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田园悍媳 > 第408章 好惨一男的1
    太子殿下连头都不回,冷淡道:“莫废话,不走就杀了吧。”

    “是,殿下。”

    看着其中一名侍卫长矛,李燕面色一变,赶紧后退了回去,也不敢再大声宣扬。

    等退到安全地方,李燕转手一巴掌打司兰脸上去。

    “你不是说帮我把信送到殿下手上的?怎么殿下会认不出我来?”李燕觉得肯定是离得远了一些,所以太子才没认出她来。

    毕竟太子以前对她那么好,不可能会这么对她的。

    四年了啊,是时间太长,人变得太多,才没有认出来的。

    不过太子真的好看,四年前还没有这么高,又这么有魅力,哪怕只见了个背影,她也沦陷了。

    以前她从不知什么是后悔现在她真的好后悔,不该为了洛公子弃了殿下。

    都是洛公子害她,若非是认识了洛公子,听了洛公子的胡话,她才不会背叛殿下。

    要知道当初她得知帝姬喜好时,费了多大的劲,才终于攀上帝姬,过上好日子的。

    帝姬从来不要她做什么,甚至都不用牺牲色相,就能得到帝姬的百般宠爱。

    那时候日子过得多美,裙不是遇到洛公子的话,她现在说不准已经是皇后了。

    李燕越想就越觉得是这么一回事,对洛公子就产生了怨恨。

    司兰早就找好了借口,反正第一天的信太子殿下是看了的,后来的信她也都送了出去。

    只不过后来的信,都只能送到侍卫手上,太子殿下有没有看,司兰怎么可能知道。

    李燕听了司兰的解释,脸色总算好看了一些,不是没怀疑司兰,只是这种事情经不起查,给司兰十个胆也不敢违抗她。

    不过既然不是司兰,那就是那些侍卫,又或者是士兵的缘故。

    如今她什么身份都没有,拿他们没证据办法,等她挽回太子的心,做了皇后,看她怎么收拾他们。

    江夏儿不能离开不毛之地,但并不妨碍她一直跟着马车跑,直到被入口的士兵拦下来。

    普通人能随意出入,但他们这些手上跟脖子上都套了铁环的人,是没有资格离开的。

    一旦发现有逃走的,会格杀勿论。

    江夏儿看了眼士兵,她还想活下去,才不敢挑衅这些士兵。

    她是终身流放之人,如果没有足够的贡献,终身都不能离开这个地方。

    谁不想要贡献,可在不毛之地连吃饱都很困难,又何况是贡献。

    江夏儿老老实实回去,跟马车跑了一天,她脚都磨秃噜皮了,但好像没什么感觉似的。

    在路上挖了些没毒的草根填肚子,只休息了一下下,又继续往回走。

    走一点路算得了什么,到了这里,她为了找一口吃的喝的,都试过连走三天的。

    草根一点都不好吃,以前她把它当美味。

    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又继续干活。

    还得多干活,不然没有饭吃。

    太子殿下是个好人,自打来了以后,这里已经很少有饿死的人出现了,勤快些就能填饱肚子。

    也没什么人敢在太子殿下眼皮底下干坏事,所以基本不会有人抢她食物。

    她要活下去,杀了李燕。

    大夏皇朝看中人命,犯了大罪的若是未满十二岁的,一般都不会处以死刑,大多都是流放。

    所以她就算再杀了人,还只是会流放。反正她是终身流放,不怕再多沾上几个人命。

    她不想杀谁,除了李燕。

    又能看到太子殿下了,虽然离得很远,只能看到个红点,但江夏儿还是着了迷。

    太子殿下可真是好看!

    只是看着看着,又看到了李燕,江夏儿面色阴沉了下来,眼神仿佛淬了毒。

    那个贱人,水性杨花,恶毒至极。见一个勾搭一个,连她家那几个被抹了脖子的哥哥,也对她痴情不已。

    江夏儿忽然就想起,在六岁以前,家里人对她虽然不好,但也没有后来那么差。

    自从李燕出现后,她的处境才一天比一天差,几个对她好的哥哥渐渐变得厌恶她,时常打她。

    还有那个跟她一样名字的,叫余夏儿的童养媳,本来挺好看的,后来摔了一跤,摔流血了。

    她亲眼看到李燕将一颗黑珠子摁余夏儿的伤口上。那颗黑珠子消失了,余夏儿越长越黑。

    江夏儿丝毫没有发现,她的记忆力变强了许多,很多早就忘记了的事情,突然就变得十分清晰。

    比如余夏儿摔的那一跤,其实有李燕的手笔,只不过当时还小,压根就看不懂这里头的事情。

    此后数日,李燕都会出现在不毛之地,甚至为了方便,还在不毛之地里搭了个帐篷。

    离得近更好,江夏儿一直暗中盯着,试图找法子靠近李燕。

    只是李燕身边的护卫太多了些,她试了好几次都没能靠近,耐心都快要丢尽了。

    “殿下,那个李燕在附近搭了个帐篷,估计是不死心,想要接近殿下您。”有侍卫上来禀报。

    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问:“殿下,可是要把人解决掉?”

    这时又有一人走了进来,看到正在询问的侍卫,脚步微顿了下,但并没有停下,很是恭敬地又上报了一些情况。

    “殿下,查到了。那个小姑娘叫江夏儿,是大河郡龙泉县仙来镇下的一个叫枇杷村的一个乡下姑娘,正好与李燕同一个村子。”

    后进来的侍卫说着停顿了一下,才又接着说道,“不过这小姑娘挺凶残的,把自己一家老小十几口人全杀了,被判处终身流放。”

    咋听到这个消息,侍卫也被震惊到了,毕竟这姑娘年纪那么小,竟然就能如此心狠手辣。

    “卷宗怎么评判的?”太子殿下问道。

    “卷宗上说,这姑娘长期受家人虐待,再加上有人暗中教唆,才会干出如此丧尽天良的事情。”侍卫说道。

    太子殿下半躺在美人榻上,手支着脑袋,一脸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才说道:“去帮她一把,把人给引开了,看她想要做什么。”

    顿了一下,又说道:“不管她做什么,都不要插手,哪怕是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