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书穿八十年代小女不倒 > 第45章 谨慎赚钱
    应寒从里面出来后,本想着回去准备的,结果没走两步就碰到了老熟人。

    “同志,终于碰到你了。”和她说话的,正是吴六。

    应寒也是一愣,惊讶道“吴同志,你怎么在这?”

    吴六小声道“我来着碰碰运气。”

    应寒点点头“哦,今天没开。”

    “没开就没开吧,遇到你就行,我还想弄些货。”

    “你要什么?”

    “小米,大米。”

    “小米大米不是很多,有两千斤,我红豆绿豆多。”

    “要,每样给我弄五百斤。”

    “行,晚上八点半二环路桥下见。”

    “同志,你再给我弄点儿水果,还是那几样水果。”

    “我现在还有梨,橘子,菠萝蜜,荔枝,西瓜,芒果,你要么。”

    “这个时候还有西瓜?”

    “我们干这行的,都有自己的冷库。”应寒说谎一点儿也不打草稿呀,不过吴六还真信她。

    “要,给我弄点儿,西瓜和芒果。”

    “我还有棉花,你那边需不需要。”

    吴六一惊“你真有棉花呀?“

    “有,但都是带骨朵的,一斤两块六。”

    “行,我那些水果不要了,红豆绿豆也不要了,你给我弄些棉花吧。”

    应寒多嘴了一下,她的红豆绿豆没人要了。

    不过没关系,棉花价格好呀。

    可到了家,她犯难了,她一个人采几百斤的棉花,到晚上根本采不完呀。

    “这可坏了,晚上交不了货了。”

    “哎,要是空间能进个自动收割机就好了,直接...啊。”

    应寒话还没说完,一推棉花全都砸在了她身边,推积在她周围,快把她给淹没了,而且还是去了壳的。

    “我..去,这什么情况。”应寒有种想骂街的感觉。

    她在空间里这么久,都是一点儿一点儿的收的,没想到,竟然能自动收割。

    那她悲催的以前一点一点儿的拉着石磨碾大米,可不就白干了?

    想象干了快两年的劳动白活,应寒抓狂。

    现实没让她感概太多,赶紧忙着收拾棉花。

    两个小时候后,一个麻袋里面有七八斤的样子。

    一共弄了一百多袋子,芒果五百斤,大米五百斤,小米五百斤。

    七半点,应寒就出发去了二环路桥下面,坐了五站公交车,剩下的路慢悠悠的走了过去。

    约莫着时间差不多了,应寒从空间里把东西拉了出来。

    突然一下子,快把桥洞占满了。

    不过吴六也提前到了,她并没有等太久。

    “大米小米,还有棉花,你带称了么?”

    “带了。”吴六说着,朝外面摆了下手,然后一辆货车就开了过来。

    应寒看了下,笑了“吴同志现在越来越好了。”

    “托你的福,要不是你帮我们,也没我们的今天。”吴六说的大实话。

    应寒每麻袋差不多十斤的棉花。

    吴六要了大米和小米后,也没多少钱了,要了一百斤的棉花。

    应寒说是带壳的,现在不带壳,不过也没给他涨价。

    “同志,以后我怎么联系你呀。”两人算清涨后,吴六问道。

    应寒笑着道“我一年到头不一定在哪儿转悠,遇到了咱们还合作,遇不到就是咱们没缘分。”

    “我觉得咱俩有缘分,行吧,我先走了。”吴六有些遗憾,但也明白应寒不想说。

    这边皮小五也来了,看着远去的一辆大车,皮小五笑道“你生意还挺好呀。”

    “嗯,还不错吧。你的货我在这了,你拿称称一下。”

    “我没带称。”

    应寒挑了下眉“我来买东西,不带称?”

    皮小五苦了下脸“我买东西带什么称呀,反倒是你,卖东西怎么不带称。”

    “我做这个买卖,怕别人不相信,所以都是买方带称,他们也放心呀。”

    “现在怎么办?”皮小五苦恼的挠了挠头。

    “刚刚那个人刚称完,一麻袋棉花,10斤,上午我和你说是带壳的,现在不带壳,我给你按3块,行了你就要,不行我还拉走。芒果,你也放心,这些只多不会少。”

    “行,行,我这人做买卖也爽快,大家都有钱挣,双赢。”

    皮小六说的坦荡,但也不放心,还是让同伴开着车回去拿称了。

    来回折腾了半个小时,幸亏这个时候没什么人。

    结果称拿回来一称,棉花还多了一百斤。

    这一百斤皮小六也要了,芒果应寒多送了他一筐。

    早知道这样,皮小六就不费那时间了,得不偿失。

    主要是第一次和这来历不明的人合作,得谨慎点儿。

    这次合作很愉快,皮小六问她以后怎么联系。

    应寒依然是刚刚对吴六说的那句话。

    她不会经常做这个,不然会露馅的。

    拿到钱,应寒飞奔着走了。

    这会儿已经快十点了,路上早没了公交车,她一路不停的左右前后看着,步行回得家,好在走的都是带路灯的大路,下次她可不敢一个人这么晚回家了。

    到了家才发现,她家的电线烧了以后,她还没找人修呢。

    只能摸黑进了屋里,点了一根蜡烛,脸上带着笑容,坐在被窝里数着钱。

    吴六的七百多块钱,皮小五的一千七百五十块,弄这一趟整了两千多块钱也不错,加上原来的钱,她有五千多的存款了,够了够了,够她花得了。

    应寒晚上,抱着她的钱盒笑眯眯的睡着了。

    完全忘了今天是星期天,晚上有晚自习。

    结果第二天猛的坐了起来,左右看了看,才发现家里没表。

    应寒不知道几点,但看外面的日头,也知道已经很晚了。

    牙都没刷,洗了把脸漱了下口,衣服外套扣子没系好就冲出了家门。

    坐在公交车上长发现她的头发还散着,皮筋也不知道跑哪儿了。

    无奈只能用手随便的拢了拢,赶到学校的时候,已经不知道上了多久的课。

    今天第一节,是班主任的课,应寒在门口踌躇了好一会,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形象,除了头发,好似还好。

    清了下嗓子,把右边的头发挂到了耳后,喊了一声报到。

    顾教授见马上要下课了,应寒才来,很不高兴,停下了手中的东西,冷声道“应同学,你昨晚晚自习没上,今天还迟到,怎么回事?”

    应寒苦着脸道“我昨天忘了是星期天,今天又睡含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