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启全盛时代 > 第七章、宋香菜
    自从iu走了,王太卡才算是感觉舒服了一点。继续和几个黑粉聊天聊的的,王太卡凭借着嘴炮和人格魅力,取得了所有人的认可。

    甚至那个女高中生的黑粉差点要放弃xo的欧巴,开始追逐王太卡了!

    不过和王太卡玩的最好的,还是那个成韵馆大学中文系的学生,毕竟能一起说说中文,有助于感情交流。

    几个人吃吃喝喝,聊的开心。到了最后聚餐结束,那个成韵馆大学的黑粉还邀请王太卡去参观。王太卡欣然同意了,于是两个人打车前往成韵馆大学。

    当然,前提是这个黑粉答应参观完了之后,还会把王太卡送回来,要不然王太卡可不会去。就算他再认路,也不能跑那么远的地方啊!

    王太卡来一趟国外,之前都是为了拍摄,行程紧的很,根本没时间游玩。这一次怎么也得参观参观,看看风土人情才对啊!要不然来干嘛?追宋香菜嘛?开玩笑......好吧,宋香菜这件事不急!

    虽然王太卡的心里面,确实是想见见宋香菜的,但是好多事情真的没法那么简单。虽然这个国家很小,这个城市更小,遇见偶像的几率比天朝大很多倍。但是偶像和普通人之间,永远是有一条鸿沟的。

    有一句诗叫做“近乡情更怯”。意思是......额,就是......意思应该是,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家乡,但是心里反而生出一种莫名其妙的畏惧之心。此时的王太卡也是这样,在天朝的时候心里想着来找宋香菜。但是真的到了地方,和宋香菜在一个城市了,反而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宋香菜了。

    唉?话题好像说的远了?应该是讨论参观的问题啊!王太卡感觉现在现在的情绪似乎不太对,一摸口袋,才想起来自己躁郁症的药还在行李箱里,没拿出来。

    毕竟千算万算,王太卡也想不到自己刚下飞机就参加一场聚餐啊!不过这也难不倒王太卡,他还有一手准备,还好之前就害怕这种情况,所以特意装了一粒药在口袋了。

    “还有多久到啊?夜舞?”王太卡问道。这个夜舞其实就是这个成韵馆大学的黑粉了,不过他真名不是这个,只是在论坛的昵称是“浅色夜舞”,所以王太卡就这么叫了。

    “差不多了,已经到了!”夜舞顿了顿,又说道:“还有,你能不能叫我名字?这个论坛id真的是太羞耻了!其实我名字是......”

    “你名字并不重要!”王太卡说道:“我只要记住你帅气的面孔就好了。对不对夜舞?”

    “对!我是夜舞!”

    这时候出租车也停了,夜舞很主动的去给钱。毕竟是他邀请王太卡来学校,所以不能让王太卡出车费。生怕王太卡主动给车费,所以夜舞还很快很主动的给,但是显然,夜舞想多了......

    王太卡下了车,把口袋里面的药取出来,准备找一个超市买点水吃药。自从上一次躁郁症发作,把允儿给骂了一顿之后,王太卡就深深认识到了躁郁症的可怕。

    这种感觉就像是武侠小说里面的那种心魔一样。准确的说就是一种心理暗示,当发作起来的时候,会呈两级发展,要么十分狂躁,要么十分抑郁。就好像有一个人不停在耳边给你催眠,让你心灵的某一面变得无比脆弱,让你的心态失衡,变得不像自己。

    那种感觉就是,明明知道自己不对劲,但是根本抑制不住。就像站在海浪前,被海水一下又一下的冲垮一样。

    当然,其实还有一个特别的难言之隐,就是当躁郁症中狂躁一面出现的时候,整个人会变得......那个方面的欲望极大!这是很羞耻的,但是真的没办法克制的。

    就比如上一次,如果不是因为允儿是一个平胸,那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啊!

    到了超市门前,发现围绕着很多的人。王太卡为了速度点,让夜舞在外面等一会,自己挤着人群进去买水。

    但是一进入到超市,王太卡就发现不对劲了。因为这些人好像在围观,并不是想买东西。所有人都挤在门口的位置,往里看什么,并且七嘴八舌的讨论着。

    王太卡挤到前面,发现原来所有人都在围着一个大美女看。这个大美女是背着身子的,在柜台上挑选着什么,不过看背影,看身材,极品!

    不过极品就极品吧,和他也没什么关系。唯一有点不能理解的是,这些围观的人里面还有好多女生,话说韩国这么多百合嘛?围观帅哥就算了,围观一个女生是怎么回事?

    在人群稀少,但是目光聚集的地方,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那个挑选零食的美女听见铃声,从包里摸出来一部手机,然后接通:“豆丁吖!等了你有一会了,什么时候出来?”

    “欧尼,马上了,我刚刚把资料交上去,正在往外走呢。欧尼你干嘛呢?”

    “我啊,在便利店这边,想着是给你买饮料,还是给你买牛奶。”

    “哇!欧尼果然是最好了!欧尼!欧尼!”

    “呀,不是你没大没小的‘茜呐、茜呐’叫我的时候啦?”接电话的女孩转过身,露出面孔。平刘海下是一双闪亮的大眼睛,精巧的小鼻子,不自觉就嘟起的嘴。虽然并不是那种流行的瓜子脸,但是小圆脸更显得无比可爱,又透着几分性感。只感觉她一笑,好像整个世界的春天都来了一样。

    这个人,恐怕不说也知道是谁了。不正是那王太卡日思夜想深深爱着的人啊,究竟他该如何表达?她会接受他吗?也许永远都不会跟她说出......好吧,不水了。

    “怎么样欧尼?我中文说的还不错吧?”电话另一头传来很骄傲的语气。

    “四十四,十是十?”宋香菜笑着打趣着。

    “欧尼!能不能别揭穿我啊!”那边像是小妹妹一样开始撒娇起来:“我出来了,欧尼也出来吧。不用买饮料啦,我要吃欧尼做的饭!这次就做一份,不给雪球留!”

    宋香菜宠溺的应着,一边打电话,一边离开了超市。

    随着宋香菜的离开,超市里面的一大群人也呼啦呼啦的离开。几分钟后,原地只剩下一个人在那里默默伫立。

    是王太卡。

    刚刚宋香菜转过头的那一刻,王太卡甚至下意识的克制不住自己,想去拥抱她。可是看到宋香菜打电话的样子,却又停住了。

    因为电话声音小,离得也很远,所以王太卡根本听不到电话另一头的声音,只看见宋香菜满脸宠溺的笑容。那种笑容是包容、是喜欢、是偏向。

    难不成,她在韩国有了喜欢的人?这个念头从冒出来之后,就在王太卡脑海里生根发芽,再也扼杀不了。

    待人群散尽,原地只剩下王太卡。王太卡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上,那颗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不翼而飞了,但是这些不重要了。

    因为现在王太卡最痛苦的,不是躁郁症带来的抑郁,而是内心难以抑制的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