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田园悍媳 > 第406章 有孕4
    “算了吧,咱们别为难大双了。”余大志又看了眼那孩子,拿了十个铜板出来。

    “这点钱给孩子扯点布用。”

    来的时候拎了十几个鸡蛋,两斤肉,再加上这十个铜板,在乡下已经是不小的礼了。

    何况现在鸡蛋卖得贵,一个鸡蛋能顶得上三两肉。有钱人家才吃得起,一般人家宁愿买肉吃。

    余大双一脸嫌弃地看着那十文钱,觉得余大志是在装样子,无非是想要她松口。

    想都别想,她才不上当。

    “没啥事我们就回去了。”余大志说完又看了这孩子一眼,拉着韦氏就往外走。

    韦氏一脸不舍,一步三回头地走着。

    余大双看着韦氏那个样子,心头放心得很,认为用不了多久,这两口子肯定后悔,还会再来。

    本来她只想要五百两不,现在不了,等他们再来,她至少要五百两。

    余大双一点都不觉得过分,还觉得要少了,毕竟余夏儿那么会赚钱,肯定有不少银子。

    回去的路上,韦氏一脸不情愿,要不是被拉着,都想跑回去把孩子抱走了。

    “大志,我看那孩子长得挺好看的,咱真不要吗?”

    余大志皱眉说道:“咱有钱吗?”

    韦氏呆了呆,这……还真没有,虽说他们现在日子过得比以前好多了,手里头也能有点钱。

    可最多的时候也不过才一两多银子。

    “大,大丫不是有吗?”韦氏心想,女鹅本事大着呢,手上肯定有不少钱。

    “有是有,可得她乐意给才行。”余大志说着停顿了下,有点不痛快地说道,“大双那个样子,可不是加点钱就能让咱把孩子抱走的,为个奶娃子,不值当花那些。”

    二百两已经是余大志的底线,超过了这个数,他宁愿把成宝要过来养,还不用花钱,又得了爹娘欢心。

    韦氏就是太想要个儿子,女鹅又不让她养老余家的,两老的也不同意他们养与老余家血缘无关的。

    大概是想得有点多,韦氏有点犯头晕,还有点恶心。

    “大志,你把车赶慢点,我有点难受。”韦氏捂着胸口说道。

    “热着了?现在这天气也不热啊。”余大志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又伸手摸了下她额头。

    不热,但摸了一手汗。

    余大志:……

    明明秋风挺凉快的,他都没觉得热,咋就至于热成这样了?

    “你很热吗?要不然我树底下停一会?”余大志说道。

    韦氏不热,但感觉挺难受的,就点了点头:“行,休息一下吧。”

    余夏儿盯着眼前几块板子,明明说了不欢迎穿尿布的,可现在手痒是怎么回事?

    想做小床,小推车,摇篮……

    “我怎么可能会喜欢小孩子,不可能会喜欢的,绝对不可能。”余夏儿咬牙切齿,脸色很不好看。

    要真喜欢小孩,她不可能看到才几个月大的成宝,就想把他小胳膊小腿拧断。

    然后……她还是动手了。

    先做个拨浪鼓出来,然后是摇篮……

    正做得挺兴的,余大志跟韦氏空手回来了。

    余夏儿:……

    嘤嘤怪呢?

    就……就是传说中的两脚兽的幼崽呢?怎么就没抱回来。

    余大志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手上的拨浪鼓,失望地说道:“你姑说不过继孩子了,舍不得。”

    余夏儿:……

    挺……挺意外的。

    “你姑说家里头做了生意,不缺钱,所以就不过继给咱了。”余大志好艰难才将视线移开。

    余夏儿默默地将拨浪鼓的柄插进了头发里头,叉着腰说道:“那钱呢,既然不缺钱了,是不是就该把欠我的钱还了?”

    余大志看了眼她的头发,这玩意插上去看着还挺好看的,觉得自己是不是误会了。

    可能这本来就是头饰,不是他想象中的拨浪鼓。

    唉,多心了。

    还以为闺女也是喜欢弟弟的,给弟弟做的玩具。

    “你姑父没在家,大概过几天就会回来了,到时候爹给你要钱去。”余大志有点难受地说道。

    迟疑了下,又说道:“我看成宝长得也挺好的,真不能过继了吗?”

    余夏儿一脸凶相:“你想都别想,敢过继余成宝,我先把余成宝的胳膊腿折了,再折你的。”

    余大志:……

    他果然是想多了。

    死丫头是真的一点都不喜欢弟弟,又怎么可能会给弟弟做拨浪鼓。

    余夏儿面无表情地把做了一半的摇篮拆了,抱着木头正要放回棚子的时候,突然发现韦氏脸色不对劲。

    “脸黄唇白,你看着不太对劲啊。”余夏儿停下了脚步。

    “没,没啥事,你爹说我可能是中暑了,回去歇会就行。”韦氏虚弱地说道。

    余夏儿默默抬头看了看天,又朝河边的榆树看去。

    深秋了,榆树叶几乎都要掉光了,哪来的热暑。

    不懂装懂,智障。

    “手伸出来我看看。”余夏儿将东西放了下来。

    韦氏就拽了拽袖子,把手腕露了出来。

    看到那手,余夏儿顿了下。

    细细的腕儿,不比婴儿的手腕粗多少,每次看着就觉得挺脆的,一捏就断那种。

    “大丫,咋样,你娘是不是中暑了?”余大志自己都没觉得热,真不知他哪来的自信,认为韦氏是中暑了的。

    余夏儿给把了好一会儿的脉,才收回手,默默地看着脚边的一堆木头,一脸若有所思。

    “你啥时候来的小日子?”余夏儿问道。

    脉象太轻,还不能完全确定。

    “算算日子,也快来了吧。”韦氏不太确定地说道。

    显然她对自己的小日子,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余夏儿给她算了下,若小日子是这几天的话,那大概明年六月,她会有个弟弟或者妹妹。

    并且好巧不巧的,跟她生日差不多。

    无意外话,都是六月。

    “你娘咋了?”余大志有点着急。

    “没事,就是你又能当爹了。”不过是男是女,暂时还把不出来,脉象太轻了些。

    余大志呆了呆,一副没听懂的样子。

    余夏儿看了韦氏一眼,蹙起了眉头,本想让她养两三年的,结果才一年多就怀上了,身体肯定会有些吃不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