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启全盛时代 > 第五章、你若懂我,该有多好
    大概是为了让王太卡这个祸害赶紧离开,本来办什么事都磨磨唧唧的北方卫视以一种近乎神速的速度,把《武神赵云》的分镜头台本给送了过来,并且给了王太卡几天的时间调整,两天之后直接进组。

    反正没有了自己的纪录片,王太卡对于这个卫视是完全没有丝毫留恋的。拿着剧本躺在沙发上看,从第一幕到最后一幕,简单的大致看了一遍,然后......把剧本摔在了地上。

    “我的天啊,什么啊?七八十集的电视剧,女主角演完钱六七十集就死了?然后换了一个女主?虽然是一个人演的,但是这也太草率了吧!”

    摔在地上的剧本被韩py捡起来,连忙翻看,但是看了没两眼就放弃了。因为这个是分镜头剧本,是专门提供给摄像师看的,所以一般人还真看不明白。

    但是韩py没有放弃,而是转头近乎谄媚的问道:“《武神赵云》啊!你居然去当摄像师?你简直就是撞大运啦!你这个命也太好了!”

    “什么?”王太卡有些不能理解:“这么烂的剧本,拍出来也是烂剧,有什么可以庆祝的?”

    “你真是完蛋,像这种电视剧,谁还看剧情是什么,都是单纯奔着演员的颜值去的。这部戏的女主角,你知道是谁嘛?”韩py得得瑟瑟的问道。

    “好像叫......充儿?你说说,怎么不直接叫充气呢?”

    “那个字是‘允’!是允儿!神特么的充儿!”韩py鼻子差点气歪了:“还记得我说的那个亚洲最火的女团嘛?这个允儿就是里面的一员!而且还是门面担当,就是长相最好看的那个!”

    “嗨,原来是花瓶啊!我最烦这种来国内骗钱的......”王太卡话还没说完,却突然改口了:“这个,有话好好说,你先把凳子放下!放下放下!”

    韩py把手里的凳子放下,然后说道:“我告诉你,你不许说她的坏话。”

    “这......你自己在网上留言的坏话还少嘛?”王太卡无奈道:“我跟你说,你这种人就是双标。”

    “总之我可以黑,因为我黑她们,是出自我内心深处的爱。而你完全是偏见!”韩py一脸正气。

    “好!”王太卡点点头:“那我也用我内心深处的爱想你说一句话。”

    “啥啊?”

    “你个辣鸡......”

    韩py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是手机里的视频缓冲好了。韩py一般在家休息的时候,一天天的就是循环播放观看女团的mv,天天看腿、看胸、看脸。

    所以基本上,他的前半生可以浓缩为一句话:不是在手机前看mv,就在电脑前看a.v。

    手机里面播放的是一个女团的舞台表演,王太卡好奇的看过来,问道:“你不是说有九个人吗?这才五个啊!”

    “这不是一个,这是另一个团,看团名字了没?这是一个数学团,还是高等数学。”韩py大言不惭起来。

    “你还真博爱啊!”王太卡表示不能认同:“还数学团,我还亮剑独立团呢!我先找二营长一炮轰了你。”

    “主要是看身材嘛!你看看这个女的,有腹肌!在看看这个,身子特别软,超级软,一会还有一个高难度动作,你看着......”

    王太卡兴趣缺缺,想起身离开,但是却突然从手机视频里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

    文学上有个词,叫做一眼万年。之前王太卡从来搞不懂这一眼万年是怎么回事。但是此时此刻,他好像有点明白了。大概就是那种,匆匆一眼,明明就是那么短暂的时间,但是脑海里好像已经和她度过了一生一样。

    “这一别,是多少年了?”王太卡琢磨着,从大学开始,她就被星探发现,远赴海外去追梦了。而自己,浑浑噩噩的毕了业,又投入到工作了。很多时候不敢让自己闲下来,因为人一闲下来就爱胡思乱想,这种事情是最可怕的。所以王太卡一直在跑啊跑,只想着这个人能快点从自己心里搬出去。

    本以为多少年后,就算再知道,也不过是会心一笑罢了。但是此时此刻,王太卡心里却像压着一块大石头一样,压抑的感觉,像是要沉入海底,沉到马里亚纳海沟里面去了。

    还记得那一天,就那么突然而决绝的离开。王太卡崩溃的行走在街上,但是令人绝望的是,整个城市都是两个人美好的回忆。但是已经是物是人非。

    那种感觉就像自己的房子着火了,但是你无能为力,你救不了!最后只能徒劳的站在残骸和灰土上绝望着,你知道那是你的家,可是......你再也回不去了!

    王太卡又开始抑郁起来了,直到此时,他才有点明白自己躁郁症的病根。其实根本不是在荒山野岭拍摄憋出来的,那都是敷衍自己的借口。躁郁症是曾经那个人的离开带来的,她离开的那一天伤的王太卡绝望无比。

    癫狂、抑郁、崩溃、颓废。躁郁症或许只不过是王太卡对自己的一种保护。

    王太卡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刚想问问韩py更具体的事情,手机就响了。掏出来是一个陌生号码,想了想还是接通了:“喂哪位?”

    “王先生?还记得我吗?”

    “听声音......是让我逼着脱裤子那位经纪人?”

    “呵呵......正是我......”骁骁的经纪人尴尬的笑了笑:“是这样的,你这不是也来我们公司了,这说起来,咱们就是一家人了。骁骁受伤的事情闹的不小,今天是她出院,会接受记者采访。你看,作为救命的人,是不是应该出现,然后接受一下采访。”

    “就是炒作一下呗?”王太卡说话完全直白到尴尬。

    “王先生说的可真直白,不过差不多。”

    “行吧,反正现在我想找点事情做!什么都行,就是让我过去搬砖都行!以后都是一个公司的,我现在就过去了。估计一小时后就到了,到时候给你打电话,这个号码我记住了。”王太卡说完,挂断手机,然后看了看在一旁正在猥琐着研究剧本的韩py。

    王太卡偷偷把一元硬币放到地上,然后对韩py说道:“地上有一块钱!”

    “哪里?”韩py像是踩着尾巴一样,瞬间就精神了,低头一看一块钱,连忙过去捡起来。而王太卡趁着韩py低头捡钱的功夫,顺手把沙发上韩py的车钥匙给拿走了......

    韩py作为一个骨灰级程序员,要比王太卡有钱。所以王太卡每次坑韩py的时候,真的是一点愧疚的心理都没有!

    出了门上了车,王太卡一拍脑袋:“哎呀,完蛋了,药又忘带了!算了,就几个小时,出不了什么事情。”

    开着车驶向医院,但是王太卡脑海里总是重复的映着一个人影,在那里跳啊、闹啊、蹦啊。一下一下的,都跳到王太卡最脆弱的那块神经上。

    明明是这么难受的事情,但是王太卡反而觉得自己的躁郁症好像得到了治愈一样。好像再难受,只要想着那个人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生活着、存在着,好像一切都不是那么难熬了。

    “可惜的是,你若懂我,该有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