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进化纪元之刀气纵横 > 第三十五章 乘船墨凌江
    千山万水竞苍茫,游澜沧,过长江。人海人潮,路问何方。彳亍人生分岔处,瞻眼望,倚船窗。

    云烟依旧事无常,叩心房,放离伤。车过路回,多少冻寒霜。寒水萧风惜壮士,不复返,泪成双。

    回到酒店,刘山刀就将刘家辉的录音放给她听,然后她就抱着手机不松手,算了,反正自己也办好了新手机,回头看了看靠在墙角的长盒,里面放的是长枪,自己的刀被收了,算是补偿。

    嗯,不能告诉他这是她爸的,不是想想一个小姑娘抱着长枪不松手,画面太美,不敢想。

    “大哥哥,我爸什么时候来看我”,“等你长大”,“可是我已经长大了,都五岁了,你看我这么这么高了”,说着比了比额头,不确定的向上抬了抬。刚才叫叔叔,现在叫哥哥,还真随意。

    “你带我去找爸爸好不好”,刘山刀一琢磨,明天送福利院,也就是孤儿院,便回到:“好,明天去”。

    隆安市?,北济福利院。

    宽敞的院落被高高矮矮的孩子们占据,凑在一起玩耍着。

    “喂,平平,院长阿姨给的糖”。

    一大早,刘山刀就带着小女孩来到隆安市,算是远离了周沛市,在网上找了一家孤儿院,资料上来看还算不错。

    刘山刀把她交给院长阿姨,只再签了字,以后就跟自己没关系了。

    院长道:“茵茵来,阿姨抱,这里有好多哥哥姐姐”,小姑娘被她抱着,手却抓住刘山刀不放,突然嚎啕大哭,想明白这里没有爸爸。

    “呜呜,你骗人,这里没有爸爸,哇,呜呜,爸爸,我要爸爸”,刘山刀看她哭的伤心,就把她抱了回来,哄道:“好,我们去找你爸爸”。

    说实话,刘山刀本来就有点不舍得这个相识不过两天的小丫头,心头一热,决定自己养好了,大不了当多个女儿,又不是养不起,就他爸留下来的钱也够她普普通通生活一辈子了。

    跟院长道了歉,打算带着她回家,平时就交给父母照看,二老不是说以后自己有了孩子,就帮自己带吗,这不,这么大个闺女。

    交给孤儿院终究不放心啊,每次抱着她,她都紧紧的抓住自己,对其极为依恋。睡觉还喜欢往自己怀里供,想着她孤苦无依,自己已经是她在这世界的唯一依靠。不仅是怜惜和愧疚,或者是缘吧,自己也很喜欢这可爱的小丫头。

    清晨,朝霞满天,刘山刀带着小丫头踏上归程。由沛纳江口登船,逆流而上,行船五个小时,到大庆部的大渡口下船,再从九连区回水帘区。

    船有6层,可容

    (本章未完,请翻页)

