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他的小祖宗人美路子野 > 第六十六章:单脚抠出一套四合院
    “小包子!”

    灵羽看见弟弟赌气跑了,连忙站了起来。

    她想要去追,不料却被师父喊住了。

    “让他上楼去!”云中子沉声说道:“他也不小了,该要学些道理,怎么能这样胡乱拿食物砸人?哪还有半点规矩?”

    灵羽听了这话,知道师父说的是实情,只好又默默坐了下来。

    风行烈见她脸色不对,顿时懊悔起来,于是忙笑着说:“只是一个鹌鹑蛋而已,我这衣裳,办公用的,风里来雨里去,也没有多少讲究。”

    “阿才,你去看看小包子。”姚道常这时顺理成章的支走了阿才,只留下他们五个人对着一大桌子饭菜。

    菜还是那些可口的菜,可气氛却早已破坏殆尽。

    “风将军,今天这些菜都是丫头做的,你尝尝看,对不对胃口。”虽然尴尬,但云中子还是张罗了一句。

    风行烈一听这话,立刻给面子的拿起筷子,从满桌子的菜肴里夹了一块烧鸡,塞到嘴里,极给面子的大口嚼了起来。

    “嗯!嗯!嗯——”他一边嚼,一边冲着灵羽竖起了大拇指,那头点的,演技略显浮夸。

    “好吃!啊呀,这烧鸡做得也太正宗了!和那个什么……那个、那个天香楼的烧鸡,味道简直一模一样!”一口下肚,他立刻就夸了起来,“我这是三世修来的福气,能有这样的贤妻,这才是出得厅堂,下得厨房。”

    为了讨媳妇儿高兴,这点面子,他总是要给的。

    他觉得自己的表现堪称完美,彩虹屁接连不断。然而,下一刻,他就悔得想大嘴巴子抽自己可!

    “世子爷,你说对了!”灵羽捧场地对他笑了笑,然后说:“这的确是天香楼的烧鸡。”

    “什么?!”风行烈闻言不由一惊,转而望向云中子,“葛先生不是说这一大桌的菜都是你做的吗?”

    “没错,这一大桌的菜除了这只烧鸡都是我做的。”灵羽肯定的,点了点头。

    “既然做了这么多菜,为什么还要去外面买烧鸡啊?”风行烈只好没话找话。他现在尴尬的可以就地抠出一套四合院来。

    “因为我弟弟喜欢吃啊。”灵羽仍然笑眯眯的。但这种笑,显然有一种不同的意味。

    “原来咱们弟弟喜欢吃这个。行,下回我带他去天香楼吃。”他只好装傻,装作看不懂这个笑中的意味。

    鉴心站在门口,看见自己的主子这样委曲求全,也忍不住笑了。

    他这个主子是个多骄傲的人。没想到竟也有这样一天。这要是说出去,谁敢相信?

    “鉴心,你不要站在那里,你过来和我们一起吃。”就在他捂着嘴偷笑的时候,灵羽突然注意到了他。

    于是她热情的张罗着要他过来一起做。

    可他并不是个不懂规矩的下人,这小厮又岂能与主子坐在同一桌吃饭?

    因此鉴心听后,并没有觉得受宠若惊,反而谨慎的摆了摆手,继续站在那儿,也不敢笑了。

    “哎呀,你不要怕他。他又不是三头六臂,还能吃了你不成?”说着灵羽又招呼了一遍。

    然而鉴心还是照样躲得远远的。甚至他走的比方才更远了。

    “你看你有多独断!”灵羽见状,扭头数落了风行烈一句。

    风行烈觉得很冤枉。于是就对着鉴心说:“你快来吧,你不来恐怕她今天不肯轻易放过我。”

    鉴心得了应允。这才战战兢兢的跑来坐下,与其说是坐下,倒不如说是受罪,他言谈举止比人桌上的任何人都要拘谨。那模样真跟个小太监似的。

    因为他坐在原本小包子的位置上。所以离灵羽很近。和风行烈几乎是面对面做的。

    这吃饭的时候和自己的老板面对面坐,那是何等的压迫感?鉴心坐在那里简直如坐针毡。

    “鉴心,你尝尝我的手艺。”灵羽说着就要主动给鉴心夹菜。

    这一幕落在风行烈眼里,还了得?他这个醋劲儿立刻就上来了。

    不等灵羽的筷子伸进鉴心的碗里。他就直接给他来了个截胡——半道上就用自己的筷子,把那块肉给截了过去。

    “鉴心不喜欢吃红烧肉,他害怕油腻。”他不等灵羽发问,就直接拿话去堵。

    说吧,就直接啊呜一口,把肉塞进了自己的嘴里,嚼了起来。

    那表情真是既霸道又蛮横。摆明了就是在说你是我的女人,你只能给我一个人夹菜。

    “鉴心,你不喜欢吃红烧肉吗?”灵羽被他这态度弄的很无奈。只好问了一句。

    “对对,我不能吃红烧肉。”鉴心是个人精,自然知道该如何回答,“我家世子爷喜欢吃红烧肉。嗯,姑娘还是多给他夹一些吧。”

    这个回答,十分对风行烈的胃口。他在旁边悄咪对着剑心竖起了大拇指。

    “惯得他,他爱吃不吃,就他一个人喜欢?朋友就都不能吃了?笑话。”灵羽闻言,直接白了他一眼。

    她这话虽然是在给鉴心打抱不平,可他听了却叫苦不迭。直觉告诉他,今天晚上回家之后他完了,少不得要挨一顿臭骂。

    “世子爷尝尝这道西葫芦。味道非常好的。”姚道常见气氛不太好,便主动出来缓和。

    风行烈听他这么说,也立刻给面子的应了下来。随即夹了一块西葫芦,尝了起来。

    至此这顿饭局才算步入了正轨。

    风行烈就是来见见心上人,顺便吃吃饭的。可在座除了他以外的所有人心里其实都有事情。大家表面和谐,哄傻子罢了。

    这顿饭一直从傍晚吃到了夜里。

    云中子和风行烈都喝了些酒。

    灵羽虽然不喝酒,却也只能在一旁陪着,于是就眼睁睁的看着时间从自己面前溜走,从酉时坐到戌时,再从戌时坐到亥时,简直要把人给整崩溃了。

    终于在一番推杯换盏、举酒高歌之后。风行烈酒足饭饱准备离开了。

    云中子呢,这时喝的也有些多,他只挥了挥手,示意要灵羽送他出去。

    灵羽没办法,只能照做。她觉得他只不过是假痴不癫,企图依靠喝醉酒的烂招数留在这儿。所以她扶他并不尽心。只用两根手指头搭着,形式主义的送。

    谁知,风行烈这回真的喝多了。他步履蹒跚走出去没两步,突然往后一仰,重心不稳,倒在了灵羽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