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启全盛时代 > 第二十八章、命运
    该说的都说完了,也没有理由再留下去。

    泰妍抱着小狗上了自己的豪车,看了看可怜巴巴的小狗,轻轻摸了一下。刚刚其实也是犹豫了一下,但是这只小狗实在是太可爱了,所以就决定收养了。反正家里也有几只了,也不怕再多一只。

    只不过泰妍一想起王太卡起的名字,就觉得有点崩溃,居然叫一条狗“命运”啊!这不是胡说八道嘛?有没有问过小狗狗的一件?凭什么一只可爱的小狗狗,居然要叫这么奇怪难听的名字?

    “命运......命运?”泰妍想着想着,突然感觉有点好笑,但是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反正就是莫名其妙的觉得好笑。

    正当泰妍心情稍稍好一点的时候,落在车里的手机又响了。泰妍拿起来一看,居然有七八条未接来电,都是白贤的。刚刚去药店的时候把手机放在车里,结果没想到耽误了这么长的时间。

    接通电话,泰妍刚想解释,电话另一头就传来白贤气急败坏的声音:“努娜你怎么才接电话?不知道我等你很久了嘛?就算怎么,也不改这样放我鸽子吧......”

    听着白贤的抱怨,泰妍本来稍稍好了一点的心情,再次糟糕起来。但是泰妍没有多说话,而是等着白贤抱怨完毕。

    “努娜?你在听嘛?努娜?说话啊!”

    泰妍答应一声:“嗯,我在等你说完。”

    “我说完了,努娜你在哪啊?怎么还不到?”

    泰妍抿抿嘴,似乎想些什么,于是问道:“我这么半天没接你电话,你难道只是抱怨?不会担心我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白贤被泰妍问住了,刚刚不接电话的时候,白贤确实气急败坏的,只想着问罪,却根本没想到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经过泰妍这么一问,白贤顿时觉得理亏,但是还是解释道:“努娜......怎么可能出事呢!不会的,我才不会往坏处想。”

    对于白贤的解释,泰妍连笑都没笑,只是说道:“我本来在路上了,结果车子在半路抛锚了,今天没法见面了,我们明天在从公司里面见面吧。”

    “抛锚了嘛?要不要我去找你?”

    “不用了。”泰妍心情很是烦躁,随口说道:“我已经打电话让维修公司的人过来,但是这么晚了,肯定见不成了。有什么事情明天说吧。”

    “额,好吧,努娜拜拜!撒浪嘿呦!”白贤最后还表了一下忠心。

    但是这些,已经打动不了泰妍了,她把车停在路上,双手杵着方向盘,一时间有些失神。

    好像,有些东西从头就错了。但是可能因为感情最开始的甜蜜,让很多事情都被掩盖了。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小问题正在一点点的暴露出来。就算没有今天的这件事,这些问题也肯定会在未来爆发。

    “我爱他嘛?”泰妍闷着头想了想,好像真的从来没有那种心动、期盼、紧张的心情,两个人就是那么不慌不忙的,最后好像觉得是互相照顾一样,就那么在一起了。当时本以为是平平淡淡才是真,但是这未免也太平淡了。

    “哎一古!我在想什么啊!那可是我男朋友!”泰妍拍拍脑袋,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拍走。但有些东西好像就此扎了根一样。

    “汪汪!”一旁的小狗狗叫了两声,但是声音很小,无精打采的。

    泰妍反应过来,摸了摸小狗狗,感觉和小狗狗在一起,都比去见那个人开心。虽然这么说不太好,但是心里就是这样的想法。

    “饿了嘛?命运?”泰妍顺口叫出王太卡给起的名字,然后自己都笑了:“哎一古,叫命运真的委屈你咯!饿了吧,努娜......还是叫我欧尼吧!欧尼带你吃好吃的去!”

    而话说另一头,王太卡看着泰妍抱着狗开着车走掉了。看样子是这是要收养这条狗的了。

    随后王太卡叹口气,看看人家多潇洒。想走就走,想停就停,可是再看看自己,多惨。这就是明星和普通人的差别。更确切的说,是有钱和没钱的差别。

    唉,别说人了,现在这种程度真的是人不如狗了!所谓人不如狗,狗在走投无路的时候,还有人收养。人要是走投无路了,也只能靠自己了。

    “我的天啊!我在想什么?”王太卡被自己的想法给打败了,被那种暴力女收养,估计和死差不多吧!这特么到底是惨到什么样子了?居然开始和一条狗做比较了?

    收拾好伤口,王太卡骑上电动车,回武馆饭店。每天面试了,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情,简直是令人崩溃。

    刚到门口,就碰见林雨声了。虽然只是几个小时没见,但是王太卡经过这一天的折磨,顿时感觉像是看见亲人一样。

    “我的天啊!你送外卖真的可怕啊!别人半个小时就完成的单子,你一走就是半天!”林雨声无奈的看着王太卡,但是看到王太卡一瘸一拐的样子,连忙走上去扶住,问道:“你,怎么了?”

    刚刚离得远,这次一走进,林雨声就看王太卡腿上的伤口,更可怕的是眼睛都是红肿的,可吓人了!

    “我去!你眼睛是怎么回事?”林雨声被吓了一跳,说出了家乡话,顿时一股东北大茬子味就出来了。

    “哎呀!之前就知道都是同胞,忘了问你是哪得人。听你这口音,东北的妹子啊!”王太卡笑道。

    “嗯哪!咋地?”林雨声说道:“你猜猜我哪个省的?”

    “我猜猜,黑龙省吧!听口音像哈滨的。”王太卡说道。

    “哎呀,你咋知道的呢?你也东北的?”

    “不是,我之前有个朋友也是那里的,所以听你口音就亲切。”王太卡说的是实话,大学的时候,王太卡有一个室友就是东北人。大学三年下来,王太卡的学习不怎样,但是东北腔却是越来越地道了。

    “哎呀,你别说这些了,你这一身的伤是怎么弄的?”林雨声也不藏着掖着了,直接用东北话问。本来林雨声虽然长相一般般,但是多多少少也是挺温柔的妹子。结果一说东北话,顿时感觉整个人像一个豪放大姐大了。

    “唉!别说了,真的是造孽啊!”王太卡扶着林雨声,说道:“看我这个眼睛没?我现在就怕不能消肿,这样我明天还怎么面试。”

    “眼睛咋整的?”

    “防狼喷雾弄的。”

    “啊!”林雨声连忙把手伸回去,防备的看着王太卡:“你干什么了?”

    “大妹子,你看我是那种人嘛?这个是误伤!”王太卡说道:“而且就算我是那种人,你这个姿色也......啊啊啊!疼疼疼!姐我错啦!!!”

    王太卡挣脱开林雨声,连忙往屋里跑。这个时候口袋里面的手机突然响了。王太卡随手掏出来一看。

    “来电人:债主i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