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书后我成了首辅的心尖宠 > 第二十一章 许人家了吗
    围观人群面面相觑,贵是真贵,香也是真香。

    终于有不差钱的,上前也跟着坐下,“给我也来一碗!”

    杨立夏眉开眼笑,“得嘞,您稍等。”

    杨立夏看向宋绵绵,“绵绵,让我来吧。”她心里清楚,绵绵还要做鱼丸,这生意还是她牵头,她必须得会。

    “成。”

    宋绵绵笑着侧身让开,开始负责送面,收钱。

    谢郢生则看火,刷碗。

    三个人配合的十分默契,不过早上也没多忙,卖了十多二十碗就空下来了。收到的钱都是放在杨立夏操作台二层的,这是大房的声音,她不插手。

    临近中午。

    杨立夏忽然出声,“绵绵,要不你去给二叔送碗面吧。”

    宋绵绵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二叔”是谁。她顿了顿道:“要送吗?”仔细想想,她还真没问过谢渊在学堂时是怎么吃的午饭。

    杨立夏解释,“二叔每天中午都是吃馒头或者饼子,你去送碗热腾腾的面不是正好?”

    “也行。”

    她刚点头,杨立夏就侧身让开了位置,示意她来煮。

    宋绵绵:……

    得,她上前亲自操作。

    不一会儿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就好了,她端着面条就往青山书院的门口走去。此时正听到书院里传来的敲钟声,这是在告诉学子们,午休了。

    宋绵绵端着面往里瞧,正从里面跑出来的一人吓了一跳,看清她的模样顿时过来问:“姑娘,你找谁?”

    “我找谢渊。”

    那人顿时笑了,“行,你稍等,我帮你喊一声。”

    说完,就冲着里面喊,“阿渊,阿渊,有人找你。”但这人却没离开,反而看着宋绵绵问:“姑娘,谢渊是你什么人啊?”

    谢渊本也要出来,去看看兄嫂的面摊情况如何,只是慢了一步。可刚出来就听到这样的话,顿时蹙眉,“她是我的……”

    “哥哥!”

    宋绵绵拔高声音,迅速接过,“谢渊是我哥哥。”

    谢渊要说的本也是这话,但不知怎的,他此刻多看了一眼宋绵绵。她这是在与他撇清关系?也是,她向来是看不上他的。

    “喏,二哥。”

    宋绵绵还给了谢渊一个“够意思吧”的眼神,然后把面碗递给他。

    “给我的?”谢渊得到宋绵绵肯定的答复之后,接过碗,却一下瞧见她白嫩的手指上被烫出了红印。

    他抿了抿唇,“明天不用送来。”

    “好。”

    宋绵绵答应的十分爽快。

    “妹子,这是你自己做的啊?”齐承业看着谢渊手里色香味俱全的面,顿时食指大动,忍不住询问出声。

    他怎么觉得这面看起来比他在天下第一楼吃的大餐还要美味许多呢?

    “那边——”宋绵绵指向面摊的方向,“我家大哥大嫂开的面摊,这位哥哥你要是喜欢,可以去尝尝。”

    齐承业大喜,直奔那边而去。

    谢渊却黑了脸,她怎么喊谁都喊哥哥?这是能乱喊的吗?

    他想开口说什么,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要怎么说。只能咽了回去,宋绵绵完全没察觉,还对着他道:“哥,那我就先过去帮忙了。”

    说完就走。

    谢渊的心里更堵了点。

    宋绵绵跑的飞快,她担心杨立夏和谢郢生说漏嘴。走过去第一时间她在就两人身边低声说了刚刚的事,这会儿来的并不止齐承业一个学子。

    谢渊走过来时宋绵绵已经利落的开始帮忙,三人就跟小蜜蜂似的,忙碌个不停。但脸上的笑容却一刻都没放下过。

    谢渊三两下吃完面条,也跟着上前帮忙收拾碗筷。

    “阿渊。”谢郢生拦住他,“你不用帮忙,我们忙的过来,你有这时间去多看点书吧。”

    杨立夏和宋绵绵都跟着点头。

    谢渊抿唇,“不妨事,午休本就是休息时间。”

    “那你就去休息一会儿。”谢郢生是真心疼弟弟,“念书是最累的……”

    “大哥。”

    谢渊打断谢郢生的话,“不累。”

    他铁了心,谁也拗不过他。

    毕竟今天是第一天,准备的面和汤底都不是很多,所以等青山学院的学子们吃完,也可以开始收摊。

    杨立夏笑的跟朵花儿似的,看宋绵绵的眼神更是要多热切有多热切。

    谢渊帮着收拾好东西,目送几人离开,可他没想到齐承业竟还在没走。此刻一脸笑的凑了过来,低声试探:“阿渊,你妹妹许人家了吗?”

    谢渊:???

    他瞥了一眼齐承业,抿紧唇加快脚步往书院里走。

    “阿渊!”齐承业立刻跟上,“我是什么人你是清楚的,我这不是……”

    “你再说一句,我就把你昨天说的话告诉夫子。”

    齐承业立刻闭嘴!

    他也没说什么大不了的,就是说了几句夫子的坏话。

    他一脸苦色,“我们可是同窗,我不是你最好的朋友了吗?”

    谢渊全当没有听见。

    不知怎的,他想到刚刚齐承业问的问题,心里就莫名有点觉得有点诡异。就连他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

    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