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民国:开局被九叔收徒 > 第六十二章 毒辣
    九叔眨巴了两下眼睛,眼见着四目都交代出去了,便沉吟了一声,轻声嘱托道。

    “小心行事,快去快回。”

    伍琪得令,当即便是朝着屋外窜去。扁担挑起木桶,往着肩上一横,伍琪便是脚下生风,朝着路上那人的背影喊道。

    “大师!大师您等等我!”

    “哟,小友?怎么,你也去挑水啊?”

    “是啊,今日要留宿在师叔家中,少说都是多了四张嘴,水肯定是少不了的。”

    凑得近了,伍琪才将这一休大师彻底看在了眼里,这和尚看起来慈眉善目,眉角带笑,看起来就跟熊猫一般憨厚。

    他的个头不高,溜肩,宽背,形体虽说不上什么好看,却是异常地……普通。

    是了,这位大师看起来没有丝毫的记忆点,若是去掉一身的黄袍,丢到了人堆里头,怕是一眨眼就能隐没在群众里头。

    “小友,你可那位一眉道长的徒弟?呵呵,看来你师傅比那四目要厉害些,能调教出你这种弟子来,当是你茅山之幸。”

    一休大师的问话让伍琪回过了神来,他讪笑了两声,谦逊道。

    “大师,您夸张了……我不过是个普通的茅山弟子而已。”

    “哈哈!你瞒得过别人,还能骗过了我不成?家乐那个臭小子我算是看着他长大的,到了这个年纪,左右不过脚步沉稳,肩颈有力。”

    “可是你呢?却是胸腹挺拔,眼中带光!不光是那筋骨皮,你连内在的一口气都已是练出了名堂。嘉乐他又得怎么跟你比?”

    一休大师打量着伍琪,目光之中满是赞许的神色。

    “你这年纪,就算是放在我少林派里头都是翘楚一辈!怎得,你师傅带你来这地方……莫不是要你上茅山,去转入天支,以证名声?”

    不得不说,这和尚的直觉的确敏锐。伍琪甚至都没多说几句话,他便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

    正所谓人老成精,似是这种须发皆白,却依旧眉眼带光的老者,其目光都是毒辣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层次。

    “我……呵呵,其实也没这么夸张,大师您谬赞了。”

    他本来只是想跟来,用自己的眼睛去见证剧情是否按照电影展开而已。如今被一休大师一顿吐槽,心里头不由得叹了口气。

    就不该跟来的!

    而在二人言语之间,正一前一后地走在山涧小道里头,突然只见前头飘现出了一个人影。

    只见那人两肩挑着满满当当的水桶,方脸,蘑菇头,一身的无袖麻布衫打扮,看起来精干无比。

    看这模样,正是四目的徒弟嘉乐。

    双方在这会儿对上了眼睛,只见那人面色一喜,踩着布鞋的脚步便又快了三分。

    “大师!您终于回来了!”

    一休大师乐呵呵了回应着,伍琪便趁着这个功夫,好好地打量了一番这个四目的徒弟。

    真的跟秋生看起来差不多……(毕竟是同一个演员)

    二人在前头一阵寒暄,伍琪也不急着凑过去,而是等他们聊得差不多了,在适时上前。

    “喔,原来这位就是师哥啊?之前一直都听师傅提起过,今日还是初次见面。”

    九叔是四目的师兄,四目的徒弟便要称自己为师哥……这里头的弯弯绕绕伍琪并不熟悉,得自己盘了一会儿才算是反应过来。

    “不必客气,直接叫我伍琪便可。”

    眼看着家乐的两个木桶里面一个装满了水,另一边还盛着好几条鲜鱼,伍琪便是明白了……

    如今的时间,与那电影剧情正好可以对应上。

    只是因为多了自己这么一行四个人,还有四目提前到家,致使一休大师未能立刻打理好家中的事务,从而拖延了一些时间。

    以至于没能凑上和嘉乐碰面,让他结结实实地在河里捞了好几条鱼回来。

    “师哥,师哥?你怎么了?”

    和秋生没什么两样的脸横插了进来,让伍琪一阵恍惚。

    “没什么,不过是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情罢了。”

    这小子比秋生看上去要更憨实一些,这也算是勉强让伍琪记住了他们之间的一些用以区分的地方。

    顺路挑去了两桶水,三人一路走一路聊,便是慢悠悠地走回到了屋子里去。

    此时箐箐已经把一休大师的屋子都给打扫了个干净,九叔和青光道人便在和尚的邀请下,到他家里一座。

    而嘉乐本来还挺好奇那两个新来的同龄人,却是还没等他来得及搭话,便被四目瞪着眼睛,揪着耳朵扯回到了屋子里去……

    其中伍琪还依稀听到了些许的呵斥。

    “屋子不打扫干净……像个猪圈……祖师爷供奉都忘了摆好……”

    跟在四目手底下,这辛苦劲看来是少不了的。

    而嘉乐这幅倒霉模样被箐箐看在了眼里,便是不由得笑出了声来。

    “姐姐,这家伙看起来呆呆地,好傻啊。”

    六儿却是抿嘴笑了笑,不置可否地应了声,便把视线调转到了另一个人的身上。

    呆吗?我看不见得……这边明明还有一个更呆的家伙。

    时间飞逝,很快便临近中午时分。得益于嘉乐捕来的几条鱼,这一伙人也正好加个餐。添几双的碗筷,热锅烹油,不过多时便出了桌‘全鱼宴’来。

    一休大师是佛门中人,虽性子随和,却也沾不得荤腥。伍琪这会儿眼尖,便帮着炒了两个素菜,这让老和尚乐得,把嘴都给咧到耳根子上去了……

    而四目虽说看着臭和尚不顺眼,但终究还是没能赶人出去。毕竟自家师兄在场,还有那青阳山二人。

    不论如何,总归还是得给这和尚留些脸面的。

    过了午饭,收拾干净,青光道人便招呼着伍琪去外头继续磨炼一二。负重大棒双管齐下,不过一会儿便又是哀嚎一片。

    而这般声势,以及堪称折磨的锻炼方式,让一休大师和嘉乐都给看愣神了去。

    “小姑娘,你们青阳山就是这么锻炼人的?”

    “大师,其实也不全是,只是我师傅习惯用这种方式罢了……”

    要细究起来自然又是另一种的说法,毕竟如果不借着这气势汹汹的模样,青光道人也不好意思直白地教予伍琪学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