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被儿子们团宠了! > 第13章 天下第一楼
    白可可和白商,白武从米铺走出来,因为白商还想要再接着去街上逛一逛,想要走一走,转一转,就算是考察市场了。白可可和白武嘱咐了白商几句,便分开了。

    白可可和白武拿着大包小裹的东西,很有些成就感的欢快的走在大街上。

    “娘亲,你在看什么?”看着白可可有些出神的望着一家铺子,白武禁不住问出了声。

    白可可正在聚精会神地望着眼前的一家胭脂铺子,看着进进出出的都是一些大家小姐,耳边忽然响起白武的声音,瞬间把白可可拉回到现实中来。

    “哦!没看什么,我只是随便瞧一瞧,认一认路。”白可可的脸有些泛红,尴尬的说道。

    看着进出铺子的很明显都是小姐们,聪明的白武大概也猜得出来:这个铺子不是买胭脂水粉的,就是买女子的首饰的。否则娘亲不会看得那么失神,唉!说起来娘亲正是年轻漂亮,爱美的年龄,可是因为……

    白可可加快了脚步,跟上了白武,“走,咱们回家。”

    就在走到下一个路口的时候,从对面过来一队官兵,骑着高头大马,威风凛凛的直接冲撞过来。

    在京都这个地界上,能够打马而驰的只有那么几位,因此远远的人们就开始闪躲,唯恐自己受到这样的无妄之灾。毕竟被这样的人碰到,踩到都只能自认倒霉,不惹出一身骚来已经是阿弥陀佛了。

    可是今天的白可可的运气实在是很差,避无可避。

    那队官兵的首领的胯下坐骑更是比其他士兵的马要高上半分,看着就是桀骜不驯的样子。人家都说物件随主,而这匹骏马更是有其主的风范,横冲直撞,横行霸道。

    眼看着那烈马就要与白可可来一个“亲密”的接触,那高高抬起来的铁蹄瞬间就能踢爆白可可的小小的头颅,眼看着白可可就要丧命当场,马上的首领也有一些慌乱……

    路上的人们已经不忍直视的闭上了眼睛,心里感叹着白可可的悲哀。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小小的身影挺身而出,用自己小小的拳头,将那匹正在肆意妄为的烈马直接轰晕,连带着马上的首领也慌不择路,一个趔趄险险得差一点儿与大地来一个“亲密的”热吻。

    现场一时间失去了声音,无论是街上的行人,还是那一队官兵,都被眼前的变故惊呆了……

    天哪!这是怎样的一个娃娃?有几块豆腐高啊?竟然……竟然只是一拳,在那么短的时间里,直接轰晕了那样的一匹战马。

    半晌,人们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发出一阵阵的惊叹声,“啊……”

    白可可虽然在危急时刻被自己的娃娃所救,可是因为惊吓过度,连自己的声音都找不回来了。只是在那里张着嘴巴,像离开了水,被扔上岸的鱼儿一样,拼命的喘着粗气。惨白的一张脸,傻傻地站在那里。

    而那个被轰下战马的首领,一时间也呆愣的立在被轰晕的战马旁,望着眼前的小豆丁,眼睛一眨也不眨的……

    此时此刻此景,只有白武一个娃娃是清醒的,可是他清楚一点:这一队官兵,是他招惹不起的存在,而那个首领,更像是一个背景深厚的了不起的人物。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幸好娘亲只是受到了惊吓,幸好没有受伤,那么也只好偃旗息鼓的自认倒霉,走了便是。

    可是,即使白武不愿意与他们扯上任何的关系,而那个首领反应过来之后,倒是白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旁边的行人反应过来之后,纷纷小声的议论着……

    白武一只手紧紧地握着白可可有些冰凉的手,一边偷偷的听着周围的人的话语。慢慢的也清楚的知道了这个首领的大概情况……

    原来他就是被梁国陛下称为守护神的梁战。这个名字可以称得上是家喻户晓,他在十几岁的时候,从军上了战场。一路从最小的士兵做起,一步一步的从血雨腥风中走来,从累累的尸骨中站起,踏着白骨一路所向披靡。

    经过了十多年的拼杀,经历了多少次的死里逃生,从生死边缘走到如今。最后被梁国陛下赐了国姓,因为英勇善战,叫做“梁战”,公认的梁国的第一猛将。

    现在仅仅二十六岁的梁战,英俊潇洒,并且在潇洒之中还带着一丝丝的邪魅和傲慢,当然,顶着梁国第一猛将,守护神的身份的他,自然有着傲娇和狂妄的本钱。

    梁战逐渐回过神来,没有再去过多的关注被轰晕过去的,让他丢脸的坐骑,倒是目不转睛地望着那个小小的“罪魁祸首”:白武。

    “小家伙,你多大了?”

