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启全盛时代 > 第八章、生而矫情,我很抱歉
    刚刚最近的时候,王太卡和宋香菜的直线距离大概是一米。她明明在那里,但是好像一辈子都和王太卡没有什么联系了。

    王太卡平庸的隐藏在人群之中,而宋香菜则是在众人瞩目之下,被男经纪人保护着离开。

    是的,最近的距离是一米,可是两个人的心,一刻也没有拉近过。就算没有那个电话,王太卡也能很清晰的认识自己的处境。简单的说就是......什么也不是。这样的自己,又何来的资格再去说爱呢?

    王太卡知道宋香菜不是一个爱慕虚荣的人,可是现在,宋香菜还爱自己嘛?好像所有的时候是自己一厢情愿。甚至一厢情愿的以为,只要自己去找她,一切就能回到原点。

    可是,偶像和普通人,真的是有差距的。

    王太卡愣愣的,也不去寻找丢失的那颗药,而是任凭回忆的潮水将自己完全淹没。

    老实说,王太卡至今都没搞清楚宋香菜当初为什么和自己在一起了。甚至王太卡有时候想,是不是她那天酒喝多了,然后被自己的甜言蜜语迷惑了?

    后来宋香菜多少次依偎在王太卡怀里,傲娇的说:“你啊你啊,看看,多好的姑娘,你也太幸福了。”

    然后王太卡就故意做出一种思考的表情。两秒钟后,他就摆出更加骄傲,而且还贱兮兮的表情,那种感觉好像是一个臭流氓占了一个良家妇女,然后特得瑟的说:“这么好的姑娘,最后不还是落在我手里了。”

    宋香菜讨厌死王太卡贱兮兮的样子,所以就用两个手指头,悄悄捏王太卡肚子上一小块的肉肉,然后轻轻的旋转。随后就能听到一声杀猪般的惨叫。

    那个时候的王太卡还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当年大学的他爱和兄弟喝酒,喝醉后总是宋香菜把他拖回去,给他熬养胃汤为他擦洗身体、洗衣服。

    真不知道当年小小身体的宋香菜是怎么把王太卡拖回去的。不知道每次喝醉时她是怎样默默一个人收拾一地狼藉。不知道她是怎样在一边心疼的看着喝醉酒的王太卡。

    不过后来,王太卡就把酒给戒了。因为宋香菜离开的那一天,王太卡又喝醉了,当醒来时发现自己在路边睡了一夜。没有人找他,也没有管他冷不冷安全不安全。?

    想到这,王太卡就越加的放不下宋香菜。因为让人觉得更后悔的常常不是做过的事情,而是没有做过事情。所以,一直想做的事情,不要再拖了。一个人,一辈子最重要的,其实也就是要去选对身边的人。

    其实说白了,此时王太卡痛苦的核心就是两个字:落差。

    曾经的那个宋香菜,已经是当红的偶像了。而现在的王太卡,依旧是平庸的普通人。纵然王太卡真的想去追求,可是,他有资格承诺任何东西嘛?如果连一个安定的生活都不能承诺,那在一起受苦嘛?恐怕只有小说才敢这么写吧!

    再实质一点,问题的根源就是两个:矫情和怂!

    王太卡正陷入回忆,肩上忽然被拍了一下。王太卡失神的转回头,看见夜舞看着他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刚刚看到v女神啦?我也看到了!那简直就是我女神啊!我超级喜欢的!”

    王太卡点点头,问道:“你有自行车嘛?借给我用用。”

    “有啊!对了,一说到自行车,我带你去看看汉江大桥吧!在那边骑行也是很流行的,说走就走!”夜舞算是一个行动派,带着王太卡出门打车。因为汉江大桥旁边有租车的地方,所以没必要骑车过去。

    一路上,王太卡很是沉默,这让夜舞有些奇怪,但是并没有多说什么。这一天折腾下来,天色都已经变黑了。

    夜色渐袭,夜晚的街道还是那样的热闹,王太卡的心情有些复杂。华灯初上,出租车路过一片夜市,路人行人三三两两,买东西的商贩热热闹闹。

    王太卡记得宋香菜其实特别爱逛,即使什么都不买,也愿意逛超市,逛夜市。可是每一场自己都懒,觉得很累。

    王太卡还记得,在宋香菜离开之后,做梦就变成了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梦见她时,都是她的好,她的笑。管自己时的严肃劲儿,开玩笑的无厘头,犯傻发呆的样子。

    更可怕的是,每次醒来都要重新接受一遍她离开的事实,这让王太卡感到绝望。

    还记得离开时,宋香菜说过,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可是王太卡还是喜欢相濡以沫,江湖太大了,没有她,也只是一片虚无。甚至在此时,王太卡恍惚之间甚至怀疑,她,美好的她,真的出现过么?

    电影里怎么说来着?人要是没有心,不会难过,你说那该有多开心?可人生真的要是无悔,那该有多无趣?

    矫情,太矫情了!

    王太卡快被自己恶心到了,自己居然这么矫情。咬着牙,尽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心里努力想一些开心的事情,但是每一件开心的事情居然都有宋香菜的参与!

    一个矫情的人还得了躁郁症,简直是没有比这个更糟糕的事情了!

    “喂?你怎么了?别吓唬我啊!”夜舞真的被王太卡吓到了,刚刚还好好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整个人开始变得呆傻一起。跟他说话的时候还好,一点让王太卡自己待着,不出三秒必定开始走神,并且陷入沉思。

    “没!没事!”王太卡跟着夜舞租了一辆自行车,沿着汉江旁边骑行。王太卡不是一个爱运动的人,所以每一次他突然要骑自行车的时候,都是忍不住心中的压抑的时候。如果你骑自行车速度足够快,就可以在眼泪留下之前蒸发掉!而且眼睛红红的可以解释为,被风吹的。

    麻蛋!矫情的要死!

    就像当初打死也不肯低下头服个软一样,现在打死也不想承认自己的脆弱。可是那又怎样?最后全当是一场大梦,现在梦醒了,该种田的种田,该掏粪的掏粪。

    王太卡最后和夜舞分离,自己坐在出租车上。好在武馆饭店这个名字还是有点知名度的,要不然今天的王太卡,可能就无家可归咯。

    如果今天不曾见到宋香菜,王太卡不会有这么多的感悟。可是现在,王太卡好像大梦初醒一样,觉得这样颓废的日子,他已经受够了。

    “我要崛起!我要找工作!我要创业!”王太卡心中已经有了一个目标,作为一个外籍人士,演戏是不可能的。韩国娱乐圈的封闭,即使王太卡也知道一些。当偶像......别闹了,都什么年纪了!

    干脆!当一个作家吧!凭借自己看了这么多年小说和电视剧的份上,一定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