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朕的小丫头又不想当皇后了 > 第92章 没有不散的宴席
    怎么有银票?

    她在做梦?

    锦苏苏掐了自己一下,好疼。

    不是梦!

    天啊,哪来这么大一张票额的银票呢?

    锦苏苏一下子爬起来,展开那封信。

    “傻丫头,这一千两银票留给你,可别再弄丢了,我与子腾有事先辞。后悔有期,保重。黄宸煊。”

    那字,苍劲有力,笔锋犀利,似曾相识。

    很快,锦苏苏便想起来,在那张她让杜子腾绘制的逃跑路线图上,标注的字体,与这个一模一样。当时,她还以为是杜子腾写的,现在才知道,原来是黄宸煊。

    她就道杜子腾怎么可能那么细心,连茅房旁的大榕树都会标注下来。原来都是黄宸煊做的,他的确是这么细心的人。

    只是,他们却突然间这样辞别了。

    她一点准备也没有。

    不说好一同游历半个月的吗?

    这才几天呢,就撇下了她。

    虽然留了这么大一笔银子给她,但锦苏苏第一次见到钱不开心。

    她还没有来得及跟他们义结金兰呢。

    这一别,哪来的后会有期呀。

    这古代又不像现代那样通讯方便,约个地点就相见。这一别,怕是老死都见不到了吧。

    锦苏苏内心涌起一股巨大的失落,一下子掀开被子跳下床。她打开门急走到隔壁将房门推开,自然已是人去室空。

    他们真的走了!

    虽然早知道这只是短暂的相聚,但突如其来的离别,仍让锦苏苏心上难过。

    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人生总是在分分合合中经历成长。

    再不舍,大家都有各自的路。

    锦苏苏深提了一口气,平静自己的心情。

    再看一遍信,只是看到“傻丫头”三个字时,便一下子涌出了眼泪。平时不觉得什么,此时,这略带宠溺的字眼,却让锦苏苏涌起一股温暖,和一些莫明的感伤。

    她难过的,好像是与黄宸煊的再也不见。

    那么帅,又有权势的一个哥哥,她给弄丢了哎……

    锦苏苏回到房间里,捏着那一张银票发了好一阵子呆。

    今后,再没有人陪在她身边卖艺求生了。在大平国的路,最终是要靠自己一步步走下去。

    振作,振作!

    锦苏苏揣好银票,结了账便下山回潼县。

    她本不想再回潼县,想直接去往另外的城镇。可是她忽然想起了二丫,她说过她会再去看她们母子的。她不能言而无信,她现在有钱了,可以再救济她们一些。

    她就知道,黄宸煊和杜子腾是狡兔三窟,身上肯定藏有别的财产。

    可不是吗,出手就是一千两银票。

    平时陪着她疯颠的卖艺,都是为了逗她开心吧。

    城门口,锦苏苏正准备进城,却见许多人围着一张画像议论纷纷。

    她好奇的凑上去,先见到张牙舞爪的“通辑令”三个大字,再见字下是一个人的头像,旁有一行小字。字迹潦草,又是繁体字,锦苏苏竟是半天没读通顺。

    只是觉得画像上的人咋这么面熟呢?

    于是,她问身旁一位慈祥的大爷:“大伯,这上面写的什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