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娘娘每天都盼着失宠 > 第437章 勾引
    是夜。

    夜墨寒坐在轿撵上,李公公跟在轿撵旁。

    今夜,毫无例外,夜墨寒翻得还是丽妃,此刻,他们正在要往景泽宫去。

    本来这翻牌子,陛下可以不用亲自大老远的往景泽宫这在。

    可陛下似是不喜旁人进了这养心殿,非要去景泽宫中。

    看来,这丽妃娘娘与这萧妃娘娘在陛下心底还是不一样的。

    陛下的仪仗在这寂静深夜的御花园中默默前行。

    没人敢在这个时候开口惹夜墨寒不快。

    李公公是离夜墨寒最近的人,也是最能明显的感受到夜墨寒这浑身的戾气。

    李公公这边刚悄悄的叹了口气,那头,一道歌声突然从旁边的花丛中传来。

    这御花园此刻本就寂静,这道声音虽然很轻,但却在这寂静非常明显。

    是个女子在歌唱,这歌声如怨如诉,听起来让人不禁悲怜。

    夜墨寒抬手,轿撵就停了下来,李公公察言观色,得了夜墨寒的默许,冲着声音的发源处冷斥:“是何人在此处?!”

    那歌声在李公公这句话说出去后,立即就停了,那歌唱的女子似乎受了惊吓,不小心还绊着了什么东西。

    李公公瞧了眼夜墨寒不耐烦的神色,催促道:“在做什么呢?还不快快出来,让陛下等久了,你担当得起吗!!”

    话落,那女子才从花丛中慌忙跑出,跪在夜墨寒的轿撵前头,“陛,陛下,刚刚,是臣妾在歌唱歌。”

    “抬起头来。”

    夜墨寒看着懒懒的,似乎没什么兴趣关心刚刚到底是谁在唱歌,又不得不这么去表现。

    那女子缓缓的抬起头来。

    李公公看了那女子一眼,恭敬朝着夜墨寒道:“陛下,是芮贵人。”

    说完这句,李公公又看向了芮贵人,问。

    “芮娘娘,又为何深夜在此处?”

    其实,李公公不问也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自如嫔和丽嫔侍寝以来,可有不少的妃嫔娘娘来这御花园里唱歌的唱歌,跳舞的跳舞。

    假装摔倒的摔倒。

    可是陛下也从未搭理她们。

    只是,这芮贵人,福气倒是不错。

    那芮贵人听了李公公的问话,委屈得眼眶都红,柔柔的看了陛下一眼,才道:“陛下,臣妾夜里思念亲人,心里苦涩,就出来解解闷,借酒浇愁,谁知这酒刚入喉,醉意上来了,让臣妾更思念的却是陛下啊。”

    “不知陛下可还记得去年的那一个晚上,陛下念着臣妾刚入宫,年节又无法见到家人,就与臣妾……喝了一杯。”

    话落,芮贵人已经哭了起来,这哭声哭得人心疼。

    可夜墨寒却只觉得这哭声让他烦心不已,却还得忍着。

    “上前来。”

    芮贵人闻言,急忙的起身,走上前来,让夜墨寒瞧个仔细,“陛下……”

    周遭一片静默,无人开口说话,直到夜墨寒一声冷笑,悠悠的道:“……去你那。”

    芮贵人闻言,小脸一喜,那袖中刚刚紧攥着的手也松了两分。

    “陛下……”

    因着这么一出小插曲,本要去丽妃宫里的轿撵,突然改了道,反倒去了仪元殿。

    去景泽宫的太监匆匆赶到时,丽妃正穿着新衣,一脸娇羞期待的等候在门前。

    谁知只来了一个小太监,却并未见陛下的身影。

    “陛下呢?!”

    丽妃脸色一下变了。

    那小太监见礼,恭敬的道:“回丽妃娘娘,陛下去了芮贵人处,这会儿正在仪元殿听芮娘娘唱曲呢。”

    丽妃脸色黑沉得不行,硬忍着那小太监离开后,进了屋子才发了通脾气。

    “芮贵人好大的胆子,居然来跟本宫抢人!”

    “娘娘消消气,娘娘消消气。”

    仪元殿。

    芮贵人此时正端着身姿,看着坐在她面前的男子,勾着笑娇羞的为夜墨寒唱曲。

    只是这一遍一遍又一遍的。

    夜墨寒似乎没有让自己停下来的意思。

    直到了半夜,芮贵人的嗓子已经哑得不行了,自作主张的停了下来,“陛下,已经……已经半夜了。”

    话落,坐在圈椅上的尊贵男人冷冷的掀眸,看了她一眼,又看了一眼李公公。

    李公公立即会意,上前一步。

    “娘娘,请您把脸抬起来。”

    “怎,怎么了?”芮贵人抬脸看了过来。

    李欢挥起了手,狠狠的打在了芮贵人脸上。

    “啊……李公公,你,你为什么?”

    李欢向候在门口的两个小太监使了一个眼色,那两个小太监立即上前,压着芮贵人。

    李欢抬起了手,这一巴掌又一巴掌落在了她的脸上。

    屋子里只有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芮贵人眸含眼泪,可怜兮兮的看向夜墨寒,可她知道,若不是陛下准允,李欢没这么大的担心敢打她。

    李欢打了足足二十个巴掌,才退下。

    夜墨寒也没了兴致,站起身来,冷道:“不许停下来,继续唱。”

    说完,夜墨寒毫不留情的离开。

    只留给芮贵人的是那个绝情的背影。

    最后,夜墨寒还是去了丽妃处。

    丽妃出来迎接时,脸上可是藏不住的得意。

    芮贵人这小贱人,居然敢与她抢人,她抢得走吗?!

    那一夜,芮贵人唱了整整一夜的动静这么大,几乎宫里的人都知道那晚上的事。

    也知道了,丽妃如今得宠到了什么的地步。

    次日,夜墨寒从丽妃的宫里出来后,新一波的赏赐又送来了。

    碎露捧着一红漆木盘,上面都是琳琅满目的首饰。

    “娘娘,这是陛下刚让人送过来的,奴婢瞧着全都不错呢。”

    丽妃淡淡的看了那些首饰一眼,却一点都不在意,只垂头扯了扯自己的袖口,淡声道:“你挑一对给萧妃娘娘送过去吧。”

    碎露应了下来,从中挑了一对,让一个小丫头送到了萧月瑶的前头。

    萧月瑶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才扫了一眼那对金步摇,让绿春收下来。

    等那丫鬟一走,绿春看着那对金步摇,可就忍不住了。

    “娘娘,您说她是什么意思啊?娘娘咱们又不缺她这一对金步摇?!她这是担心咱们坤鸾宫的人不知道她侍寝的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