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福晋每天都在搞事情 > 第31章 叶澜慧:九阿哥,恐怖如斯!
    翊坤宫中,宜妃在九阿哥走后,便是兴致不怎么高。毕竟九阿哥这次惹出来的事情,可是直接跟裕亲王对上了。

    “额娘,您就别提九阿哥担心了!”

    叶澜慧凑到宜妃的身边,“您想想啊,从小到大,九阿哥在这种事情上吃过亏吗?”

    宜妃闻言稍稍一愣,眨眨眼,望着叶澜慧,道:“能一样吗?”

    “当然一样啦!”

    叶澜慧嘿嘿笑,继续道:“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

    “九阿哥又没有强取豪夺,就算裕亲王想要找麻烦,也得有理有据啊!”

    “当然,最重要的是,您这么说了九阿哥后,妾身猜测啊,他这会儿肯定已经想到了稳妥的解决之法!”

    “您,要对九阿哥有信心!”

    “是啊,额娘,九弟一向聪明,他肯定能处理好的!”

    五福晋也跟着开口,劝宜妃要舒心,莫要为九阿哥的事情闹心。

    叶澜慧和五福晋这一队妯娌你一言我一语,总算是劝得宜妃稍稍舒眉。

    虽然宜妃没有彻底舒心,但不管是叶澜慧还是五福晋都没有再多言,毕竟事情没有尘埃落定之前,她们再怎么劝,也不可能让宜妃彻底安心。

    又跟宜妃说了会儿话,两人便跟宜妃告辞。

    叶澜慧也是挺着急的,打算回去找九阿哥仔细问问。

    五福晋则表示要回去跟五阿哥说说这事儿,看五阿哥有什么建议。

    宜妃心里牵挂着这事儿,自然没有留客,而是让月嬷嬷将两人送出了翊坤宫。

    “五嫂,那明儿见了!”

    出了翊坤宫,叶澜慧也跟五福晋道别,约了明日继续弄那羽绒服和保暖衣的事情后,两人便各奔东西。

    ……

    叶澜慧匆匆回转西二所,虽然九阿哥没细说,但叶澜慧总觉得九阿哥忽然把裕亲王的宝贝弄到手,肯定不是无的放矢。

    等叶澜慧带着金嬷嬷等人回到西二所,果然看到九阿哥已经回来。

    “爷,今儿那笔洗到底怎么回事啊?”

    叶澜慧在九阿哥的对面坐下,“妾身可不认为您是这么不分轻重的人,有原因的吧?”

    “嘿嘿,知我者,福晋也!”

    听了叶澜慧的话,九阿哥不由一脸的欢喜释然。

    “那,您给说说呗!”

    叶澜慧一脸求知欲地望着九阿哥。

    九阿哥耸耸肩,道:“还能是为什么?不就是裕亲王伯父总是偏心八哥吗?这事儿,可不单单是爷有意见。就连保泰、保绶也是很大意见的。所以呢,爷就跟他们两个做个局,把裕亲王伯父的这件宝贝给弄了出来。”

    “……”

    叶澜慧听到九阿哥如此的答案,也是服了。

    怪不得人都说,日防夜防,家贼难防。裕亲王肯定是上辈子造了大孽,这才有了两个来讨债的儿子。

    九阿哥得意一笑,冲着叶澜慧轻轻一挑眉,道:“福晋,你猜,我把那笔洗怎么处理了?”

    “不会是送给皇阿玛了吧?”

    叶澜慧只是稍稍想了想,便想到了这事儿的最好解决办法。

    “厉害!”

    九阿哥果断竖起大拇指,“福晋啊,咱们果然是英雄所见略同,心有灵犀一点通。”

    “那宋朝的汝窑笔洗,爷从额娘那里出来,就给皇阿玛送过去了。皇阿玛一时半会儿是想不到那是裕亲王伯父的,搞不好,还会让人去通知裕亲王伯父一起来品鉴呢!”

    “哈哈,只要想到那样的一模,爷就感觉自己做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九阿哥是真的很得意。

    这一次,他不单单是把裕亲王给算计了,也把自家皇阿玛给摆了一道。至于他是无心,还是存心,那就只有九阿哥自己才明白了。

    叶澜慧瞧见九阿哥的表情,隐约觉得,九阿哥是故意连康熙一块儿坑的。从他瞄上裕亲王手上这件宝贝的时候,就把一切都算在了其中。

    甚至于,他带着宝贝去见宜妃,都可能是他算计的一环。

    想到这里,叶澜慧倏然感觉不寒而栗。

    若九阿哥真的想的这么深,那么,这家伙的心智,叶澜慧只能用一句网络神语形容,那便是,恐怖如斯。

    只是,有些事情,看破不说破,大家还能一起玩耍!

    ……

    “主子,裕亲王来了!”

    就在九阿哥和叶澜慧说着话的时候,李喜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福晋,你且坐坐,爷去瞧瞧,嘿嘿,好戏开锣咯!”

    九阿哥听到李喜的话语声,两眼冒着精光。

    叶澜慧忙道:“爷,您悠着点儿。裕亲王伯父上了年纪,您得让着点儿!”

    “明白,明白!”

    九阿哥嘿嘿笑,速度出门。

    ……

    “金嬷嬷,你去前面听着,若是有什么不妥,立刻打发人来跟我说!”

    这会儿是康熙四十年,而叶澜慧查到的资料显示,裕亲王是在康熙四十二年过世的。若是因为这汝窑笔洗的事情,把裕亲王气出个好歹,早上那么一两年过世的话,九阿哥的罪过就大了。

    “是!”

    金嬷嬷得了叶澜慧的指示,赶紧往前院去。

    叶澜慧虽然没有直接过去,但却是心神不宁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

    仅仅半刻钟不到的时间,金嬷嬷就匆匆赶了回来,

    “福晋,裕亲王已经走了!”

    “主子爷跟裕亲王一起走的,并没有吵起来。”

    “如此就好!”

    听了金嬷嬷的回报,叶澜慧也是松了口气。现在想来,两人应该是奔着乾清宫去了。不过让叶澜慧奇怪的是,九阿哥为什么会跟着裕亲王一起走呢?

    按理说,九阿哥只需要告诉裕亲王笔洗送了康熙就完事的啊。

    可惜,乾清宫那边的事情,不是叶澜慧能随便派人去打探消息的。

    “希望,不会有什么变故吧!”

    此时此刻,叶澜慧只能祈祷事情不要闹得太大。

    当叶澜慧心里祈祷的时候,乾清宫内,正是一派相当尴尬的场景。

    一如九阿哥所猜测,康熙得了这汝窑笔洗,自己欣赏了会儿,便派了人出宫去寻裕亲王进宫一通鉴赏。

    不曾想,出宫的人估计都还没到裕亲王府,裕亲王已经出现在了康熙的面前。

    “皇兄,你说这就是你府上的那件汝窑笔洗?”

    康熙超级懵逼地望着裕亲王,心里其实已经信了裕亲王的话,因为刚才他就觉得这件笔洗似曾相识。

    可,康熙真的没往裕亲王那里去想。毕竟,裕亲王对这东西超级宝贝,又怎么可能让这宝贝落入九阿哥的手里?

    “皇上,这的确是臣府上的那件!”

    裕亲王也不管会不会家丑外扬,就把俩蠢儿子办的蠢事讲了出来,然后,沉痛开口,道:“还请皇上能将此笔洗还给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