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武侠:配角崛起系统 > 第60章我嵩山最反对五岳并派
    “左师伯不必如此懊恼。”

    见左冷禅如此费力的表演,陆锋在心里默默给他点了个赞。

    并开口劝慰他道:“既然事情已经过去,左师伯就无需再提了,反正家师和曲前辈已经退出江湖。

    以他们豁朗的性情,就算左师伯误会了他们,他们也不会多做计较的。”

    “唉!他们二人心性豁达,的确不会怪罪老夫。”

    左冷禅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但老夫还是有种深深的自责之感。”

    “要说自责,也该在下自责才是。”

    陆锋一脸惭愧的说道:“上一次,在下不分轻重,竟然砍掉了丁师叔、费师叔的双臂,还杀了嵩山派那么多人。

    自从他们离去后,在下一直都在担心他们。

    担心没人给丁师叔、费师叔他们喂饭,也担心那些死去弟子们的家眷会去嵩山为难左师伯。”

    虽然陆锋一直在与左冷禅虚与委蛇,但他的态度却并不是太亲切。

    他始终都在称呼自己为‘在下’,而没有自称‘弟子’。

    而且,现在更是开始出言挑衅了起来。

    担心没人喂饭?

    担心为难老夫?

    我看你是巴不得丁勉、费彬饿死!

    巴不得那些死去弟子们的家眷,将我们嵩山派给砸了,你才开心!

    左冷禅的脸上不自然的抽动了一下。

    他在心里默默的问候了一遍陆锋的祖宗十八代。

    但明面上,他却是一脸的平静,反而还说道:“多谢向师侄牵挂老夫那两位不争气的师弟,他们现在过得很好。

    而且,他们在得知老夫误会了刘师弟之后,比之老夫更为后悔,更不得当场撞柱而死。

    那些弟子们的家眷,也皆是通情达理之人,再加上老夫给了他们不少抚恤金,他们倒也没有难为咱们嵩山。”

    咱们嵩山?

    这下轮到陆锋无语了!

    虽说五岳剑派同气连枝,但是‘咱们’这个词,用的也太无耻了吧!

    “对了左师伯,上次家师金盆洗手之时,我好像听一些嵩山派的师兄说过,左师伯一直想要五岳并派来着。”

    见丁勉、费彬等嵩山门人的事情无法激怒左冷禅,陆锋登时又来了一个想法,于是他说道:“这次,正好遇到左师伯,在下想亲口问问左师伯,你想要五岳并派之事,究竟是真还是假?”

    “谣言,这绝对是谣言!”

    左冷禅几乎将给头摇成了拨浪鼓,他大手一挥,一脸真诚的说道:“这只不过是以讹传讹的谣言罢了。

    众所周知,咱们嵩山派,最是反对五岳并派了,只要老夫不死,就永远不会支持五岳并派。

    向师侄啊!咱们五岳剑派无论并不并派都是一家人,左某人又岂会去做那多此一举之事?

    他这话倒是没骗陆锋!

    在以前,他的确是非常的想要将五岳合并为一派,并由他来担任五岳剑派的掌门!

    但那是建立于,他是五岳剑派第一高手的情况下!

    现在形势大变,他觉得五岳剑派的几位掌门绑在一起,都未必是陆锋的对手。

    毫不夸张的说,陆锋现在就是五岳剑派的第一高手,已经取代了他的位置!

    到时候真的五岳并派的话,大家会在他与陆锋之间选择谁,结果自然是显而易见!

    那他如果促成五岳并派的话,岂不是替陆锋做了嫁衣?

    所以,他坚决反对五岳并派!

    比之岳不群、天门道人、衡山三定都要更坚决!

    “哦,原来是谣言啊。”

    见左冷禅如此表态,陆锋淡淡一笑,他当然摸得清左冷禅的想法。

    不过,他也对五岳并派没什么兴趣,有那个功夫,还不如好好发展发展衡山派。

    “对,肯定是谣言,目的就是陷老夫于不义,以老夫之见,十有八九就是魔教设下的离间之计。”见陆锋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左冷禅的语气不再那么急迫,反而还将责任推在了日月神教的身上。

    “魔教!”

