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弄脏了楚医生的白大褂 > 第53章 你喜欢我?
    “她说她很爱你,还说可以帮我跟你离婚呢。”

    “……”

    黎芊芊双手捏紧成拳地看着漫婳,她不敢相信,漫婳这个贱人,居然把她刚才说的话告诉楚君衍。

    她是不是疯了。

    还是,她以前对君衍的讨论都是装出来的,欲擒故纵的手段?

    “是吗?”漫婳关了免提。

    楚君衍微扬的语音透着薄薄的冷意和质问。

    旁边的黎芊芊正望着她。

    突然听不见楚君衍说了什么。

    她心头就像是被猫挠着一样的难受,睁大了眼,恨不得把手机抢过来。

    漫婳轻笑了一声,直接挂断电话。

    黎芊芊跟着漫婳一起来到路旁。

    楚君衍的目光停落在漫婳身上,直接把她当成了隐形,“上车。”

    楚君衍自己开车来的。

    对漫婳说完,便升上车窗,无视尴尬的黎芊芊。

    “君衍。”

    车窗玻璃关上的最后,黎芊芊急切地喊了一声。

    她的声音没阻止车窗玻璃的关上。

    她伸手去开后排车门,门反锁着。

    漫婳坐进副驾座后,朝车窗外的黎芊芊看去一眼,问楚君衍,“你不让她上来吗?”

    楚君衍看着她的眸子漆黑深沉,“你很开心?”

    “啊,我在替你开心。”

    漫婳意识到自己的笑惹到了面前这位爷,她不太情愿的收起笑容,无辜地眨眼,压低了声音说,“你的桃花真的很多。”

    “你想让她上来吗?”

    楚君衍看着漫婳的眼神挺复杂。

    早上漫程辉离开他办公室后,他的心就忽上忽下的,后来去市里开会的时候,他竟然走了神。

    会议结束,他就直接开车来了慕尔找她。

    漫婳又朝车窗外看去一眼,黎芊芊还站在那里没走。

    她淡淡地说,“让她上来吧,她那么喜欢你,不惜造谣毁我名声,我不成全她,都觉得对不起她的用心。”

    车窗玻璃隔音效果很好,漫婳和楚君衍在车内的交谈,外面的黎芊芊根本听不见,甚至,她连看都看不清。

    楚君衍淡淡地应了声,“好。”

    重新降下车窗,对露出惊喜的黎芊芊说,“上来吧,去吃饭。”

    黎芊芊立即点头。

    拉开后排车门,坐进车里。

    看了眼前面副驾座上的漫婳,黎芊芊看着楚君衍,温柔地说,“君衍,去时光吧,那里挺好的。”

    楚君衍转而问漫婳,“想去哪儿?”

    漫婳无所谓地道,“就去时光吧。”

    “嗯,好。”

    楚君衍发动车子上路,朝时光的方向驶去,副驾座上,漫婳朝他的方向微侧着身子,视线落在他握着方向盘的大手上。

    听见他问,“新剧都定下来了吗?”

    漫婳眉眼染笑,嗓音轻软,“嗯,定了。”

    后排,黎芊芊立即接过话,“君衍,我还有些专业性的问题,可以请教你吧?”

    “你想怎么请教?”

    楚君衍看着漫婳,问黎芊芊。

    黎芊芊被问得一愣,身侧的双手微微捏紧,面上扬着温婉端庄的笑,“你还真问到我了,有些专业性的问题,我不是很懂,你要是愿意,我想在开拍前,跟着你几天。”

    “跟着我?”

    “是的,这还是伯母跟我提的建议呢,君衍,我保证不影响你工作,你放心。”

    “然后呢?”

    “然后?”黎芊芊一脸茫然。

    楚君衍冷嗤一声,毫不留情面地说,“然后你是打算告诉婳婳你跟我青梅竹马,还是说我对你有意思,让她跟我离婚?”

    黎芊芊的脸涮地就白了。

    封闭的车厢内,她难堪又难过地看着楚君衍。

    “君衍,你误会了。”

    “误会,难不成你没有这种想法?”楚君衍嘴角勾起一抹冷漠地弧度,“你费尽心机拿到《手术风云》女一号,不就是为了接近我?”

    “君衍,我是喜欢你。”

    黎芊芊直接红了眼眶。

    楚君衍每个嘲讽冷酷的字眼,都像是刀子扎在她心上,特别是还当着漫婳的面,这对她无疑是深深的侮辱。

    她难过地说,“但我喜欢你有什么错呢,伯母也一直喜欢我,希望我们在一起,要不是那什么算命大师跟楚爷爷面前胡说八道,你怎么会和婳婳在一起。你又不是不知道,婳婳一直喜欢的人都是傅萧,嫁给你不过是因为傅萧如今成了她哥哥。”

    “黎芊芊,你有一点说错了。”

    漫婳在尴尬的气氛里开口。

    她眉目清冷,淡然,声音也是清清冷冷地,并没有太多的情绪,“我嫁给君衍哥哥,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是因为我觉得他挺好的。”

    “婳婳,你不是喜欢傅萧吗?”

    “不,我现在喜欢君衍哥哥。”

    主驾座上,楚君衍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一紧,转眸看向漫婳。

    漫婳懒懒地靠在座背上,眉眼精致如画,笑容浅淡恬静,这样的她楚君衍并非没有见过,只是她不是对自己。

    他冷漠地道,“你现在可以死心了。”

    “君衍。”

    黎芊芊含着泪。

    楚君衍减速,把车停在路边,不带一丝温度的道,“黎芊芊,你记住,我的妻子只能是婳婳,不管你用多少心机手段,在我眼里,你都一文不值。现在,你可以下车了。”

    “……”

    黎芊芊不敢置信地望着楚君衍。

    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她。

    她那么爱他,为他做了那么多事,她所有的努力,都是想配得上他,能够有资格成为他的妻子。

    深深地吸口气,她哽咽地说,“君衍,你总有一天会知道,谁才是最值得你爱的人。”

    话音落,她又转而对漫婳道,“婳婳,你能骗得了君衍一时,骗不了他一世。”

    说完,她打开车门,下了车。

    “你怎么就让她下去了?”

    车子重新上路,漫婳问楚君衍。

    “污染空气。”

    楚君衍直接降了车窗,让外面的风吹进来。

    漫婳嘴角抽搐,这个男人是真无情啊,那么爱他的女人,他居然赶人下车。

    再想想,他以前对自己的毒舌,好像比起刚刚对黎芊芊,都算不得什么了。

    至少,在关键时刻,他好像对她还是挺好的。比如他第一次把她吓得“晕死”,后来她就轻易把他骗上了树。

    她第一次生理期弄脏裤子,当时的她什么都不懂,害怕又无助,他去给她买卫生巾,还脱下外套给她遮挡。

    她第一次为梦想遭那导演拒绝嘲讽,还想潜规则,她把人揍了一顿,虽然楚君衍嘲讽她一顿,但到底帮她清了场,后来,那个导演成了太监。

    还有她被蛇咬那次……

    漫婳正走神,耳畔,突然响起一声男人低淡地询问,微扬的语音勾出撩人的弧度,在“你刚才可是说,你喜欢我,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