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她是翟爷掌中娇 > 第40章 半月期限未到
    “答应帮你看家的前提是你不在家。”她据理力争。

    “所以你要食言?”他反问。

    “……”

    明明他就已经回来了,她可以离开的,怎么就变成是她食言了呢?

    “你当初说了,回来的时间不确定,半月只是你给的一个大概期限,它也可能是半月,也可能是一天,潜在意思不就是你这趟出差回来我就可以离开?”

    翟南词:“……”

    剖析能力倒是挺强。

    他深眸注视着她,面色淡定:“半月为期,到时候不管我回不回来,你都会离开。这话是你说的?”

    她愣了愣,点头:“没错。”

    “也就是说,半个月的时间,不管我回与不回,你届时都会离开,是这个意思么?”

    “是。”

    “那半个月到了吗?”

    “……”

    她再一次无以反驳。

    这时,他突然移步,让开了一条道。

    嘴里却说道:“如果你是想食言,那……随你吧。”

    说完,一副‘我也无可奈何’的样子。

    暮沉沉:“……”

    身体就像是被瞬间钉在了地板上,让她寸步难移。

    背信弃义的事,或许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发生在她身上吧。

    一诺千金,这是外公从小教她的做人道理。

    透着幽怨的眸子瞭了他一眼,她拖着箱子,默默的转身!

    重新又回到了二楼!

    望着她上楼的背影,翟南词眸底的和煦浓了几分,嘴角的浅弧也加深。

    身后的墨羽:爷,您厉害!

    就在墨羽心中暗自佩服时,翟南词忽地转过脸,看向他。

    眼底的和煦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严寒。

    “去查一下,沉沉在密室里是不是遭了什么罪。”

    “是!”

    墨羽领命离开。

    ……

    夜已深沉。

    二楼的客卧。

    经过在密室里的幽闭恐惧,暮沉沉今夜不敢关灯。

    平时她都会留有一盏小灯,今夜她是连顶上的吊灯都不敢关。

    一室明亮,才能让她饱受恐惧的心得以渐渐平复。

    *

    次日清晨。

    东屋。

    一早,二夫人陈娉茹就听到了手下的报备。

    “什么,人没了!?”

    保镖低着头:“是。”

    陈娉茹气急:“你们是干什么吃的!那么大的一个人关在密室里怎么就没了?”

    把她的爱犬伤成那样,她还想着好好的饿上那丫头几天呢,结果才一.夜,人居然就没了。

    面对暴跳如雷的二夫人,保镖弱弱的开口:“是……翟爷,人是翟爷带走的。”

    陈娉茹一怔。

    翟爷?

    南词?

    “你说……南词?他不在国外么?”

    “昨晚凌晨,翟爷突然回来,而且明显是奔着那女孩儿来的,一到密室门口,直接就将门给踹了。”

    门……给踹了?

    陈娉茹不由得愕住。

    之前那女孩儿就说只南词要她留下的,难不成她和南词之间真有着匪浅的关系?

    这可能么!

    整个翟家谁不知道南词对女人天生厌恶,就是面对大嫂,他也是一副冰山态度。

    “你们……没弄错?”她不确定的询问着保镖,因为这消息实在是……有点不可靠。

    保镖:“昨晚翟爷亲自动的手,不会错的。”

    陈娉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