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福运相公养不起 > 第20章 闺房之中,画眉之乐。
    “你以前只是一个小县令,你要赶回南越过年,南越路途遥远,请两个月的假还说得过去,但是现在你又不回南越,官职也不再是小县令,而是管理着一个偌大的府城,你怎么能这么不务正业?”

    “哪有不务正业啊!”傅澜清故作委屈:“府衙没了我这个知府,不是还有同知和通判么,他们又不是吃干饭的!”

    “还有啊,我这是给他们锻炼的机会,他们怎么说都是我的副手,也应该独挡一面了,免得他们一辈子只能窝在小小的府衙给人打杂,一点出息都没有。”

    陆玖:“……”

    得,她算是发现了,傅澜清正经事干不了几件,歪理倒是一大堆。

    傅澜清不知想到了什么,桃花眼里一片亮晶晶,就像是小狗狗看着自己最心爱的肉骨头,一脸期盼的说道:“娘子,不如你跟我回府城吧,你监督我,保证不会玩忽职守!”

    虽然这里也挺好的,但是怎么都不如两人独处来的舒坦。

    “你做梦!”陆玖一把推开他,抬高下巴:“我要陪我娘在家过年。”

    “可是,距离过年还有半个月呢。”傅澜清没有放弃,再接再厉:“半个月耽误你赚多少钱啊,你不能这么没出息的窝在家里!”

    陆玖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

    “把大郎的事解决了再回吧。”

    “没问题。”

    傅澜清阴谋得逞,笑得春风得意:“今日便将此事解决。”

    陆玖嗯了一声,瘫在床上不想动。

    “娘子要不要多睡会?”

    现在时辰还早,日头才刚出来。

    陆玖猛地坐了起来,羽绒被滑落至腰间,她伸了个懒腰:“现在起来……”

    傅澜清目不转睛的看着,娘子的身材可真好。

    陆玖察觉到他的目光,一脚踢过去:“滚!”

    分贝超大。

    傅澜清却是趁机握住陆玖的脚踝,亲了一下,嗓音暗哑低沉:“娘子,今日就由为夫伺候你起床穿衣。”

    陆玖抽回脚,在他身上蹭了蹭,一脸嫌弃:“草,你不是有洁癖的吗?”

    “遇见你就没了。”

    傅澜清连忙给陆玖挑选了漂亮的衣物给她换上,伺候她洗漱。

    陆玖坐在梳妆台前,傅澜清执起眉笔,弯下身子给她画眉。

    “滚一边去!”

    陆玖拍开他的爪子,哪有一上来就给她画眉的。

    傅澜清一脸委屈,闺房之中,画眉之乐……是多少女子羡慕不来的,为何娘子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甚是嫌弃呢?

    “娘子,有问题吗?”

    “哪有一上来就给我画眉的,护肤品还没抹呢。”

    说真的,傅澜清不太懂这些。

    虽然他生的好看,经常被娘子叫做狐狸精,但他真的从未涂脂抹粉,谁让他天生丽质。

    “娘子教我好不好?”

    陆玖嗯了一声:“化妆之前,务必要做好补水保湿,这个是补水的,这个是保湿的。”

    傅澜清乖乖照做:“接着呢?”

    陆玖的皮肤底子不错,也没有什么瑕疵,倒是不用涂什么遮瑕膏了。

    “粉底液……”陆玖指着比较轻薄的一款:“涂这个,涂均匀点,用彩妆蛋推开……”

    “好啦,你现在可以给我画眉了。”

    傅澜清长出一口气,他从来都没有发现,女人化妆这么麻烦。

    他还以为画个眉毛,涂个胭脂,再抹个口脂就够了呢。

    结果忙活这么半天,才轮到画眉。

    傅澜清执起眉笔,帮陆玖画着眉。

    但是他的力道太重,直接就画坏了,陆玖只能卸掉重画。

    傅澜清看着被抢走的眉笔,内心一阵委屈。

    娘子嫌他办事不力,自力更生了。

    陆玖轻松简单的画好了眉,然后开始画眼影画眼线刷睫毛膏。

    因为睫毛本来就是卷翘的,倒是不用夹了。

    由于化的是淡妆,陆玖倒是没用颜色太深的,而是选了一支橙色的口红。

    唇妆完事以后,就是腮红,最后再整体定妆一下就OK啦!

    (查了好久的度娘,如果步骤不对,请原谅小哥哥的无知。)

    傅澜清看的一愣一愣的,原来女人化妆这么麻烦的啊。

    不过,玖儿这么一拾掇,变得更好看了。

    果然,存在即道理。

    怪不得娘子卖的化妆品那么挣钱。

    看着陆玖还没有梳发髻,傅澜清自告奋勇的说道:“娘子,我帮你挽发吧。”

    陆玖颇为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你会吗?”

    “会的会的。”

    傅澜清的手很巧,很快便梳好了一个简单的流云髻。

    “没有想到,你的手还挺巧的。”

    “娘子喜欢就好。”

    傅澜清轻笑一声,他就会这么一个发髻,还是小时候看娘亲梳的,便记下了步骤,倒是没有亲自上手过。

    陆玖的首饰大多都是傅澜清送的,不然就是老太太和兄嫂给她的,好几箱子的首饰,根本就戴不完。

    傅澜清选了一枚金镶玉的发簪给她簪上,低眉浅笑:“娘子,好看吗?”

    “挺好看的。”

    陆玖偏过头,在傅澜清的唇角印下一吻。

    “抱歉……”

    傅澜清的唇角,有她的口红印。

    “没关系,我很喜欢。”傅澜清微微勾唇,嗓音暗哑低沉,满是暗示:“你知道的,我很喜欢你在我身上留下印记,你可以尽情的宣誓你的主权!”

    说着,还扯了扯衣襟,露出喉结周围朵朵绽放的妖娆花朵。

    陆玖:“……”骚断腿了都。

    傅澜清又给陆玖戴上了一副红翡翠滴珠耳坠,他拿起一对羊脂白玉的手镯,问道:“要不要戴这个?”

    陆玖摇头:“我不要,累赘。”

    傅澜清闻言,将首饰给收好,他看着陆玖的食指上戴着一枚骷髅戒指,便问道:“要不要戴指环?”

    “不要了。”

    傅澜清有些好奇:“你这个指环,挺别致的。”

    通体泛白,材质像是银的,但是又不是那么软。

    “这是戒指,白金的。”

    “不应该戴大拇指吗?”

    说着,傅澜清便将陆玖的戒指拔下来要给她戴大拇指上。

    “你懂什么啊?”陆玖将戒指夺回来戴好,小声嘀咕着:“戴哪根手指都是有讲究的,不懂就不要瞎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