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佬每天想把老公变前夫 > 第102章 102:我们沈家又不是没钱养你
    “我呸!”宫锦绣啐了她一身口水,如果可以她想吐在她的脸上,冷笑道,“你做梦,你就是杀了我,我也不会教你。你就死心吧!”

    余心慈知道会是这个结果,所以也并不生气,“老东西,你就给我待在这里等死吧!”

    余心慈冷哼了一声,气呼呼地离开了。

    她之所以想让宫锦绣收她为徒,自然是因为宫锦绣是刺绣这一门的泰山北斗,光是拿着她的名号,她都能够得到多少好处。

    可偏偏这个老东西脾气这么硬,至今都不愿意收她为徒。

    现在她也不怕,她的绣品已经在A市富豪圈里传开,只要自己稍稍努力一些,肯定能更加出名。

    就算绣技不如虞雪瑶厉害又如何?

    Snow这个名号如今也只会是她的。

    她看上这个名字,完全是因为虞雪瑶当年给国母做过一身浮生若梦的国服。

    心中虽然多少有些膈应,但白来的东西自己为什么不要?

    只是,余心慈却没有发现,白家的宴会虞雪瑶也出席了。

    ——

    “老婆。”

    听到这个称呼,虞雪瑶愣怔了一下。

    这如果是别人喊的,她倒觉得正常,可偏偏这是沈彦沉叫的,她就有些……

    别扭。

    “怎么了?”沈彦沉看她微怔的脸色,不确定地问道,“我这么叫你,可以吗?”

    虞雪瑶点了点头,“只是有些意外。”

    沈彦沉了然,以一种商量的语气说道,“我们俩的称呼,可能得改一下。”

    “原先的叫法不行?”她好像一直叫他沈总。

    “昨天爷爷来电话说今天要来咱们这儿住段时间。”沈彦沉说道,看了管家一眼。

    “是的,太太!老爷子昨日傍晚来的电话,您和先生都没在家,昨夜您回来就直接回房了,没来得及同您说。”管家忙说道。

    虞雪瑶皱了皱眉,沈老爷子怎么突然想着来沈彦沉这里住了?

    他又在想些什么?

    是有所怀疑吗?

    那天在老宅那边,虞雪瑶算是明白了,沈老爷子莫名其妙的接受了她这个孙媳妇,且还让他们俩人赶紧要个孩子。

    难道?????

    虞雪瑶懵了。

    “我能回娘家住一段时间吗?”虞雪瑶头疼,沈老爷子一来,她就得跟沈彦沉住一间房。

    两人也难免会有些摩擦和过多的交集,她想离沈彦沉远的,怎么一个个都想着让他们离得近一点儿呢?

    “你觉得呢?”沈彦沉问道。

    虞雪瑶叹息了口气,知道自己的想法有些天真,沈老爷子怕是发觉了什么,所以才会在这个时候,突然提出要来沈彦沉这里住一段时间。

    “行吧!你让人将东西收拾一下,搬到主卧里吧!”虞雪瑶最终还是妥协了。

    不妥协她能怎么办?既然答应了一年后离婚,那她就得扮演好沈太太这个角色,在这一年里不让人看出破绽。

    至于一年后离了婚,夫妻感情不合,或是性格差异等等各种理由都可以。

    但现在,她得配合沈彦沉。

    “如果【老公】这两字叫不出口的话,以后叫我阿沉可行?你一直叫我沈总,爷爷那人精明得很,会发觉不对劲的。”沈彦沉诱哄道,虽然他很想听虞雪瑶叫他老公,但他也知道这些事情急不来。

    其实,叫彦沉也行,只不过阿沉会显得更加亲近一些。

    “好吧!”一个称呼,也无所谓了。

    “老婆!”沈彦沉温柔地唤道。

    虞雪瑶,“……”

    好别扭!

    “我还有事要忙,你的东西让佣人收拾吧,我去忙了。”

    言罢,虞雪瑶起身,快步进入绣房中,直接将门关上。

    沈彦沉的唇角微微勾起,看来他也稍稍有点儿进步,至少让虞雪瑶的心里起了一丝涟漪。

    那么,接下来就是慢慢攻陷自家老婆的心了。

    “先生,加油!”管家在一边,偷偷冲着沈彦沉比了一起手势。

    沈彦沉勾唇一笑,心情颇好的起身,与虞雪瑶说了一声后,这才出门上班。

    以后,虞雪瑶肯定会送他出门上班的,夫妻俩再来个离别吻。

    早上起来的时候,还有早安吻,睡觉的时候,还有晚安吻。

    他的心情更是美得快要冒泡了。

    ——

    沈老爷子中午的时候才到,虞雪瑶也坐在绣房里忙了半天。

    “这是你绣的?”沈老爷子有些好奇的进了虞雪瑶的绣房,看到绣绷上,一只活灵活现的布偶猫时,也是微微愣怔了一下。

    虞雪瑶还有这么一门手艺,真让人不可思议。

    “嗯!”虞雪瑶点了点头。

    “绣得不错。”沈老爷子笑道。

    对这个孙媳妇越发满意,现在的年轻人,没几个能像虞雪瑶一样,这么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坐下去。

    就拿沈心宜来说,心野得很。

    一天到晚抱着手机虚度光阴,就是上课的时候,也是小动作不断。

    所以,能像虞雪瑶这样静坐着绣东西,真让他觉得很难得。

    “爷爷,先吃午餐吧!”虞雪瑶说道。

    “我还不饿,你绣你的,我看我的。”

    闻言,虞雪瑶也不好让人出去,还真就没管沈老爷子,身子微微往前弓了下,手中拿着绣花针,一上一下的从绢布上穿过。

    速度极快,她对于落针点把握得很准,不过短短几分钟,布偶猫的耳朵已经跃然立于绢布之上。

    沈老爷子是越看越喜欢,在虞雪瑶穿线的时候,他这才出声道,“这猫不错,老头子我怪喜欢的。”

    虞雪瑶先是愣了一下,瞬间明白了老爷子的意思。

    “爷爷,这猫可不合适您,您若是喜欢的话,到时我给你绣幅扇面。”虞雪瑶笑道。

    “这可是你说的,不是我要的啊!”沈老爷子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是是是,是孙媳说要送您的,不是您要的。”虞雪瑶有些好笑。

    明明一脸不好意思,还非得逞强。

    以前,果然是她太混,不然沈老爷子估计也不会那么不喜欢她。

    “你把后面那几个字去掉,我会更高兴。”

    虞雪瑶哑然失笑。

    “这猫是给谁的?”沈老爷子有些好奇,这么可爱的猫,便宜哪个小王八蛋了?

    “这是客人定的扇面。”虞雪瑶看着沈老爷子的表情,也是有些无奈的失笑。

    他的心里,估计是已经把这人给骂了不轻了,她忍不住都想同情那人一下。

    “我们沈家又不是没钱养你,你做什么绣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