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宋最狠暴君 > 第1章 朕,掀桌子
    “臣侍御史孙觌拜上:如今金人挟灭辽之势分兵南下,实难以力抗之。如今金兵已离城下不足百里,臣以为,此时当以议和为上。”

    金织龙椅上,灵魂已经换了一个人的赵桓双目迷离,看似在瞧着孙觌以及一众点头附合的大臣,实际上瞧的却是紫宸殿外阴沉无比的天色。

    自打穿越过来之后,赵桓一直就在思考一个问题:自己跟老天爷到底什么仇什么怨?

    上辈子让自己穿越成崇祯皇帝那个倒霉蛋也就算了,好不容易逆风翻盘浪了一辈子,结果挂掉之后居然又特么穿越了,还让自己穿越成赵桓这个倒霉蛋?

    赵桓,男,1100年5月23日出生,现年26岁,职业:北宋最后一位皇帝,兼赵家吉祥三宝之中的二宝,年号:靖康,在位时间:2年,去世时间:1156年6月29日,庙号:钦宗,谥号:恭文顺德仁孝皇帝。

    钦,敬也。内外节用谓之钦,欿然如不足谓之钦。

    敬的是谁?节用为谁?又为何欿然如不足?

    一想到这里,坐在龙椅上的赵·穿越者·桓忍不住又暗自叹了一口气——拱手送上江山算是敬?在汴京城中扩借(搜刮)金银,算得上是内外节用?

    更让赵桓心里不爽的是,今天正好就是靖康元年元月四日,完颜宗望已经带着七万马仔浓烟滚滚的杀了过来,眼看着就要到汴京城下了!

    刚穿越过来的时候,赵桓一点儿都不紧张。

    尽管自己上上辈子只是一个由程序猿转职而来的扑街写手,可是上辈子好歹也当了几十年乾坤独断的皇帝,哪怕是知道此时的大金国是真正的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赵桓也依旧不慌。

    跟穷的只剩下骨头的大明不一样,此时的大宋要钱有钱,要人有人,真跟姓完的干起来,还指不定谁吃亏呢!

    然而就像迅飞先生说的,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硌人的现实直接在赵桓的脸上狠狠抽了一巴掌——

    刚穿越的第一天,朝堂上的傻缺们拿着百姓送进宫来的花灯说是百姓敬献给自己过上元节的,本着百姓的美意不能辜负,再加上翻盘的机会还有很多,所以赵桓选择了笑纳。

    穿越之后的第二天,也就是靖康元年正月初三,本着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平头哥精神,赵桓打算带着禁军去埋伏姓完的。

    但是身为上皇的大宝赵吉祥直接带着国库之中仅有的两千万钱和他的心腹蔡京、高俅等人一起跑路,就连汴京城里的二十万禁军也全都带去亳州烧香……

    与此同时,越王赵偲跳出来上表反对自己亲征,工部尚书、吏部尚书等大大小小五十六名官员更是直接挂印而逃……

    穿越之后的第三天,脸上被人反复抽了好几巴掌,再加上金兵已经渡河,终于认真起来的赵桓决定开个会统一一下意见,大家合力干他姓完的一梭子,岂不是美滋滋?

    然而因为休沐日的原因,朝堂上大大小小的官员们都选择了放假回家,根本就没人上朝……

    是的,你没看错,大宋朝的法定节假日多达124天,比之后世的天朝还要多7天——

    哪怕是金兵都过了黄河,眼看着都快要到汴京城下了,大宋的官老爷们依旧还是该放假的放假,该逛青楼的逛青楼,假期一天都没放少。

    空有一帮猪队友的赵桓也只能放弃刚正面的打算,然后在穿越之后的第四天让枢密院安排人手烧毁浮桥,同时在黄河左近设好埋伏,待金兵渡河的时候半渡而击——

    完颜宗望带着的马仔数量高达七万,除了五万签军之外,剩下的两外正军之中还有七千是铁浮屠,金兵的手里又没有大船,想要靠着小船渡河,最快也得好几天的时间。

    历史上的完颜宗望率兵渡河,就是用的小船,每艘小船只能装几个人,花了足足五天时间才让骑兵完成渡河,而且渡河之后因为乱哄哄的,以至于连最基本的军阵都没办法保持。

    如果在骑兵方渡而步兵未集的时候玩个半渡而击,哪怕不能彻底干死完颜宗望,起码也能让姓完的伤筋动骨。

    可是就像神飞先生说的那样儿,你永远不知道自己有多少猪队友——

    被枢密院派去的梁方平那个沙雕确实把桥给烧了,但是这货烧完桥就跑了!跑了!