    听到魔教这两个字,陆锋眼睛微微一眯。

    于他而言,想要完成向大年的遗愿,获得那部战神图录,魔教是必须要除掉的,这样更能提升衡山派的名气。

    “震南、平之……”

    “姑爷,公子……”

    “……”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了一阵呼喊声。

    “外公,是外公、舅舅他们!”

    听到远处传来的呼喊声后,林平之的脸上当即便流露出了喜色,他立刻将目光看向了陆锋。

    “去吧。”

    陆锋微微一笑,他当然不会阻止林平之去见王元霸他们。

    “是,恩公。”

    在陆锋同意后,林平之立刻便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快速跑去。

    “王老爷子是和我们一同来的,但是他们非要先去外围查探,我们就暂时分开了。”

    林平之离去后,左冷禅向陆锋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陆锋微微点头。

    “外公,这位就是恩公向大侠。”

    过了约莫两三分钟的时间,林平之引领者几十号人来到了陆锋面前。

    接着他便对一位白发苍苍,手持铁胆的老者,介绍起了陆锋的身份。

    听完林平之的介绍后,那老者立刻便率领着两个中年人一同跪倒在了地面之上,并一脸感激的说道:“老夫王元霸,多谢恩公救下老夫的女婿、外孙。”

    “哦,原来是金刀无敌王老英雄,且快快请起。”

    林平之再怎么说现在也是衡山派的弟子,陆锋身为衡山派的副掌门,在衡山弟子面前,自然也要保持副掌门应有的风度。

    虽然明知这王元霸也不算什么好鸟,但他却并没有摆谱,反而搀扶起了王元霸。

    “不敢,不敢。”

    王元霸在陆锋的搀扶下站起了身,并一脸谦虚的说道:“在神剑无敌的恩公面前,老夫哪里敢称什么金刀无敌。”

    “唉!王老英雄客气了。”

    陆锋叹息了一声,道:“可惜,向某只救了林总镖头和平之,却没能救下令嫒。”

    见陆锋提起林震南的夫人,王元霸和他两个儿子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悲伤的神色。

    林平之虽是脸色平静,但双目之中,却泛起了猩红之色!

    “唉!小女没有福气,怪不得恩公!”

    王元霸也叹息了一声,道:“恩公能够救下老夫的女婿和外孙,使得老夫和外孙团聚,老夫已是万分感激了。

    只可惜,我那女婿……唉!”

    “林总镖头吉人天相,一定会没事的。”陆锋虽然在安慰王元霸,但心里还是有些担心林震南的,毕竟林震南是他搞‘物流’事业的这条路上,非常重要的一员。

    “但愿如此吧!”王元霸一脸的担忧。

    紧跟着,他又指了下满地的尸体,问道:“对了,恩公,你可知这些黑衣人,究竟是什么身份?”

    “这个向某还真不知道。”

    陆锋摇了摇头,道:“王老爷子你见多识广,正好可以帮向某看看这些人的身份。”

    “老夫正有此意。”王元霸点了点头。

    “左师伯,诸位老先生,你们皆是见闻广博的老前辈,不如也随向某一同看看这些人的身份?”

    随后,陆锋又邀请了左冷禅等人。

    “正该如此。”那些老者纷纷点头。

    左冷禅更是义正言辞的说道:“就算向师侄你不说,老夫也要看看,究竟是何方鼠辈,竟敢招惹咱们五岳剑派。”

    说罢,他大手一挥,对门下弟子们吩咐道:“来人,将这些黑衣人的面巾全都给掀开。”

    “是!”

    左冷禅一声令下,嵩山众弟子连忙上前将众黑衣人的面巾给扯了下来。

    “竟然是青海一枭……”

    王元霸只是往人群里扫了一眼,口中立刻便发出了一声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