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朕的小丫头又不想当皇后了 > 第90章 既来之,则安之
    锦苏苏爬在窗台上遥望夜空,不禁涌上一些思乡之情。

    爸爸妈妈可好,沐晴可好?

    她虽与她一同坠海,但两人有没有同时重生到同一个朝代,却是一个未知数。

    她希望沐晴也能够重生。

    她们几乎是同时坠海,且是同一个地方,她重生在了这个朝代,那么沐晴也很有可能也重生过来了。只是,她若附生在了别人的身上,不再是原来的相貌,两人就算擦肩而过,也认不出彼此。

    不过,自己在现代的相貌与原主有几分相似,只希望沐晴重生的原主能够在人海茫茫认出自己。

    想到这里,锦苏苏心情略低落。

    穿越大平国几日,她第一次流露出伤感的情绪。于是,抑不住诗性大发,对着茫茫夜空凄凉的诵吟出口:“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你是不是一个隐姓埋名的诗人?”空中突然传来黄宸煊清朗的声音。

    锦苏苏吓了一跳,将头探出窗外四下寻找,并未看见黄宸煊的影子。而且隔壁他与杜子腾住的房间的窗户并未打开。

    耳朵发岔了?锦苏苏狐疑的准备缩头,却又听见黄宸煊戏谑的说:“笨丫头,怎么不朝上望。”

    锦苏苏:“……”

    对哦,各个方向都看遍了,就没有朝上望。

    锦苏苏抬了头,却只能看到夜风吹起黄宸煊的衣角。

    “你在屋顶?”锦苏苏问。

    “恩,夜风很凉。”黄宸煊语气略感性,“适合思乡。要不要,上来吹吹?”

    “当然。”锦苏苏讨厌独处的忧伤,巴不得有个人陪着。

    一条狭窄的楼梯登上屋顶。

    古时屋顶其实是平地,四周围一圈瓦楞。

    黄宸煊正独坐在一小杌子上,旁边置一小方形矮几,几上有一盘花生米和一壶酒,不见酒杯,不想黄宸煊如此斯文的人此时定也是豪爽的直接灌饮。

    “杜子腾呢。”锦苏苏走到他身边蹲下。

    “我不会让他扰我清兴。”

    锦苏苏:“……”

    她的话不比杜子腾少,就不怕她扰他清兴?

    锦苏苏抄起酒壶,有些半空了:“喝了不少了吧。”

    “还醉不了。”黄宸煊朝锦苏苏伸手。

    锦苏苏把酒递给了他。

    黄宸煊接过,直接高举酒瓶,让壶嘴的酒液一线如喉,潇洒得不得了,却又透着几许淡愁。

    “心情……不好?”锦苏苏轻问。

    黄宸煊咽下酒,却是不答。

    “我是不是打扰你了?”

    黄宸煊看向锦苏苏,唇角上扬,好看得让人忘乎所有:“是我对你相邀。”

    锦苏苏歪歪头,可爱的笑了笑:“那我就既来之,则安之了。”

    黄宸煊淡笑不语。

    静默片刻,他才淡道:“苏苏,我想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

    “什么?”

    黄宸煊偏眸,认真的看着她:“你是不是真是太后之弟锦建忠的二女儿锦苏苏?”

    锦苏苏:“……”

    眼睛顿时睁大,“你,你怎么知道?”

    听着这句话,看着丫头惊愕的表情,答案已经不重要。若不是,又何须像被人发现重大秘密似的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