    完颜宗望甚至还因此而嘲讽了一通:南朝可谓无人,若以一二千人宁河,我辈岂得渡哉?

    最佳的翻盘机会就这么白白的浪费掉,为明年将要上演的,古往今来唯一一个以耻为标注的亡国事件靖康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因为汴京城根本就不是被金兵攻破的,而是大送君臣齐心协力拱手奉上,以致于徽宗、钦宗、皇室、皇族、贵戚、近臣、各种工匠等14000余人被掳往金国。

    因为赵宋要凑齐赔给金兵的军费,而国库里的钱又被赵佶带走挥霍一空,所以后来议和的时候除了在汴京城里大肆搜刮之外,穷疯了的大宋朝廷还把帝姬和王妃、贵妇都打包送给金人抵债。

    具体价格是,帝姬和王妃每人作价一千锭金,宗姬一人五百锭金,族姬一人二百锭金,宗妇一人五百锭银,族妇一人二百锭银,贵戚女一人一百锭银,。

    然后还真特么让大怂朝廷给凑齐了!

    “一身归朔漠,数代靖兵戎;若以功名论,几与卫霍同。”

    舍弃区区一群女子,用女子的尊严和生命在金兵的胯下换来和平,举国男儿靠女人的裙子庇佑,倒真应了花蕊夫人那句:“四十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

    而此时的汴京城中,官老爷们依旧还是歌照唱,舞照跳,偶尔还会来顿小烧烤,就连民间百姓也是该干什么的干什么,青楼楚馆的生意依旧火热。

    这些人浑然不知道,靖康之耻后,连夜跑路的完颜构直把杭州做汴州,汴京城外的赵宋皇室祖坟都被金兵给刨了,尸骸被金兵扔了一地,因此而大怒的完颜构刚刚打算硬气一波,结果岳飞又喊出了迎回二圣的口号。

    为了保住皇位,完颜构干脆又把岳飞给宰了,让跪了几百年才有希望站起来的秦桧跑去跟金兵爸爸议和。

    所以,汉有黄巾之祸,晋有八王之乱,唐有安史之乱,明有甲申国难,唯独大宋,有个靖康之耻!

    这是何等的彼其娘之!

    “伏请官家三思。”

    抑扬顿挫,铿锵有力,然而实际上却是在暗示自己赶紧投降的声音,终于惊醒了出神的赵桓。

    三思如何投降?还是三思该怎么跪才能舒服一些?还是考虑一个帝姬作价一千锭金是便宜了还是贵了?

    原以为大宋的官老爷们会比明末的那些辣鸡们强一些,可是现在看来,基本上就是天下乌鸦一般黑。

    “李少宰以为如何?”

    赵桓没有直接回答孙觌,却将目光投向了俊朗豪爽,风度优美的李邦彦,脸上也不见半点儿喜怒,声音之中更无半点儿起伏。

    然而就是这不见喜怒也不见起伏的态度,却让李邦彦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当政期间毫无建树,只善阿谀顺承,谄媚充位,江湖人称浪子宰相的李邦彦能够位居少宰(右相),靠的便是察言观色之能!

    可是现在官家的脸上却什么都看不出来,语气也没有任何变化,却又该察什么言?观什么色?

