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村花小妻凶又甜 > 第91章 :认字儿
    陶勇:“……”

    他虽然脸皮有些受不住,可到底还是吃饱饭占了上风。

    因为他那个滥赌的父亲,他们家几乎没有半点积蓄,否则,也不会兄弟那么多,至今除了他一个都没说上媳妇儿,谁家有女儿愿意嫁给一个饭都吃不饱的人家?

    平日里在家,她妈做饭,也就是勉强充饥的量,至于吃撑的感觉,他早忘了是个什么样的感觉。

    一直到他跟徐月结了婚,来徐家吃过几回饭,他才重新体验了一回。

    因为两场婚事,徐家的日子也不好过,可周红梅从不在吃食上克扣他们,虽然少鱼少肉,可量还是足的,如今粮食收上来了,时不时也能吃上肉了。

    周红梅看见他们两口子进来,什么也没说,该忙什么忙什么,粮食是收回来了,小麦还没种下,这几天正忙着整地,盼着老天再下场雨。

    老大一家也回去了,老二一家这两天也准备回去了。至于老三……周红梅强行忽略!这两个就是来混吃混喝的,好吃好喝招呼一顿也就能送走了!

    至于其他,周红梅表示爱莫能助!

    有人会说她偏心,这个她承认,自己确实偏心,可……稍微有点心的人,对上她家这个女儿,不也得偏吗?

    林宝秀还在屋里研究她的图纸,她不敢上手就做,而是找了其他的旧衣服做了个迷你型的枕套。

    没错,徐洲拿回来的东西,也就是未来几乎家家户户都用的四件套。

    做个简单的四件套不难,难就难在要做出花样。

    好在,这是徐洲自己用的,倒是不需要太过复杂的花样。

    徐洲让人带回来的布料是蓝白两种,林宝秀苦思冥想,想着怎么做能做的好看些。

    “嫂子,这个给你!”

    林宝秀听到徐琳的声音,回头一看,就看见徐琳一手拿着削好的铅笔,一手拿着用裁好的大白纸做成的本子,笑眯眯的递给她。

    看着这两样东西,林宝秀一下子就慌了,她……她不识字!她还记得,那年,林国忠和那个女人商量,说她年纪到了,可以送她去学堂了,然而,这话说了没多久,那个女人就走了,悄无声息的走了!

    沉浸在伤心跟愤怒中的男人,哪里还记得她年纪到了可以去学堂的事儿?

    “我……我不会写字!”林宝秀看着徐琳,局促又不安的说道,她……她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

    这一点,徐琳自然知道,这在农村,也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啊,很多人没上过学,也有很多人读了一两年的书就不读了,她算好的了,可以读到小学毕业。

    “不会写可以画画啊!”徐琳道,“你不是要帮哥哥做被套吗?想到什么,可以先画下来,确定了再动手做!”

    原来,徐琳看她的手一直在布上比划,却一直没动手,这才明白她在干什么,就连忙跑回自己的房间,小学的书,从一年级到五年级的书她一直都好好收着,文具什么的也没丢,不过,这个白纸订成的作业本,是她没用完的。

    “没用几张,都被我给撕下来了!”说到这里,徐琳有些不好意思。“等闲下来了,咱们去镇上买!”

    林宝秀看着被塞到自己手中的纸和笔,下意识的抱紧了,以前,她看着其他的小孩子们结伴去学堂,心里也羡慕的不行,有一回,林宝珠放学回来,给林华中背了一首诗,把林华中高兴的不行,林宝珠见状,特意多背了两遍。

    然后,她也会背了,可……没有人听她背,更没有人会因为她会背而觉着高兴。

    “谢谢你,小琳子!”林宝秀珍而重之的抱着纸笔,看着徐琳,认真的道谢。

    “不客气不客气!”徐琳被她这么认真的道谢弄得不好意思,连忙红着脸摆手,刚准备说什么,看着自家大嫂拿着纸笔这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忽然开口道:“大嫂,要不,我教你认字儿吧!”

    还沉浸在感动之中林宝秀,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先是一愣,继而双眼发亮,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真的吗?”

    “……当然啊,只要你想学,我就教你啊!”徐琳愣了一下,随即微笑着说道,她虽然懂得不多,可教一些简单的认字儿还是可以的。“嫂子你先画,以后我每天都教你一会儿,对了,我那些书都还在,我去给你拿!”

    说着,徐琳就跑了出去。

    “呵……自惭形秽了吧!”

    林宝秀抬头,就看见徐月站在门口,双臂环胸,一脸不屑的看着自己。

    林宝秀没有回答,只是珍惜的拿着纸笔,事实上,她都不知道怎么回答,自惭形秽是什么意思她都不懂。

    “徐洲可是要考大学的人,等他上了大学,人家问他,有媳妇儿没有?媳妇儿是什么人?在哪里读书啊?你说徐洲该怎么回答?”徐月双臂环胸,好以整暇的看着林宝秀。

    林宝秀的面色一白,想到那种场景,忽然就难受了。

    “怎么了?谁说大学生就非要找个大学生做媳妇儿了?”林宝秀无言以对的时候,徐艳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徐月在听到徐艳的声音时,脸色就变了,朝天翻了个白眼,直接转很走了。

    她说的不是事实吗?这个徐艳,简直就是泼妇,都不知道姚康是怎么忍受她的,反正自己若是男人的话,一定不找徐艳这样的!

    “别听她的!”徐艳对着林宝秀说道,“我也没上过几年学,还不是跟你姐夫过的好好的?”

    姚康,也是个大学生,本来,可以留在大城市教书,他却选择了回乡,因为他答应过他,回来娶她。

    “嗯!”原本被打击的体无完肤的林宝秀,听了二姐的话,终于得到了些许救赎,没事儿的,没事儿的,徐洲在前进,她也会努力追赶,总是要一直跟着他的。

    林宝秀这样安慰自己,努力压下心中的惶惶不安。

    而这时,徐琳终于把自己一年级的书给找来了。

    书虽有些老旧,可不见半点破损,可见它们的拥有者是多么的爱护。

    “谢谢你!”林宝秀接过书,小声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