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带歪了整个世界的画风 > 第六十七章:回归教派
    手里拿着书走到一旁的写字桌坐下,望着空无一物的桌面,钟林刚准备翻开书再回味一番,却瞥见了自己左手边的角落里一闪一闪的提示灯。

    眉头一挑,钟林放下手里的书,伸出手去在那提示灯的上方晃了晃。

    紧接着,一道全系投影的屏幕出现在钟林的面前。

    【正在确认权限中……】

    【权限已通过,登录者:钟林】

    短暂的确认权限后,屏幕中便切到了桌面的首页。

    但首页上空空荡荡,连桌面背景都是单色,也没有任何资料文件,只有一个看似是系统自带的程序,叫做‘宜州在线’。

    钟林搜了搜磁盘里,同样的空空如也。

    大概是在李教授死后就重置了系统吧,钟林想到。

    还以为会给自己留点什么东西呢,像什么遗书或者录像之类的,跟自己解释解释,要自己去做什么,指明一个方向。

    两人虽然是导师与学生的关系,但在多年以前就很少来往了,相看两厌,一副恩断义绝的态势。

    都这样了还指名了让自己继承他的一切,很不对劲。

    突如其来的把自己带到这个宜州,意欲何为?

    在来之前钟林确实对宜州心怀向外,但在进来了后,钟林发现也就这么回事了。

    通过对宋若云所透露的只言片语进行揣摩,钟林觉得这里可能压根就不是什么科研工作者的天堂,反而是一个高度固化的原始社会。

    从自己能够继承李教授的一切就能看出端倪,这很离谱,是他之前闻所未闻的。

    自己这么一个碌碌无为的家伙,竟然能够继承一名科学‘泰斗’的所有学术地位。

    自己何德何能?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论文与奖项吗?

    学术地位这种东西竟然也是能指名继承的,而不是依靠一个科学家自身的成就来决定,就很可笑。

    学阀?

    以前钟林在网络中听到有人提起这个词时觉得可笑,觉得不太可能,没想到如今竟实实在在的发生在他自己身上了。

    并且这个学阀体系在宜州这里已经发展成型了,再想想宜州这里的都是些什么大佬吧…可以肯定的说就是全世界最顶级的一批科研工作者,那这个影响力,钟林都不敢再细想下去了。

    哪怕人类科技一直都在快速发展当中,变化日新月异。

    但这只是个虚幻的泡沫,它还在越吹越大,当大到撑不住时,轰然崩塌,那场面一定很美妙吧。

    钟林饶有趣味的笑了起来,不由期待起那雪崩时的雄伟壮阔,一定很震撼人心。

    去阻止?

    已经阻止不了了,以自己现在的地位也做不到,再怎么努力大概只能在暗中做好准备并保留一批希望的火种。

    想到这里,钟林微微一愣,脸上笑容收敛,微低着头皱眉沉思起来。

    这难道就是李教授交给自己的使命?

    死后没有留下任何东西,是因为他很清楚当自己来到这里后,就会去怎么做了?

    钟林抬起头,看向自己正对面的墙壁上那副裱字——【不忘初心】。

    看上去不像是最近才装上去了,那框架上隐约的落灰可以推测出已经挂上很久了。

    李教授很久以前就在下一盘大棋?

    就他?

    不是钟林瞧不起李教授,而是这画风就明显不对劲了。

    摇了摇头,将这个扯淡的想法抛出脑海,钟林再回想下李教授那张丑恶的老脸,轻呼口气,点了点头。

    嗯…这个味才对嘛。

    ……

    闲着也是没事,也还不到他睡觉的时间,钟林便打开了终端上那唯一的一个程序看了起来。

    打开后才发现,原来这其实是一个类似论坛的讨论模板。

    首页的第一个帖子标题就引起了钟林的注意,

    【目前疑似或已被证实暗杀的科研学者】

    钟林点开帖子,随后看见排在首位的一个学者照片,这是美国一名著名的前沿物理学家,帖子中标注其死因是‘心脏病发’,但后面打了个问号。并说明这名科学家是疑似被暗杀。

    往下翻,钟林看见了第二张照片,瞳孔微微一缩,因为那正是钟林的偶像,不列颠学者鲁博特。

    死因‘酒后驾驶’

    疑似暗杀。

    鲁博特教授是被人暗杀的?!

    虽然帖子说了是疑似,但钟林却不由的被带着往那方面去想了。

    继续往下翻,便看见了更多的学者照片,有些确定被暗杀,有些疑似被暗杀,有些逃过了一劫,有些确定死亡。

    而这篇帖子的最后一张照片,正是李教授。

    死因‘割喉’

    确定暗杀。

    从一开始的美国学者到昨天的李教授,在短短一个多月时间里,竟然已经有36位国际著名学者要么意外死亡,要么被人暗杀,平均每天接近一位的死亡频率。

    最终逃过一劫的屈指可数。

    这个针对科学家的集体暗杀事件外界还浑然不知,显然是被限制了发表,钟林也是现在才知道这个消息。

    “这是想干嘛啊?这个幕后黑手是疯了吗?”钟林喃喃自语道。

    钟林没有去怀疑这个消息的真实性,因为既然能被堂而皇之的发表在‘宜州在线’上,还是首页的第一条,想必身处宜州的这些学者都知道确实有这件事。

    而宜州也是科学的大本营,也不可能有人搞恶作剧,散播什么faker news。

    钟林眉头紧锁,有些无法理清这个暗杀的逻辑。

    针对学阀?

    显然不是的。

    达到这种规模的暗杀行动已经是在针对科学本身了,而不是单纯的在反对学阀体系。

    针对科学?

    人类社会中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疯子团体,能够进行如此多暗杀还能暂时没被抓住,那这个组织的实际体量恐怕也是不可小觑了。

    谁干的?钟林心中刚刚升起这个疑问,很快,他就在帖子下方的评论区找到了答案。

    「没想到李教授竟然上了名单。啧啧,格物派的三号人物都被杀了,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啊。」

    「连鲁博特教授都死了,哪还在意你一个格物派的三号人物?」

    「明明已经通知危险了还不赶快回宜州,这很愚蠢。」

    「别说什么风凉话,这个回归教派一天不灭,我们就没有一天的平静日子。在座的谁都跑不了。」

    「根本找不到他们在哪,怎么去灭?」

    「那他们是怎么暗杀的?必然有人员行动,只要抓住其中一个顺藤摸瓜,就有线索了。」

    「两个星期前不是差点抓住一个么,结果杀手预感到要被抓住,人家直接把自己烧成炭了。DNA检测也找不到人,人脸复原后也找不到线索,仿佛这个杀手曾经根本就不存在于人类社会。」

    「可怕的家伙,简直就是群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