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佬的黑色彼岸花 > 第38章 人活着是 为了什么?
    汉扬看到他们离开,想要追上去,被卓森拦住了。

    他们三个人来到病房,看到敞开的窗子,卓森叹口气。

    “他就是在九妹身边的男人。”

    汉扬和林平不能淡定了。

    难道金萌身后那个财力雄厚的男人就是刚才这人?

    想到这个,他们心底一阵害怕。

    刚才这人的气势,比卓森一点也不逊色,到底这几年金萌经历了什么?

    汉扬似乎不相信,看着敞开的窗子,这可是十八楼,跳下去,不死才怪。

    不过,想到那人是金萌,自然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心中还在腹语,既然把人都交给他们来,还在暗处派人,这到底是几个意思?

    汉扬更不明白,如果卓森说的都是真的,那么金萌和刚才那个男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他们怎么会闹到这个地步?

    林平有些不能接受,立刻来到窗前想要看看,刚弹出一个头,看到挂在窗子外面的金萌。

    “嗨——”

    突然听到的声音,让卓森和汉扬一愣。

    刚才他们没有感觉到在外面的活着的气息,这.....不可能相信,不久,他们看到林平把金萌从窗外拉进来。

    卓森身为老大,看向眼神有意躲闪的金萌,问道,“那人是谁?”

    金萌扭头看向旁边,眼泪不受控制的滑落。

    汉扬和林平对视一眼,什么也没有说。

    卓森看到这,知道不会从金萌的口中听到什么,他也不再逼问,只是陈述一样的开口。

    “最近临水市有很多外人进出,我们的仇家也在其中,你现在是乔金萌,算是名义上的乔家继承人,最近无论干什么都注意一点。”

    金萌点头。

    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因为‘乔家的仇家’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对这话,不知道卓森到底是什么意思,这话还是听进去了。

    “你的司机潘瑞昨天遭到杀手袭击。”

    金萌看向卓森,他们似乎知道很多关于自己的事情,看向卓森,想要知道这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杀手是他顾的?

    卓森看了一眼金萌,转身离开。

    汉扬跟着离开了病房。

    林平留在原地,看向金萌,语重深长的说道,“九妹,有些事情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说完这话,跟着一起离开了。

    金萌一个人待在病房里想了许久。

    昨天的杀手是针对自己,今天也是同样。

    有人不把自己弄死,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齐泽呢,他又是怎么回事?

    一日三餐都是何婶送来,卓森、汉扬、林平总在同一个病房,哪怕有人出去,也只是出去一个,另外两个寸步不离的保护自己。

    金萌的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

    说白了。

    还是因为乔家的规矩。

    乔家、学校都不能对自己人动手,哪怕关系怎样紧张,都不能破例。

    前几天,金萌对吴悦动手,算是坏了这个规矩,但因为金萌刚荣升为乔金萌,吴悦不敢开口,其他人也没有说什么,哪怕是大家心底杜明的事情,也没有人拿乔家的规矩压迫自己。

    乔老,他如果真的是自己的父亲,这个时候,必须要帮自己,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都不能那这件事情说话。

    金萌做事看着很是冲动,其实对前前后后的一切都算计到了。

    说白了,乔家就是乔老最大,如果他真的是自己的父亲,真的愧疚,在这个节骨眼上必须例外。

    这算什么?

    金萌怎么算计,也没有想到只不过是擦伤,竟然非要住院,还是眼前这三个看着自己。

    第三天,金萌受不了,非要出院。

    卓森似乎也累了,在金萌再次嚷嚷时,直接用金萌的手机给乔老打电话。

    电话接通的那一刻,直接扔到金萌跟前。

    金萌无语,狠狠的刮了一眼卓森,拿起手机,“我要出院!”

    干脆直接!

    汉扬和林平很佩服卓森的办事能力,就在刚才还以为是他和乔老说话,不想这事情做的,佩服!

    金萌挂了电话,拿着就是就往外面走。

    卓森、汉扬、林平跟着离开。

    至于出院,或者是那些手续,有人会办好,他们不需要操心。

    他们刚走,吴悦稍微缓和一点,原本想要找金萌发泄一通,不想却是扑空了。

    看着眼前凌~乱的病房,看着里面所有一切,却不见应该躺在病床差点死了的人。

    正在这时,护士到来,他们进来后,先是客客气气的叫了‘八小姐’,再也没有下文。

    吴悦原本可以不在意,当她看到有人竟然为金萌的东西开始打包,就连金萌病床~上的所有东西都跟着打包,她不能淡定了。

    想到自己原来的那个猜测,看着病床的床单时,她想到了一个可能。

    努力押着心底的怒火离开病房,回到自己的病房之后,她立刻打了一个电话,“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把那个床单给我留下。”

    挂了电话,来到窗前,看到外面的停车场的情景,嘴角翘~起,冷笑。

    金萌,这回你注定逃不了。

    ......

    金萌看到快到了乔家,她突然觉得喘不过起来。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她,降下车玻璃,看向车窗外。

    开车的卓森看了她一眼,现在风还有些冷,她不适合吹风。

    看到正好扭头的女人,他什么也没有说,继续安静开车。

    坐在后面的林平和汉扬表情很是严肃,看向周围,如同激光一样的眼神,扫射周围。

    吹着风,看着城市夜景,看着落日的余晖,在岛上的时候,风景很美,但那时她要不断的充实自己,很少这么静下来欣赏周围的一切。

    看着,看着,突然在街道的对面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四目相对的那一刻,金萌立刻扭头。

    直到那个身影再也看不见,金萌情绪调节的差不多了,嘴角拉出一抹薄凉的笑,开口。

    “大哥,你说人活着是为了什么?”

    卓森看了她一眼,没有开口。

    金萌似乎也不打算等到卓森开口,幽幽的继续说道,“死过一次的人更想要活着,为了活着,为了呼吸,只能不断的强取豪夺。”

    卓森依然没说话。

    汉扬和林平相视一眼。

    金萌依然自言自语,“大哥,二哥,三哥,我希望哪天我败在你们的手中,在我没有能力还手的时候,放我一次。”

    “你不需要说这些。”卓森终于开口了。

    金萌笑了,“大哥,现在没有外人,也没有老头子,你觉得还继续装下去,有意思?”

    笑容分明倾国倾城,却给人感觉缥缈又冷淡,毫无起伏的声音如同年迈差点要步入棺材的老人,沧桑又淡定。

    卓森抓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

    又从后视镜对着林平和汉扬送去一个警告的眼神。

    汉扬原本想要开口,却因为这个眼神,他就算是把自己憋出内伤,也不能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