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书后大佬都宠我 > 第56章 你家住海边啊
    赵叔给了他们这么大一个方便,她不能只拿一斤牛肉干就摆平了。

    以后她还要买肉,赵叔的肉比较好,买多了赵叔也会少留钱的,生活中遇到一个合得来的人不容易,生意伙伴也是如此。

    而且赵叔是市里的人,即使没什么权势,可是人脉还是有的,以后她有事找赵叔办,赵叔应该不会推辞。

    老赵哈哈大笑,“好好好,等你卖肉干挣了大钱,请大叔吃饭!”

    秦瑟瑟:“那肯定第一个就是请您!”

    秦瑟瑟和秦山川喝了茶,就要起身告辞,“赵叔,您给称三十斤羊肉,二十斤猪肉,二十斤牛肉。”

    老赵一惊。

    “瑟瑟,你,你是不是因为我被老张挤兑走了,所以才买这么多的?”

    老赵不是一个爱占人便宜的人,再说了,按照秦瑟瑟买肉的数量,一天三十斤的数量也够他养家的。

    秦瑟瑟笑了,“赵叔,我就算是想照顾您的生意,我把肉买回去也得有用处不是,今天有好多人没买到肉干,所以我回去要多做一点。”

    肉干是可以放一天两天的,如果后天卖不完,那可以等到大后天再卖。

    老赵不确定的问,“真的?”

    秦瑟瑟点点头。

    “行,小丫头是个有本事的,大叔给你称肉去。”

    按照秦瑟瑟的要求,老赵给称好了肉,“今天没杀牛,我把猪下水和羊肚给你吧。”

    秦瑟瑟高兴坏了,“谢谢赵叔,这个东西我回家做了,我爸妈他们都特别喜欢吃。”

    “是个行家,”老赵欣赏的抬手指了指她,“其实这都是猪羊身上的好东西,只是打架不会处理,平时我没空,有时候就扔了,以后我不要的话就给你。”

    不能说每次都给她,家里的孩子也喜欢吃,有时候他会忙里偷闲给孩子做一顿好吃的。

    秦瑟瑟拿出七张大团结和一张一块的,递给老赵。

    老赵志只拿了那七张大团结,“瑟瑟,七十就好了,以后你还经常在我这买肉,我不能算这么清。”

    秦瑟瑟也不客气了,接过来揣兜里,抬起手里的猪大肠,“这都已经很好了,赵叔,我就不和您多说了,我得回去了。”

    老赵见她两手都没闲着,“这,你能行吗?”

    加一起有七十多斤呢,秦瑟瑟也才九十多斤重吧。

    “小意思,我能行,等上了公交就好了,到了村里我大哥会接我的,”秦瑟瑟拎了拎,“赵叔,我们走了,再说下去,我真会累了。”

    “行行行,快走吧。”

    出了四合院,秦山川瞅了一眼秦瑟瑟,有些担心的问,“你确定没问题。”

    真的很重啊。

    秦瑟瑟瞅了他一眼,“你再耽误下去,我真要累趴下了。”

    这具身子也太弱了,以前她多强悍啊,70公斤举重轻轻松松拿下,来到这倒好,七十多斤的肉都拎不动了.....

    真的好想骂人,但又不知道骂谁...

    秦山川加快脚步,嘴上不忘说着,“要不我拿着吧。”

    秦瑟瑟看都没看他,“还是算了吧,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别累扁了。”

    秦山川才十五岁,平时吃的又少,现在还没她高,和大哥一米八的身高相比,还是低了不少。

    秦山川抿了抿唇,没说话,心里却一股一股暖流涌过。

    **

    两人上了公交车,秦瑟瑟又付了双倍的价钱,两人到了村口,已经下午一点半了,秦山川先把床放下。

    “姐,你别走了,在这等着,我去叫大哥过来!”

    秦瑟瑟也确实走不动了,又累又饿,坐在床上朝他挥挥手,“去吧去吧。”

    这会儿大家都在上工,也没人看到秦瑟瑟一下子买了这么多肉。

    秦山河和秦大勇过来时,秦瑟瑟都快睡着了。

    看妹妹累成这样,秦山河心疼坏了,连忙大步跑过去,“瑟瑟,怎么样,是不是饿坏了。”

    听到熟悉的嗓音,秦瑟瑟抬头对上大哥和爸爸关切的眼神,嘴巴一瘪,委屈的声音都变了,“爸,大哥,我快饿死了。”

    秦大勇一听心疼坏了,“山河,快背着你妹妹,东西我拿,看把我闺女给饿的,赶紧回去。”

    秦山河二话不说背起秦瑟瑟就走,“咱妈已经在家做饭了,下回要是饿就在路上吃点,知道不?”

    秦瑟瑟瘪嘴,有气无力地,“我不知道会这么饿。”

    饿得身上都出冷汗了。

    秦山河叹口气,语气责备却又难掩关心,“你自己的身体你不知道吗,不能饿,一饿身体就酸软,出冷汗,挣钱是重要,可是你的身体也重要啊,要是在外面,我和爸想背你都背不了。”

    秦瑟瑟一怔。

    原主还有这毛病啊?

    怪不得她觉得反应那么大。

    秦瑟瑟心虚的回,“我忙忘了。”

    秦山河不多说,跑着把她背回了家,路上遇到了本家村民秦国富,还问秦山河他妹妹是不是生病了。

    秦山河说妹妹是忙的忘记吃饭了。

    秦国富哼了声,“我说山河啊,就别为瑟瑟兜着了,不就是马上要嫁给江承那个病秧子,所以急了,哎,你们家也真是的,平时看着挺宠你妹妹的,怎么到头来却给你妹妹找了个这样的男人,和靖国那一家子也好不到哪里去啊。”

    秦山河顿时黑了脸。

    秦瑟瑟轻笑,拍了拍秦山河的肩膀,示意他把她放下。

    秦山河不是个闹事的人,这人还是本家大伯,实在是没必要闹得太难看,到时候妹妹也给人议论。

    可秦瑟瑟却不想就这么算了。

    “哥,你把我放下。”

    秦瑟瑟下来,走到秦国富跟前,“你是谁啊?”

    秦国富一愣。

    “秦瑟瑟,你疯了!”

    秦山河连忙拽住妹妹的胳膊,“瑟瑟,别胡说,这到底是咱们大伯,别闹了,回家。”

    秦瑟瑟哦了一声,“哦,是吗,我饿昏了,没看清,这回看清了。”

    秦国富背过手哼了声。

    “知道的大伯住在新华村,不知道的,还以为大伯处在海边呢。”

    说她可以,但是说她的家人,就是不行!

    爸妈和大哥他们把她放在心尖上疼着,和江承的婚事是她自己选择的,别人有什么资格说她家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