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真不是实干家 > 第七十四章 找个小姐做销售
    魏长河扫了一眼盘面。

    微微皱眉。

    为了做长虹这只票,他和做市商银行约过几次彼此达成了协议。

    做市商那边和长虹借半年报配股,股票可凭空增加两倍,这样散户手里筹码也跟着翻两倍自然而然就有卖出的迫切需求。

    再借利空消息打压下市场,里面意志不坚定的家伙必然会以最快速度卖掉股票。

    到时候再把价格拉起来,配股平摊下来的股票就能大赚特赚。

    “妈的!这帮该死的游资。”

    魏长河暗骂了一声,单笔上万的买入瞬间扫了一千多万的货显然不会是散户,他只能想到这是有游资收到消息,跟着过来偷吃。

    “不用管这帮老鼠,把6.5以下的货全部扫掉,看看还能吃多少筹码。”

    股票既然是资本市场。

    自然是资本为王。

    魏长河一声令下大笔买入涌入市场,左右换手,一会就把价格从跌停板推高到了6.5元。

    人在绝望的时候,往往会选择等死。

    但一旦绝望中又有了希望,就会拼命去抓住救命的稻草。

    如果稻草丢失,又变成绝望。

    人就会失去理智,不惜代价抓住任何能抓到的希望。

    反复跌停,破板,跌停,破板。

    到了下午。

    长河顺利吃掉了大笔的浮动筹码。

    等到临近收盘。

    魏长河敲了敲手指说道:“6.7以下,全部吃掉。”

    大笔的资金买入,长虹股价从跌停板冲天而上,很快就涨到了6.7元。

    “6.9以下,都要了。”

    “7块,全要了。”

    “......”

    “7.2,都要了。”

    “全要了。”

    “......”

    下午收盘。

    长虹一字横空,生生从跌停板又拉倒了涨停板。

    天地板。

    百分之二十的涨幅。

    一千六百万资金,直接赚了三百二十万。

    赵江川扫了一眼基金账户上的持仓,抓起桌子上的烟点了一根。

    无悲无喜,不骄不躁。

    只有一种淡淡的嘲讽。

    他太清楚股票的游戏规则了。

    记忆中。

    96年开始华夏经济开始逐步腾飞,再到98年地产市场改革商品房贷款正式启动。

    这样的背景下,央行只会降低利率释放流动性又怎么可能会加息。

    什么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就是刻意放出来加息消息吓唬人的。

    至于谁放出来的消息,用屁股都想得到会是谁。

    敢编这种虚假消息广而告之,所有股票的庄家都跟着打压市场,只能是不会被法律制裁的机构。

    砰砰砰——

    门外忽然传来敲门声。

    隔着猫眼一看。

    赵江川眼神微动。

    外面站着一个衣着清凉,身材婀娜的女人。

    不遗余力敲着门。

    像是有什么急事一样。

    说巧也不算巧。

    正是前段时间来巧过门的那个小姐。

    想了想。

    赵江川开了门。

    外面的女人脸上立马露出笑容,刚想说话,忽然发现眼前的男人有点眼熟,笑容顿时有些不自然起来。

    她还记得。

    那一天,这个帅到不像话的帅哥给了她一百块,然后什么都没做就又关了门。

    施舍,或者是怜悯。

    她至今都想不明白。

    但有一点很确定,这样年少多金的男人,肯定不会缺少女人。

    女人有些不好意思说道:“对不起,打扰了!”

    说完。

    女人就想走。

    赵江川望着她的背影说道:“不进来坐坐吗?”

    嗯?

    女人下意识回头,眼神有着不解。

    赵江川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女人犹豫了一下,没有多问,带着疑惑进了房间。

    “要喝点什么?”赵江川拉开冰箱,随口问了一句。

    女人满头雾水,莫名感觉紧张起来,但很快,她就觉得这种紧张很可笑,便藏着疑惑说道:“随便。”

    赵江川挑挑眉毛,拿了两罐健力宝。

    女人接过,拉开拉环,轻轻抿了一口,不知道该说什么。

    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帅哥并不是跟其他男人一样,赚钱或者亏钱,需要发泄。

    废话。

    要是需要发泄的男人,现在要么已经扑过来。

    要么,已经躺在床上。

    所以她更不理解,为什么要让她进来。

    “帅哥,找我有什么事吗?”女人有些好奇问道。

    赵江川笑了一下说道:“洞察力不错。”

    “什么?”女人满头雾水说道。

    “我准备开一家公司,需要一个销售经理,有没有兴趣?”赵江川一本正经说道。

    女人明显错愕,不明白什么意思。

    需要销售经理不去人才市场,跑来找她一个小姐。

    神经病吧!

    赵江川这种家伙,眼睛很毒,一眼就看穿女人心里在想什么。

    他微微一笑说道:“我知道你很奇怪,说了你别不信,我在等你今天过来敲门。或者说,如果你今天不过来敲门,就不会有现在的对话。”

    “你有事吗,没事我走了!”女人感觉有些不安,匆匆站起来说道。

    赵江川从皮甲抽了一叠钱出来说道:“你一个月能赚这么多吗?”

    蓝色的纸币。

    厚厚一叠。

    差不多有七八千的样子。

    充满诱惑力。

    女人心里特别疑惑,却忽然想听听对方说什么。

    赵江川喝了一口饮料说道:“你很有做生意的天赋,普通人都在外面守株待兔,你选择了这里并且主动出击。”

    “这有什么不对的吗?”女人不解问道。

    赵江川摇头失笑道:“我知道,你也许觉得这只是生活所迫的选择没什么不对,但在我眼里你等于在选择命运。”

    “你有很不错的销售天赋,而且经常在这边跑,应该多少了解一点股票常识。”

    “恰好,我需要一个知道股票,愿意赚钱,胆子大,懂得男人心理,又懂得和男人交流的女销售经理。”

    这是说我的吗?

    女人错愕。

    但想想,好像说的就是她。

    可是做这行的女人那么多......

    “很困惑对不对?在想那么多人做这行,为什么我会找你?”

    “刚才我已经说了,如果敲门的是别人那就不会有现在的对话。”

    “不用急着拒绝我。”

    “我想你一个月肯定赚不到这些钱,还要奴颜婢膝,背负着道德上的谴责,不敢让家人知道自己做什么,整日提心吊胆会不会得传染病之类。”

    “现在,命运就在你面前,你可以选择拿着这些钱用一个月时间来试试怎么做一个销售员,也可以拿两百块的聊天费用转身离开。”

    女人感觉脑子里嗡嗡作响。

    忽然遇到这种事,她感觉自己跟傻子一样,完全不知道该作出什么反应。

    “我......我不是很懂股票......也没做过销售。”

    “恭喜你做出了选择,这些都不是问题。”

    “......”

    “可以告诉我的你名字吗?”

    “小丽。”

    “我是说真名。”

    “闫梅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