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她是翟爷掌中娇 > 第7章 你既没生我,亦没养我!
    暮沉沉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径直走到灵台前,点了三根香对着暮绵的遗像做了祭拜。

    待她祭拜完,暮霖川还想询问些什么,却被一旁的妻子秦琉璃提醒:

    “霖川,葬礼仪式要开始了,你先过去主张着,这里交给我。”

    暮霖川看了眼妻子,知道不能耽误暮绵下葬的时辰,于是点了点头。

    “好。”

    他转身去张罗葬礼仪式。

    秦琉璃看向暮沉沉,碍于灵堂宾客众多,她压低了声音。

    “沉沉,你跟我出去。”说着就要去拉暮沉沉的手。

    下一秒却被暮沉沉冷漠甩开,态度疏离。

    秦琉璃一怔,低斥道:“你……你这是什么态度?”

    暮沉沉睨了她一眼,冷声道:“姐姐的葬礼快开始了。”

    显然,她要参加葬礼,而不是被她带离这里。

    “暮绵的葬礼是要开始了,但你不需要参加。”秦琉璃说。

    “我自己亲姐姐的葬礼,我为什么不能参加?”

    秦琉璃环顾了眼灵堂上的宾客,声音压低了几分:“你也知道是亲姐姐,亲姐姐你都能下得了手,你还有脸参加葬礼?”

    她的话,如同一把刀,狠狠的刺在暮沉沉心口上。

    她紧紧的攥了攥垂在身侧的手。

    当伤疤被狠狠的揭开撒盐,连呼吸都是痛的。

    秦琉璃继续说:“刚才那些人的声音你也都听到了,别在这里捣乱,跟我回木屋。”

    一听到回木屋,暮沉沉的心陡然颤了下,下意识避开秦琉璃才触碰。

    再次被她避开,秦琉璃脸色不太好看。

    瞪着她:“沉沉,都在你姐姐的葬礼上了,你能不能收敛一下你的性格,乖一点、听话一点!”

    暮沉沉嗤笑一声:“你既没生我,亦没养我,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

    “你!”秦琉璃再次气结。

    碍于宾客还在,她平复了下心情,冷静的开口:“我是没生你,但我既然身为你和暮绵的后妈,我就有权管你。暮绵已经死了,她到底是怎么死的你心知肚明!怎么,她生前你不让她好过,现在死了还要在她的灵堂上让她不得安生!?”

    一字一句,就像是一根锋利的针,狠狠的扎在她的心口上,针针滴血。

    “哗——”

    突然,一杯冷水狠狠的泼在暮沉沉脸上。

    来人气势冲冲,指着暮沉沉就是一阵劈头盖脸的唾骂:“你个祸害精,有什么脸面在这大闹灵堂!”

    对于这突如其来之动,本就沉浸在悲怆里的暮沉沉是完全猝不及防。

    抬头,就看到一张怫然不悦的脸,正是暮霖川的大姐——暮兰叶。

    从身份关系上来说,正是暮绵和暮沉沉的姑姑。

    暮绵生前品学兼优,有才有貌,尤其有一副好歌喉,更弹得一手好琴,在大学的时候也曾名噪一时。

    暮兰**喜欢暮绵,对她也一直挺不错的。

    而今发生这种事,她自然也替暮绵抱不平。

    冷水顺着暮沉沉瓷白的脸颊涔涔流下,说不出的狼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