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人在海贼:开局抢夺桃之助气运 > 第14章:最高剑术
    和古伊娜决斗后的当天晚上,伊恩并没有回宿舍睡觉,而是在古伊娜房间外的走廊上禅坐。

    海贼漫画中没有画古伊娜具体是什么时候从梯子上摔下来遭遇不幸的,但伊恩不敢赌。

    何况他来到海贼世界之后,还改变了不少这个世界原本的发展进程,谁知道古伊娜会在什么时候出意外?

    为了确保古伊娜万无一失,伊恩干脆决定每时每刻都守护着她!

    不过他这奇怪的做法,引起了耕四郎的注意。

    “伊恩,虽然我并不反对你和古伊娜交往,但你也不需要晚上都呆在古伊娜的房间外面吧……”

    伊恩听到耕四郎误会的话以后暴汗,连忙出言解释道:“不是……我……我没有……”

    耕四郎看到伊恩慌乱的样子更加怀疑了,于是继续问他:“那这么晚了你为什么不去睡觉,反而在这里禅坐呢?”

    “我前天和昨天连续做了两天的梦。”伊恩决定说一个谎。

    “嗯?”

    耕四郎静静的等待伊恩的下文。

    “两天的梦到过都是同一件事情,就是古伊娜遭遇了不幸。”伊恩道。

    “古伊娜遭遇了不幸?”

    耕四郎一脸愕然,连忙追问道:“真的吗?你确定?”

    伊恩还没回答,古伊娜就“啪”的一声把房门拉开,原来古伊娜回到房间后还没有睡,伊恩和耕四郎刚才的对话她全都听见了!

    “你在鬼扯什么啊伊恩!我怎么可能遭遇不幸?再说我也不需要你保护,给我滚回去睡觉!”

    此时的古伊娜的脸颊微微泛红,难得的露出羞涩的神情。

    “我觉得这里的空气很好,特别想在这里禅坐,如果你不满意的话……”

    伊恩说到这里瞥了古伊娜一眼:“打赢我以后你再说赶我走的话吧。!”

    “你……”

    古伊娜气结,指着伊恩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最后只能狠狠的关上门冷冷的道:“随你的便!”

    古伊娜进屋后,耕四郎郑重的问伊恩:“伊恩,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如果是玩笑的话,这并不好笑。”

    伊恩直视着耕四郎的眼睛重重的点了点头:“嗯。”

    “我也很久没有用禅坐代替睡觉了。”说话间,耕四郎微笑着坐在伊恩旁边陪他一起禅坐。

    “父亲,你怎么也信了他的胡扯?”

    古伊娜见他父亲也在自己房间门口禅坐,羞怒重新拉开门质问耕四郎。

    “古伊娜,伊恩可能在梦里真的看到了未来的一角,世界上有些人是可以短暂的看到未来的。

    虽然我不能确定伊恩看到的是真是假,但你是我女儿,我不愿意用这个去赌。”耕四郎对古伊娜解释道。

    “怎么可能会有人看到未来?那不成了预言家了吗?你看他的样子哪里像个预言家啊!”古伊娜并不相信伊恩说的话。

    “世界上确实有很多强者可以短暂的看到未来,这是霸气的力量!”

    “霸气?”

    古伊娜好奇的问耕四郎。

    “嗯,霸气。”

    耕四郎点了点头,然后对伊恩和古伊娜解释道:“不过你们现在年龄还小,需要做的是夯实自己的基础,因此我并没有传授你们霸气的修炼方法让你们分心。”

    伊恩听到这里眼前一亮,因为霸气可是新世界的通行证!

    如果不会霸气的话,在新世界就等着被那里的强者打爆狗头吧!

    伊恩本来还在想自己剑术小成以后要去哪里学习霸气,没想到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耕四郎就会霸气!

    海贼剧情中虽然并没有说耕四郎会霸气这种事,但耕四郎的生命卡上可是明确标明了“最强剑豪”这几个字的!

    不仅如此,耕四郎更是掌握了和之国篇时,花之兵五郎所描述的最高剑术境界:“如果不想斩,连纸也斩不断”的剑术。

    能掌握这种程度的剑术的男人,又怎么可能不会霸气呢?

    伊恩连忙激动的询问耕四郎:“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学习霸气呢?”

    “等你们能使用手中的剑斩断钢铁而不伤到剑刃的时候,就可以修炼霸气了。”耕四郎微笑着回答伊恩。

    “斩断钢铁的时候不伤到剑刃?”

    古伊娜愣了一下,然后道:“如果用和道一文字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做到!”

    “不不不,使用普通的刀剑在不伤到剑刃的情况下斩断钢铁才算哦!”耕四郎连忙摆手设置条件。

    这时索隆不知道突然从哪里冒了出来,听到这个话题后好奇的问耕四郎:“师父,我听说世界上有能够斩断钢铁以及其他任何东西的家伙,那是真的吗?剑士真的可以斩断钢铁吗?”

    “嗯,是真的哦。”耕四郎温柔的回答索隆。

    耕四郎见自己最得意的弟子们都聚在一起了,也刚好同时问到了剑术进阶的问题,便回到房间里拿了一张纸来到院子里对古伊娜、伊恩和索隆道:“你们看好这张纸。”

    说话间,耕四郎将手中的纸抛向天空,等这张纸缓缓的飘落下来的时候,耕四郎双手握剑横切过去!

    “喝啊!”

    耕四郎虽然用的是刀刃砍的那张纸,但他的剑在手里仿佛变成了一根棍子一样,只是将纸打飞,一点都没有割伤到那张纸。

    索隆见状无语的指着那张纸道:“师父,没砍断。”

    古伊娜虽然没说什么,但她眼神里流露出来的意思和索隆一样。

    耕四郎不以为意的对伊恩他们三个上课:

    “你们几个都听好了!

    在这个世界上啊,有什么都砍不断的剑士,但是那种剑士却能斩断钢铁以及其他任何东西,而且用的是同一把刀!

    最强的剑就是用来保护自己最想要保护的东西,斩断自己想要斩断的东西的力量。

    会伤害自己所碰到所有东西的剑,在我看来啊,那并不是剑,你们明白了吗?”

    耕四郎讲完,突然感觉有些意兴阑珊。

    他也不管伊恩他们几个是不是理解了,提着他的剑便往自己的房间里走去。

    临走前,耕四郎对伊恩道:“我突然有点不舒服,今晚就不禅坐了,古伊娜就拜托你了哦,伊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