    梁战弯下腰,用着自以为很是慈祥的笑容和语调对白武说道。

    白可可被梁战的声音吓回了神儿,望着梁战那别扭的样子,看着梁战那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脑子里面立刻浮现出原来的世界里,那藏着硬硬的尾巴,遇到走失的孩子,立刻披着羊皮,拿着棒棒糖的人贩子的狡猾的模样。

    白可可立刻就像护崽儿的母鸡,张开翅膀,赶忙把白武护在了身后,目光狠狠的望着梁战。虽然白可可本身就很瘦小,但是这丝毫不影响她护崽儿的决心。

    白武安静的站在白可可的身后,却没有一丝的慌张。只是有一丝丝的愉悦,这样的娘亲,虽然没有什么力量,但是真的让人感觉到了温暖,感觉到了安心,有人护着的感觉真好!

    梁战看着刚刚还被惊吓过度,缓不过神的白可可,怎么瞬间就变得张牙舞爪,满身是刺,再者说,就凭着白可可那单薄的体格,还想着在自己面前保护小孩子,还真的是不自量力啊!

    不过,这大概就是母爱的力量吧!舍身为他,不顾自己。无论是螳臂当车也好,但还是让人忍不住有些感动。

    “你们两个不要误会,我只是想关心一下而已。今天无意当中战马有些失常,差一点儿伤害到了你们,我心里面很是过意不去。为了表示本将军的歉意,想请你们二位吃顿便饭,请务必赏脸,不要拒绝啊!”

    梁战一边用尽自己最大的温和,去说服白可可,一边用玩味的眼神偷偷望着白武。这小家伙太让人意外了,小小的身体里面蕴藏着多大的力量啊?只是轻飘飘的一拳,就轰晕了自己的战马。

    自己的坐骑,那也是跟着自己久经沙场,枪林箭雨中摸爬滚打多年活下来的,在战马中同样也是佼佼者。就是梁战自己都没有那个能力,可以将战马一拳轰晕,所以今天的事情简直太不可思议了!梁战的心里面充满了好奇,只想着要多接触接触眼前的小家伙。

    望着白可可那有些松动的脸,梁战连忙又说了一句:

    “本将军请你们去天下第一楼,以表我的诚意。”

    “天下第一楼啊!那个地方可不是普通的人能够去的起的地方。”

    “是啊,是啊!天下第一楼在梁国可以称得上是最为豪华,奢侈的酒楼。”

    “对呀,对呀,据说天下第一楼不只是在咱们梁国,就是在这片大陆上都有分号,真的可以称得上是整个大陆的天下第一楼啊!”

    听到梁战说要在天下第一楼宴请白可可和白武母子俩,周围的人立刻便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轰扬开了。

    嗯,听起来还不错的样子,这个人的战马惊了自己,按道理来说,他倒是应该对自己做些补偿的。如果开口要银子,估计是不太可能了,那就吃顿饭吧,这样既可以打打牙祭,省下一顿饭钱,如果可以,还可以打包带回家呢!

    想想也是不吃亏,那就去吃他一顿天下第一楼。主意拿定,白可可那渴求的目光就在白武的脸上扫来扫去……

    “看着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与娘亲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你的致歉。接下来就看你的诚意啦!”

    白武接收到白可可的意愿,只好顺水推舟的答应了梁战的邀请,拉着白可可走在头里。

    “我们的东西就只好麻烦你的属下,帮助拿一下了。”

    “没问题,小家伙!一会儿吃完饭我让他们给你们送回家,你们就不要惦记这些小事儿了。二位请!”

    梁战对白武的话没有丝毫的反感,反而是更加的感兴趣了。这么一个小豆丁,有胆有识,有担当,武功还特别的不错,真是一个好苗子啊!

    天下第一楼在京都最繁华的地界儿,酒楼共有四层,在这一片可以称得上是鹤立鸡群,高高在上。

    天下第一楼的金色的牌匾,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四周围雕栏玉砌,统一规格的灯笼在风中轻轻的摇曳着。只可惜现在是白天,如果是晚上,那点亮的灯笼一定极美吧!

    白可可紧紧地拉着白武的小手,走进了这间在整个大陆都闻名的,象征着身份的天下第一楼。

    刚刚跨进一楼大厅,本来还热闹非凡的人们瞬间无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