    纳5000乘人,载重量2000吨,可谓体式巍然,巨无匹敌。高大如楼,底尖上阔。

    通过检票口,刘山刀找到自己的床号,将行旅放入床上方的行旅架上,主要是小丫头的换洗衣物,还有些吃食,自己什么都没带,长枪也托管给船员,不能随身携带。

    只买了一张票,刘茵茵还小,不放心她自己乘船。

    走道上不断有人进入,透过窗户,可以看到渡口处,人来人往,拥挤异常,登船口,人挤人,人潮裹挟着人,熙熙攘攘如同闹市。

    表面安静祥和,可背后却不知有多少黑暗隐藏,自己势单力薄,怎么跟他们斗,当做没发生,不知道,继续生活,还是坚决与黑暗抗争到底?一股迷茫涌上心头。

    整个船就好像是航行在江上的高楼,刘山刀带着刘茵茵来到甲板上,看着两岸奇峰,一股股浪花奔腾,不断远去北山山脉,竟有一股离殇生起。

    一切都远离了,不是吗?何必想那么多,管它今后怎么走,船到桥头自然就停了。

    看着这悠悠江水,不禁想起被自己抛入江中刘家辉,没有翻起一点浪花,在天地间何其渺小,不是什么大人物,这便是大多数人该有的样子。

    但对茵茵来说,他也算是有担当,临死不忘,“来,茵茵,我们去为鱼”,随手将手里的食物投入江中,算是祭奠其亡灵。

    刘山刀心里想法刘茵茵可不明白,不舍道:“可是我还没吃饱”,刘山刀道:“等下哥哥给你买更多好吃的”,刘茵茵在酱鸭肉上咬下一口,含糊不清回道:“哦,还要买小白兔”。

    对着江面小声道:“队长你安心吧,你女儿过的很好”,刘茵茵跟着道:“队长安心吧”,刘山刀捏了捏这学舌的丫头,没了看下去的心情。死都死了,还有什么好看的。

    回到床位上,合身躺下,将刘茵茵也塞进被窝,这闲不下主,在其身上折腾来折腾去,熟悉后也不怕他了,都快把自己当玩具了。

    也不管她,只要不下床乱跑,随她闹腾。刘山刀刚闭上眼,就被她用手扳开;刘山刀报复性的掐了掐她小脸,逗她玩闹。

    下午三点,刘山刀带着焉趴趴刘茵茵,着急的下了船,向着医院赶去。她着凉了,毕竟没带过孩子,只顾着逗她玩,没注意保暖,玩疯的小丫头也不知道冷。

    快下船时就发烧了,活泼的小姑娘一下就没了精神,委屈的趴在刘山刀怀里,不时咳嗽两声。

    他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还好有热心的乘客将自己备的小孩退烧的药给其喂下,才迷迷糊糊睡去。

    在

    (本章未完,请翻页)

    医院拿了药,医生说没什么事,嘱咐注意保暖,刘山刀才放心下来。向着家里赶,还是快点回家,让老妈帮忙。

    医生说什么散热,又保暖,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又散热又保暖,自己被骗到矿场也没这么着急过,一路催促快点。

    车到了半路司机就停了,刘山刀问道:“师傅怎么停了”,司机道:“小兄弟,现在油价一天一个价,八十块只能到这”,刘山刀那个气啊,恨不得掏出长枪把他扎个窟窿。

    自己这是遇到黑车了,平时都是买票坐轻轨,还没坐个私家车,只是听别人说过,这次要不是急着回家,也不会来坐这车。

    付账后,司机才发动车,没办法,不付账不开车,总不能打他一顿,闹起来自己还要不要回家,在市区里武者也不能随便动手。“开快点,到了再给你加一百”,开黑车的司机是什么人,“甲鱼剖腹心不死,蛤蟆剥皮眼还睁。”贪心不足,见刘山刀赶时间,再次提价,又是两百,刘山刀心想,等到了就让你知道什么是武者。

    司机黑是黑,但还真是个老司机,不走大道,走小路,三个小时的车程,两个半小时就到了。

    刘山刀看着他开车掉头,随脚踢飞一颗石子,将其后车轮击爆,转身而去,这车进了农村,没一两千,别想出去。要是不知好歹来找自己,就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

    还没进院子,家里的大黄就扑腾着出来,前脚人立而起,向着刘山刀趴去,这亲切劲还是跟以前一样,老规矩,刘山刀手不得空,一脚将它踢开。

    成天在田间野,不知道爪子有多少泥,以前是按它狗头,将之按下,这次没空。

    老妈跟着出来,见了刘山刀:“怎么回来也不说一声,吃饭没,你抱谁家孩子,还不还给别人”。

    刘山刀也不客气,将熟睡的刘茵茵交给其母,便道:“先不说这些,快帮我看看她,她生病了”。

    刘母接过孩子,略一查看,就知孩子是感冒发烧,将其带到房间,盖好被子,用热毛巾为其敷上。

    刘山刀见母亲有条不紊的处理,忙活,一家人瞪眼看着,大黄跑进来撒欢,被赶了出去,说它身上有细菌怕感染。

    忙活完的赵月娥把几人叫到大厅,问道:“说说怎么回事,这孩子谁家的”,刘山刀道:“哎,这个事啊,就是他爸把她送我了,以后是我们家的”,刘母瞪了他一眼:“瞎说什么,怎么没人送我个闺女,还送你呢,赶紧把人家送回去,免费她父母担心”,刘山刀叹了口气说:“她是个孤儿,只有个爸爸,而却刚死几天,她还不知道,他爸死前把她托付给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