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启全盛时代 > 第十一章、青春是一道明媚的伤
    一个月后,宋香菜在吃烤肉的时候,突然在韩牛里吃到了一枚戒指。于是韩py跪下来求婚。宋香菜其实还爱着王太卡,但是想了想,或许爱一个人的方式,就是不应该拖累他。于是答应了韩py的求婚。

    韩py带着宋香菜见自己的母亲,韩py的母亲有钱,倒是没有嫌弃宋香菜,于是开始聊一些家长里短。但是知道宋香菜的父亲是送牛奶的大叔时,脸色大变!

    “不能结婚!你们是亲兄妹!”

    晴天霹雳!

    就在林雨声觉得现在已经没办法更狗血的时候,又继续反转了。

    宋香菜失魂落魄的离开,韩py连忙追上去。两个人在马路上开始争执。这时候,一直寻找宋香菜的王太卡突然出现,看到了宋香菜,激动的上去一把抱住。

    韩py急了,开始和王太卡直接在马路上厮打在一起,宋香菜上前劝说。这时候马路上一辆卡车驶来,将三个人都撞倒在地,肇事司机逃逸了。

    好心人把三个人送到医院里,最后经过抢救,三个人都生还了。但是却留下了后遗症。

    韩py被撞的性无能了,于是接受不了现在的自己,直接跳楼自杀了。

    而宋香菜和王太卡都失忆!互相记不清自己是谁。于是最后一个镜头,两个人互相扶持着消失在夕阳下。

    旁白:“原来青春,是一道明媚的伤!”

    《纯爱的诱惑》完。

    “我日了狗的明媚的伤!”林雨声捂着胸口,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吐出狗血来。

    这时王太卡也醒来,看着林雨声看着笔记本,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笑道:“怎么样?这剧情是不是很反转?而十分有戏剧张力!对演员的演技十分有考验。我就知道,写剧本没有什么好难的!这样的剧,绝对会大放异彩的!”

    “呵呵呵!”林雨声真不知道王太卡的自信是从何而来,总之这一部集合了禁忌恋情、车祸、绝症、失忆、跳楼的狗血剧,已经雷的林雨声再也说不出来一句话了。

    王太卡兴冲冲的把这个剧本打印出来,然后邮到了电视台。

    从此之后,王太卡这辈子也没有看到关于这个剧本的一切消息。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哎一古!看来当编剧,不适合我!”王太卡感叹道:“看着小说里面写到挺容易啊!麻蛋,都是yy的!”

    仰望星空,脚踏实地。王太卡的一步登天计划最终证明都是扯淡,于是为了生存,他光荣的成为了武馆饭店的一名外卖送货员......

    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这要是连饭都吃不上,还玩个屁啊!不如趁着现在人少,直接马上完结大结局了多好!

    不过当外卖送货员也不是完全没有用,起码王太卡一边送货,算是把这个城市的地形给摸熟了。终于不用像是初来乍到的那样,两眼一抹黑,啥都不知道了。

    事情的骨折点,啊呸,是转折点发生在一个阳光明媚的白天。王太卡接到任务,要把一份外卖送到电视台去。这是一个老顾客了,是电视台的pd,因为工作忙经常点外卖。

    王太卡骑着车就去了,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日子,电视台的人超级多!无数的人举着各种各样的应援牌子,等待着自己喜欢的明星登场。好像是什么音乐银行什么的,记不清了。

    王太卡从后台过去,保安们也都习以为常了,检查了一下没有可疑物就放行了。虽然是后台,但是职员和偶像是分开的两个区域,所以也不会有追星的会从这走。

    王太卡把外卖送到播控的那边,一个老男人pd签收了。但是在给钱的时候,发现钱包落在车里面了,可是现在马上要直播了,根本没时间去取钱。碍于面子也不想跟下属要钱。这个pd想了想,说道:“要不这样,你等等我。我给你找个位置,让你可以免费进场看一场直播的打歌舞台。等完事了,我再给你去取钱行不行?”

    按道理,送外卖都是讲究时间效率的,但是王太卡可没有这个思路。他想着,反正来都来了,闲着干嘛啊?看呗!不看白不看!

    “你喜欢哪个组合?”

    王太卡想了想:“函数团。”

    “哎!正好,今天有她们的打歌,我懂你。我给你安排一个位置,绝对是超级vip的待遇!”那个pd于是把王太卡就安排到了舞台左边,并且越过隔离线,在内场,看的更清楚。

    但是这个位置让王太卡有些奇怪,按道理,正中间的才是最好的位置,为什么pd要把自己安排到这边呢?好像有点不对劲啊!

    随后直播开始,舞台上的偶像一波波的出场,唱歌跳舞。不过王太卡真的对韩国歌曲无感,欣赏不来。吱哇乱叫的,说的词也听不懂。

    王太卡喜欢那种温婉的,抒情的歌曲。比如《一剪梅》这样的,那歌词,那意境,简直就是诗啊!

    正胡思乱想着,这时候轮到函数团了。因为是逆着光,所以王太卡也不怕会被宋香菜看到。

    自从那日一别,王太卡感觉自己做梦的这个病好像又犯了,满脑子都是全都是宋香菜的样子。

    从外貌上说,宋香菜的变化还真是挺大的。在一起的时候,宋香菜不是特别喜欢刘海,每次都是很紧的马尾,露出锃光瓦亮的大脑门。王太卡曾经很奇怪这一点,于是就问宋香菜:“你为什么不弄个刘海之类的,把大脑门遮盖一下?”

    然后宋香菜就冷笑着给王太卡来了一个灵犀一指,掐的王太卡嗷嗷直叫。然后抱怨道:“要不是你动不动就亲,每次都把我刘海弄乱,我会留一个这个发型?你还敢说,看我不掐死你!”

    想到这,王太卡下意识的捂着自己的腰,还感觉有些隐隐作痛。但是更痛的位置却是怎么捂着都不好使,那是心的位置。

    如果你和一个人分开了,但是你总是想起那个人的好,还有曾经在一起快乐的点点滴滴。那不用想了,你肯定还是放不下那个人。

    王太卡其实老早就做好了忘记宋香菜的心理准备。或许在某一天,某一个清晨,或者是某一个瞬间,那份感情消失的悄然无息。然后自己才后知后觉的,模糊而清晰地发觉,已经不喜欢了。

    但是这一天,王太卡等了五六年,没有等到。

    唉!青春果然是一道明媚的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