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带歪了整个世界的画风 > 第一章:一份特别的儿童节礼物
    【叮——您的外挂已上线。】

    正在出租房里恰桶面的吴良一脸茫然的抬起头来,手里拿着塑料叉,嘴里还叼着两根泡面。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看向房间另一边的办公桌,上面那台租来的破旧电脑并没有开机,屏幕漆黑一片,电脑音响里自然不可能会突然传出声音。

    除非见了鬼。

    ‘嘶溜’一声,吴良将挂在嘴边的面吸进嘴里,然后埋头,一脸淡然地继续吃起了面。

    恰面要紧。

    一段时间后,

    “咕噜咕噜…嗝…舒服了。”

    将手里的塑料叉子丢在面桶里,往后一仰,吴良以一个奇妙的姿势懒散的躺在沙发上,眯着眼感受了好一会儿饱腹后的余韵,人生大满足。

    不知瘫了多久,吴良才算是想起来刚刚自己耳边好像是听见了什么不得了的奇怪电子音。

    睁开眼来,有些疑惑的歪了歪头,吴良有些试探的小声问道:“系统?”

    【叮——系统在的。】

    好吧,看来是真的是遇到鬼了。

    不过吴良倒也不慌,因为这波问题很大,慌也没用,索性躺平了。

    “你这又是个什么系统啊?”吴良饶有兴致地问道。

    哪怕他从未遇见过这种情况,但那么多的小说也不是白看的,这种套路吴良早就是熟读于心了。

    【叮——请宿主您自行选择。】

    “哟呵?”吴良乐了,道:“这年头连系统都能定制了?”

    【叮——当然,不能定制的都是低端版,咱是真正的上流。】

    “那你好棒棒哦。”

    【叮——谢宿主夸奖。】

    吴良撇了撇嘴,心想难道你没听出来我是在讽刺你么?

    不过如果系统说的属实,那么自己到底想要个什么系统就真的需要认真考虑下了。

    金钱?

    美女?

    权势?

    力量?

    貌似自己什么都想要,可再一想,发现也就那么一回事了。

    欲望与梦想完全是两码事。

    都有了系统,那何不去追求那更高级的愉悦呢?

    而梦想的话…

    吴良换了个姿势,双手交叉垫在脑后,横躺在沙发上,双目无神望着天花板,想了半天,依旧没有什么思路。

    真的太操蛋了!吴良琢磨了半天,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任何梦想,只剩了欲望。

    叹了口气,

    心疼自己,不好好反省下,以前还真没发现自己竟然是这么一个玩意儿。

    “我想看看未来,这你也能满足我吗?”有些破罐子破摔的吴良随口道。

    但心里其实也没抱什么希望。

    哪怕吴良的科学素养确实不高,但他也知道这个世界是混沌的。

    现在的一切都不可知,又谈何对未来的预测。

    唯一的可能就是把自己加速到光速,让自己的时间变慢,从而前往未来。

    但这种方法也回不到过去的‘现在’了。

    这并非吴良所愿。

    他只是想看看那个未来,可不想待在那个未来。

    因为万一那个未来很操蛋呢?

    以旁人的视角看见世界末日只会有所感叹,而设身处地的去体验世界末日只想骂娘。

    【叮——系统已更新为命运系统,祝宿主您使用愉快。】

    吴良瞪大了眼睛,虽然他确实有赌的成分,但他可没想到过真的能成啊。

    不对,真的成了吗?

    就在吴良心里有些怀疑的时候,一段说明信息被传输到了他的脑海里,吴良连忙闭目开始查阅。

    既然无法准确的确定现在的所有状态,那么便整合现在的所有可能性,再以这近乎无限的可能性为基础模拟未来。

    简单点说就是时间线。

    以现在为树干,然后分成近乎无限的树枝。

    吴良能够随意的查看其中任意一根,这些树枝中任何一个都是未来,但到底哪一根才是真正的未来还不能确定。

    只要吴良活的够久,他在理论上能把所有可能的未来都看一遍。

    但这也只是理论,相当于一个直径为一米的球体,在理论上存在,现实中却不可能存在。

    明白这些后的吴良也很满意,哪怕无法看见最准确的未来,但能做到这种程度也已经大大的超出了他的预期。

    “那我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呢?”吴良问道,并随口举了两个简单的例子:“比如情绪点,金钱之类的东西?”

    【叮——宿主并不需要付出什么,本系统也不参与收集任何东西。】

    “哈?”吴良张大嘴巴,惊疑道:“白嫖吗?”

    【叮——宿主并不需要怀疑,因为哪怕真的需要付出代价,将整个蓝星人类族群加起来都付不起。】

    系统的话虽然听着有点伤人,但吴良只是稍微想想便接受了这种说法。

    你的汽车没油了,停在路边,你向旁边的一只蚂蚁寻求帮助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那你的目的又是什么?”吴良不解道。

    【叮——对于近乎永恒的存在而言,拥有一个目的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

    系统说着意义不明的话,似是意有所指。

    吴良琢磨了半天也没琢磨明白系统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索性也懒得去想了。

    “那么什么时候能够开始呢?让我看见未来?”

    是骡子是马先牵出来遛遛再说,通过事实来检验系统所说是否属实。

    【叮——随时可以开始。】

    “请开始你的表演。”

    【叮——请宿主确定推演的主体,推演的空间范围,推演的时间范围。】

    “主体就蓝星人类吧,范围的话…”吴良想了想,道:“空间范围为整个太阳系,时间的话,先来他个50年!”

    他想看看人类什么时候能够登陆火星,甚至殖民火星。

    从距离上看,登陆火星的最佳时间段就是‘火星大冲’的前后那两年。

    目前这个世界蓝星处于新历200年,未来三次火星大冲的时间分别是203年,218年,和235年。

    以目前蓝星的科技水平,203年不太可能登陆火星,也没听说哪个国家做过这方面的计划。

    这么‘壮哉’的伟业若不事先通知下全球,装个逼也说不过去。

    所以203年可以确定是不去了。

    218年倒是有可能,但几率也比较低,吴良预计最有可能的是235年前后。

    他想看看到了235年,人类有没有成功登陆火星。哪怕也没有,那么再下次总该登陆了吧?

    50年内登陆火星这就很合理,妥妥的。

    对任何一个人类而已,抬头仰望的那星辰大海,是一生最大的浪漫与追求。

    甚至可以说,对于星辰大海的向往,几乎已经成为蓝星人类的集体潜意识了。

    哪怕路边的一个乞丐,在见证这等时刻时,也会肃然起敬。

    吴良对此非常的向往,所以第一次推演就想看看人类登陆火星的光辉时刻。

    【叮——推演开始。】

    吴良只觉得眼前一黑,自己来到一个奇怪的空间内,看向四周发现什么都没有,只是漆黑一片。

    不过也没过多久,耳边就响起了系统的声音,它正在以一个旁白者的口吻,讲述着一段有关人类的故事。

    【叮——新历200年6月1日,人类得到了一份非常特别的儿童节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