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快穿大佬请善良 > 第118章 同桌的你好甜(23)
    她笑了笑,眸光似星光。

    “当然有。”

    他的眼睛亮了亮。

    “可是你应当知道,没有未来,这些话,说出来也没有意义。”

    “什么?”

    江华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看到她笑了笑,拿出下午要上的课的课本,让他预习一下。

    江华一头雾水。

    便听她边翻书边半开玩笑地道: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江华忽而想起那张成绩单,他与他的距离,唯有将纸张对折才能碰到。

    而未来怎么能对折呢?

    他唯有一点一点的爬上去,靠近她,与她并肩,才能有两个人的未来。

    江华不努力,便只能仰望。

    他突然就懂了。

    然后他沉默须臾,便颇有倚仗般似的,理所当然地说,“那你要做我的补习老师。”

    “好。”

    姒灼露出老师般慈爱的微笑。

    江华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并不知道,十几斤的的数学训练题等着他做,百余篇古诗词文言文等着他背,四千个英语单词等着他学……

    这些,他都还不知道。

    于是乎单纯地沉浸在“私定终身”的快乐中,知道真相后,眼泪掉下来。

    姒灼答应了他。

    高考过后,说他想听的话。

    江华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学习热情。

    上课认真听讲,从来不旷课了,也不闹了,有时候还主动回答问题,甚至留下来自习,活像变了一个人。

    班主任看着他。

    神情有些恍恍惚惚。

    瞧他上课求知若渴小眼神,感觉从来没有认识过他一样,这是打了什么鸡血?

    还有什么比“烂泥扶不上墙”突然“发愤图强”更让人激动吗?

    班主任不明所以,但十分欣慰。

    忍不住欣喜地给江瀚打电话说明情况。

    江瀚自然也高兴。

    只是情绪很少外露的他,冷静地询问,“但愿不是三分钟热度,突然学好一定有原因,劳烦老师关注一下。”

    “好好好,我一定弄清楚。”

    班主任应了下来,对江华的关注也多了起来,可是这一关注,便给自己泼了一桶冷水。

    江华学好的原因竟然是——

    早恋?!

    而且是和年级第一叶灼早恋!

    江华能学好,当然是好的。

    可却是因为姒灼。

    让成绩好的学生“潜移默化”江华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可是这个时候,班主任又开始担心了。

    担心影响叶灼。

    她观察了一段时间发现,平常调皮捣蛋的江华,在叶灼面前却乖得不像话,跟被下了降头一样。

    显然,心落人家身上了。

    若是江华的一厢情愿,那也还好吧,但令班主任担忧的是,她发现叶灼也是有所回应的。

    叶灼其实是个很清冷的性子,看似平静沉稳,但实际上没有多少耐心,平常交友什么的,也只和志同道合成绩好的学生待一块儿。

    要是遇到学习基础不好的。

    她可没这个耐心去教。

    可是那人是江华,却变得不一样了。

    她收敛了一身清冷和疏离。

    对他有问必答。

    所以,他们两个人,对对方都有意思,不是江华一厢情愿。

    班主任心里那个后悔啊。

    早知道就不要把叶灼安排在江华旁边了。

    最开始目的达到是达到了。

    可却整出个早恋来了!

    她想想就有些愧对两方的父母。

    不行,得想想办法。

    她思来想去,还是喊着叶灼出去谈话

    班主任选择叫叶灼出去,而不是从江华这里下手,便是对他的印象根深蒂固,觉得跟以前一样说教对他是无用的。

    姒灼知道她想说什么,还不待班主任开口,便道:“我有分寸。”

    “可是!”

    班主任急了,江华到底有什么好的?

    怎么叶灼也拗起来了?!

    “老师,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我相信班主任不是迂腐的人。”

    姒灼淡淡地说,眸色漆黑幽深。

    班主任看了看她的神情,语气平静而笃定,目光清冷和理智,不像是被青涩的爱情冲昏头脑的样子。

    班主任莫名其妙地突然就放下心来了。

    但她思忖了一下,还是半开玩笑的叮嘱一句,“你若是退步了,我可就喊家长了。”

    “好。”

    姒灼点头应下。

    江华在教室里忐忑不安的等着,桌上还放了姒灼给他布置的几道数学题,类似的题型她已经讲过了,江华大概学会了。

    可如今江华看着,他怎么也看不进脑子里。

    他知道班主任将她叫出去了。

    也猜得到是为了什么。

    班主任肯定会施压,然后告诉家长,他不怕这个,可要是被林老师知道,她也阻止自己和叶灼怎么办?

    突然的担忧和害怕,让他掌心都冒了冷汗。

    然后轻缓的脚步声传来。

    她回来了。

    他猛地回头看着她,看着他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每一步都像踩在自己心上。

    他沉默等待着。

    他以为她会说什么。

    可她没有。

    她只让他接着认真做题,神情如往常一样,独自将所有压力抗下,什么都没有说。

    江华莫名的心一揪。

    他突然觉得自己得寸进尺,他占着她对他的那份纵容,肆无忌惮的霸占她的时间,分散她的精力。

    那么理所当然。

    那么无耻。

    某些人说的话其实没错,他就是烂泥扶不上墙,他的学习基础很差很差,一道简单的题目,却要姒灼教很多很多遍。

    他曾经喜欢看她无奈却耐心重复的样子。

    像被人宠在掌心里。

    可如今却猛然发现——

    他在拖累她。

    他心里难受极了,却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神情变了又变,而后忍着心中的痛楚开口,“要不,你别管我了吧……”

    “嗯?”

    姒灼回头,看见了他眼底的不安,有些好笑的揉揉他的头,“你这又是在胡思乱想什么?”

    江华垂眸,没有再说话。

    天知道,他刚刚问出那句话,花了多大的勇气啊?

    他其实好自私的。

    说让她别管他,心里却很怕很怕,怕她真的一口答应下来。

    她要是真的不管他了。

    他该怎么办?

    他想到这里,眼中便涌起茫然无措。

    她现在是他所有的动力啊。

    她一离开。

    他便会被抽去所有希望。

    重新堕落。

    甚至摔得更惨。

    “乱七八糟的事情,不要想那么多,你觉得事到如今,我还会放了你么?”

    姒灼捏住他的下颚,把他掰了过来,暴露出一直以来被温和包裹的强硬。

    逼迫他与她对视。

    幽深暗沉的眼底,翻涌着霸道和占有,还有近乎偏执的控制欲,再也不加掩饰,清晰的呈现在他面前。

    “你觉得,你还逃得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