤妃和肖淑妃二人,又向聂云君道:“好了,别站着了,坐下说话吧。”

    聂云君谢了恩,找了个位置坐下。

    太后这才说起召她入宫的正事来。

    “哀家今日召你入宫,是想问问你,对赐婚之人可有何想法?”

    聂云君不解道:“不知太后说的想法是?”

    太后道:“哀家答应了让你自己选,不知你可有中意之人?”

    “这个……”

    聂云君有些犹豫。

    贤妃自然知道太后的用意,太后处处为肖氏一族的权势着想,当然是希望这么好的事情落在五皇子头上。

    而皇上又偏爱四皇子,偏偏她的儿子,无人在意,只能靠她自己去争取。

    她一见聂云君的表情,赶紧借机将话题接了过去道:

    “聂将军到底是个未出阁的姑娘,此话自然不好意思说出口的。要臣妾说,此事倒是不急,聂将军刚刚回京,不如让她慢慢选。”

    肖淑妃立即一个白眼翻了过来。

    “贤妃当然不急,毕竟三皇子早已是定了亲的人了。却不知我们这些没定亲的,自然是心急的。”

    贤妃也阴恻恻道:“淑妃急什么啊,五皇子还未成年呢,等到了成年,皇上自会为他封王赐婚的。”

    太后一见这两人又要掐,便轻轻地咳了声。

    贤妃立即见好就收,又将话题转开。

    “对了,今日已是二十六了,再过几日便是除夕宴了。皇上特命臣妾,今年除夕宴定要好好张罗,臣妾今日来,也正想向太后请示此事呢。”

    太后正好借着这个话题,将自己刚才的话又接了下去。

    “难得今年睿王也在京中,再加上皇上赐婚之事,此次宫宴,倒是可以将京中有名望的世家子弟,都请进宫来。”

    她看向聂云君,又道:“如此,你正好可以先瞧上一瞧,回头看中哪个,告诉哀家,哀家给你做主。”

    聂云君就知道,此事没那么简单。

    什么有名望的世家子弟,说白了,太后还不是属意五皇子。

    这所谓的世家子弟,不过是个陪衬而已,毕竟再有名望,能名望得过皇子?

    只好应道:“是,多谢太后恩典。”

    又坐了一会,太后便道乏了,众人便都退下。

    聂云君跟着众嫔妃一起行礼,退了出来,正要出宫,就听身后一人突然叫住她。

    “聂将军。”

    聂云君转头,看向走过来的贤妃,“娘娘还有何吩咐?”

    贤妃见她态度疏远,满是笑意道:“哎,你我之间何需如此生分,本宫也算是看着你长大的。”

    聂云君只淡淡一笑。

    就听贤妃又道:“本宫宫里备了上好的茶,聂将军若不嫌弃,可愿去坐一坐?”

    说完,又凑近一些,低声道:“关于清河府之事,本宫还未感谢聂将军。”

    聂云君知道,贤妃说的是她特意让人提醒三皇子,有人想陷害他之事。

    聂云君当初特意抛出这个“善意的提醒”,便是留着今日的。

    她向贤妃一笑,“娘娘盛情,末将自当从命。”

    贤妃一听,自然高兴,赶紧欢欢喜喜地将人请到了她所居的华阳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