    思虑了半晌,又想着官家以往的态度,李邦彦躬身道:“回官家,金兵挟灭辽之威分兵南下,其势难当。

    故,臣以为孙御史之言虽有不当之处,然,为大宋江山万年计,为天下万民计,臣以为不若暂且议和,再多赐些岁币与他,日后再做计较也就是了。”

    赵桓的嘴角不自觉抽了抽。

    大萌的皇帝们很奇葩,有喜欢带兵砸场子的,也有喜欢斗蛐蛐的,还有喜欢修仙的,更有喜欢嗑药玩女人的,甚至还有喜欢当木匠的。

    大明的官员们也很操蛋,有喊着水太凉的,也有当了带路党的,更有比死间还要忠心的大清之友。

    但是无论如何,也没有哪个操蛋玩意儿敢在朝堂上赤裸裸的劝说皇帝投降。

    偏偏大怂的这些怂蛋们就敢,明明还有大把翻盘的机会,当朝侍御史和宰相却公然在朝堂上劝皇帝投降,割地,赔款?

    这些货是天生缺钙?还是脑子里面泡了水?

    “依尔等之意,朕便应该早早投降,将这万里江山拱手奉上,如此尚可不失昏侯之位,若是死战到底,只怕兵祸连结之下,百姓难免流离失所,生灵不免涂炭之苦,然否?”

    语气中满是嘲讽,赵桓的脸上却不见喜怒。

    从龙椅了站起来向前踱了两步,之后又扫视了殿中群臣一眼,赵桓的嘴角挑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

    “孙御史和李相之言,当真是有如洪钟大吕,震聋发聩!朕若不降,只怕要愧对大金,愧对女真,乃至于愧对祖宗,愧对天地!朕,真应该立刻罢免了自己!”

    “官家息怒,臣等万死。”

    再傻的人也听出来赵桓话里的不对劲了。

    对于李邦彦和孙觌等铁了心要追随道君皇帝赵佶的主和派来说,赵桓的这番话无异于晴天霹雳,而对于李纲等主战派来说,赵桓的这番话却无异于天籁之音——

    尽管不知道赵桓这次的变化是一时抽疯还是真的治好了软骨病,但是能硬起来,就总好过一直软趴趴的。

    大喜过望之下,李纲正想出班弹劾孙、李两人,一个内侍却匆匆忙忙的从大殿侧面走到了赵桓身边,低声拜道:“官家,上皇车驾已至亳州,皇后娘娘的车驾也已经准备好了。”

    内侍的话音刚刚落下,殿中诸臣的脸色就各自变了又变。

    李邦彦和孙觌等人的脸上尽皆闪过一抹喜意,李纲等主战派的脸色却又变得有如死灰。

    大宋跟之前的历朝历代并没有什么区别,都讲究个以孝治天下,太上皇赵佶现在都跑到亳州了,你赵桓又能如何?

    然而赵桓已经不是赵桓。

    原本的赵桓是那个登基之时都能哭晕的软蛋,以其懦弱无能而有幸挤身吉祥三宝第二位,与著名道君艺术家皇帝赵·怂·佶和完颜·自毁长城小能手·跑跑·构并称吉祥三宝。

    可是现在的赵桓,却是一个以扑街写手穿越成天启七年的崇祯皇帝,硬生生逆风翻盘之后浪了一辈子,生杀予夺数十年的狠茬子!

    扫了殿中大臣一眼,赵桓直接吩咐道:“告诉皇后,让她老老实实的回宫里去待着,城在,朕在。城破,朕陪她一起上路。如果她执意要走,休怪朕不讲情面。至于上皇,”

    赵桓的脸上闪过一丝狰狞,冷笑道:“弃祖宗基业于不顾,置江山万民于水火,国难之际带着高俅和蔡京卷了国库仅剩的两千万钱跑路,他也配姓赵?”

    他……也配……姓赵……

    赵桓的声音掷地有声,李纲却大惊失色,当即便出班拜道:“官家慎言!上皇终究是官家生父,官家以此相诘,将来传了出去,官家……”

    李邦彦也躬身道:“上皇传位于官家,官家却以此相诘,岂是为人子之道?”

    赵桓的心中忽然闪过一丝烦闷。

    金城还有不足百里就到城下,赵家吉祥三宝更是早早的做好了逃跑的准备,主战派和主和派现在居然还在为了这么屁大点事儿而争吵不休?

    难怪好好一个大宋愣是被这些沙雕们玩成了大怂,最终又特么玩成了大送!

    “一国宰辅能在朝堂上说出割地请降的屁话,部堂尚书更是闻贼而挂印,这便是尔等的为人臣子之道?”

