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今天追到沈先生了吗 > 029.开始追夫
    029.开始追夫

    从今天开始追求沈先生。——苏小姐

    苏小姐下定决心展开追夫行动的第一天,老天爷就给了她一道晴天霹雳。

    周一早晨苏觅刚刚走进电视台,就收到了新的一期节目要改为外采的通知。

    她得空下来去翻了昨天同事发过来的文件,才恍然发现新一期节目主题是采访抗战时期的退伍老兵,因为大多数老兵都已经年事已高不方便到场,台里就临时做出了外采的决定。

    苏觅作为主持人,自然也要全程跟随。

    她以前是记者出身,刚进台实习的时候阴差阳错被分到了体育频道,整整跑了半年多的现场采访,对于外采也并不陌生。

    只是当下如果带着队伍前去录制节目,不知何时才能回到林城,追求沈辙的事情只能暂时搁置。

    李升作为节目的制片人,发了通知过后便调遣了两个摄像跟着苏觅一同前去,因为时间紧迫,女人临时回家拿了两件衣服便坐车前往老兵所在的村落。

    半路上变了天,苏觅心情也跟着惆怅,加上小客车全程颠簸,胃里翻江倒海似的不舒服。

    小客车兜兜转转,花了半天才拐进目标的山头,女人坐在副驾上,举着手机随便拍了两张风景照,额间吹着山间轻柔的风,眩晕感才终于散去一些。

    采访过程还算得上顺利,苏觅以前从来没做过这种题材,也是诚心想为这些退伍老兵发声,忙前忙后足足三天才录完整期节目。

    采访结束那天,苏觅和另外两个摄像大哥在当地的村委会吃了午饭,约好了下午两点就启程回去。

    不休不眠地搞采访,三个人都顶着黑眼圈,早就期盼着回去好好睡个觉。

    他们采访的村落刚好在景区里,近两年旅游建设做的不错,不知是从哪打探来的消息,今天正逢上当地开庙会,其中一个摄像大哥喜欢凑热闹,拉着他们一路直奔现场。

    因为连续几天熬夜,苏觅本来困恹恹的,走到山腰上被锣鼓喧天的氛围感染到了,人不觉跟着精神起来。

    他们几个外地人不知道当地的习俗,只得站在外围看个热闹。

    庙会上不只有舞狮唱曲儿的,还摆了很多贩卖当地特产的小摊,受众主要是前来附近游玩的游客。

    村落名叫桂花村,山清水秀的地方,种着漫山的桂花树,适合酿酒和做糕点,倘若能好好发展,也算得上特色。

    苏觅在街上观看了一会儿当地村民耍杂技,发现一直跟在身旁的摄像大哥不再举着镜头拍照了,男人挪步走向了另一边的摊贩。

    她怕自己走散了,紧跟着上前,发现摊位上陈放着不少当地出名的糕点,大部分放在精致礼盒里,三两排裸露在外头,散发着沁人心脾的芳香。

    看见有人过来了,小摊的老板笑呵呵地踱步到两人面前,看出来是生面孔,操着一口纯正的乡音,热情地询问他们:“买桂花糕呀?”

    说着还专门拿了一块递给他们一人一小半,苏觅接过来放进嘴里,花香入口,带着些许清新的凉,慢慢咀嚼过后,当真软糯香甜,颇为可口怡人。

    摄像大哥似也是被这桂花糕的味道惊艳了一番,直接开口问价格。

    男人扬言要给家里人带回去尝尝,直接买了两大盒,回身还劝着苏觅也买回去解解馋。

    苏觅也没含糊,开口要了一盒,似乎是又想到了什么,眼神一顿,没过几秒改了口:“老板,我也要两盒。”

    “好嘞。”

    礼盒很快包好,出发的时间也快到了,两人拎着东西回身往山下走。

    八月初的时节,山上的桂花还没开,沿着一路走下去,却仍旧可以嗅到满山的芳香。

    夏日里蝉鸣声不断,下午一两点的的太阳也颇为毒辣,苏觅跟着摄像大哥寻着树荫落脚,她体力一向不好,没走几步就小口喘了两声。

    摄像大哥走在前边,时不时歇脚等等她,看着苏觅满头大汗的模样,笑着说:“小苏,你这体力得练练啊。”

    苏觅闻声脸红得更狠了,露出一脸拘谨的笑。

    跟她一起的摄像大哥今年也快五十了,在台里算得上她的前辈,之前两人还一起合作拍过纪录片,关系亦师亦友。

    大哥照顾苏觅,刻意放慢了步子,找着话题聊天,开口就问:“还没谈朋友?”

    苏觅小跑两步跟着,知道前辈是关心自己,红着脸应了声:“嗯,还没。”

    大哥也毫不遮掩,眸子眯成一条缝,直言对苏觅说道:“你这可得抓紧了,工作固然重要,也别误了自己的终身大事。”

    苏觅赞同地点头应着,眼神瞄向手里的礼盒,一颗心在太阳的烘烤下也跟着热起来。

    ***

    这些天同样忙碌的还有沈辙,男人马上就要带着队伍迎来在临市举办的全国举重锦标赛,虽然手底下的队员在国内算得上拔尖,但他还是在临近比赛的这两天加紧了训练节奏。

    举重比赛不是一蹴而就的结果,虽然有时候看着胜利已经是板上钉钉,但真正到了赛场,选手的身体状态和临场发挥同样至关重要。

    比赛前一天,沈辙开车从训练基地回市区收拾行李。

    队员们没日没夜地训练,他这个教练也跟着忙活,一周下来澡都没洗几次,身上散着股奇怪的味道。

    回到家里,男人把手机和车钥匙全数甩到桌上,没顾得上换衣服,直接冲进浴室冲澡。

    沈辙动作利落地脱掉了上衣,紧接着穿了两天运动短裤,脏兮兮的衣物被投至角落里的收纳筐。

    男人赤身站在柔光下,头顶的花洒喷着温热的水流,从臂膀淋至胸膛,细密的水珠顺着小麦色的肌肤一路下沿,在脚边溅下不小的水花。

    即使过去了一年,揉搓的动作滑至腰间,男人还是忍不住吃痛了一声,痛苦的表情一闪而过,被漫天而来的水雾掩埋了去。

    ***

    去年退役的时候,沈辙拿着自己比赛的奖金在市中心砍了套100多平米的房子,三室一厅,地段也不错,一个人住绰绰有余。

    因为平日里有健身的习惯,原本的书房被他改造成健身房,放置了不少锻炼器材。

    之前他总会在晚上锻炼会儿再睡觉,今天一路奔波着实是累了,洗完澡也就没再进健身房。

    男人换上一身白色浴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球赛,看到一半拿起桌上的手机才发现一个小时前有两条苏觅传过来的消息。

    他动作慵懒地倚在身后的靠枕上,掀了掀眼皮,慢动作地动手划开。

    【苏觅:桂花糕收到了吗?】

    【苏觅:好吃吗?】

    似乎是为了避免尴尬,女人隔了两分钟还专门发了一张“乖巧”的表情包。

    时隔一周,收到苏觅发过来的微信,沈辙有些意外。

    那天苏觅发了那么一句暧昧的话之后,他本以为她会有所动作,结果足足一周都没什么动静。

    他还以为她只是闹着玩,自己也没再把那条消息当回事。

    过了这么几天,苏觅突然甩过来这么两条消息,男人心中不惊不喜,只觉得疑惑。

    桂花糕?什么桂花糕?

    于是,又直截了当地甩了一个“?”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