    打量了殿上群臣一眼,赵桓当即便指着孙觌和李邦彦道:“皇城司何在?将孙觌和李邦彦投入天牢,待秋后问斩!任李纲为少宰,主持京城战事。”

    眼看要凉,李邦彦终于忍不住了,当即便高声叫道:“官家,我大宋向来不因言而罪人,神宗皇帝更是与士大夫共天下,官家此时因言而杀士大夫,却不知官家还有何面目去见上皇,百年后又有何脸面去见我大宋列祖列宗?”

    赵桓的表情顿时变得微妙起来——

    果然,靖康之变乃至于崖山之祸的真正根源,更不是所谓的冗官冗政冗军之类的问题上面,那些不过是用来挡住屁股蛋子的遮羞布而已。

    真正的根源,就在赵大得位不正上面,就在赵二斧光烛影上面,就在赵宋这些没有血性的怂蛋皇帝身上,在这些敢喊“此非儒臣待遇”,被惯坏了的士大夫们身上!

    就算完颜宗望带着的是真正满万不可敌的女真骑兵又能怎么样?就算熟知大宋虚实的郭药师投降金国,当了带路党又能怎么样?

    难道女真骑兵还能比匈奴更厉害?难道郭药师还能比汪精卫更会带路?

    扯蛋!

    借用李云龙的话说就是,什么他娘的精锐?老子打的就是精锐!

    大汉开国初期,汉朝皇帝面对着匈奴也是一忍再忍,但是人家没失了血性!汉家皇帝用事实证明了四代皇帝都是主战派的大汉究竟有多可怕,更是用匈奴人亡我祁连山的哀叹,奠定了千年来华夏的脊梁!

    穿越第五天,心中越想越不痛快,向来头铁惯了,再加上已经对大宋朝堂上下彻底失望,赵桓最终还是选择了掀桌子——

    在朝堂上跟这些人慢慢磨牙,最终的结果不外乎是往五国城走一遭,像现在这样儿直接掀了桌子,只要能压得住朝堂上的这些怂蛋,大宋反倒能有翻盘的机会!

    因为完颜宗望所率领的金军大部分都是骑兵,再加上蛙跳战术的原因,以致于其本身并没有携带多少补给。

    而高大坚固的汴京城对于大部分都是骑兵的完颜宗望所部来说,本身就是一个近乎于无解的存在,而且还有种师道所部,各路勤王大军也已经开始向汴京汇聚。

    甚至在不依靠种师道和各路勤王军的情况下,光是拱卫汴京的禁军,再加上汴京城中结义社的那些人,都已经足够赵桓守住城池,甚至还能找机会干完颜宗望一梭子——

    汴京城中有许多可以合法拥有弓箭的弓社,可以合法拥有普通盔甲甚至是步人甲的甲社,常年练拳的拳社,还有常年向大宋骑兵输送人才的马社,这些人可全都是精壮!

    但是这一切前的前提,都是基于赵桓可以压得住朝堂上的那些怂蛋,尤其是官拜太傅、宁江军节度使的郓王赵楷,则是赵桓最为重视的一个目标。

    赵楷手里的皇城司的性质跟大明的锦衣卫基本相当,此时已经成了一股极为重要,甚至能够改朝换代的力量,这也是为什么赵桓要放着殿前司不用而偏要用皇城司。

    目的就是为了打压赵楷。

    如果赵楷不能跟自己一条心,那后面的事情基本上就不用想了,估计自己这个皇帝很可能当不到第二天,甚至可能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心向赵佶的朝臣肯定会再次拥立赵佶复辟,议和派占了上风之后肯定还是会议和,这些蠢蛋为了凑够金兵索要的金银,肯定会在民间大肆搜刮钱财,还有汴京城里的女子。

    一旦到了那般境地,汴京城里的士绅和普通百姓,包括那些结义社的人,还会有人心向大宋?

    想想都知道不可能!

    尤其是这些人一旦背心离德,整个汴京城可能就会陷入外忧内患的局面,然后北宋灭亡,南怂的赵·完颜·九妹·构自毁长城,直到崖山……

    所以这个逆风翻盘的机会也只有这么一次,连徐徐图之的机会都没有,除了掀桌子之外根本就没有第二条路!